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九十五章 長寧堡平叛

第九十五章 長寧堡平叛

    眼見佟大方要加害佟大力,就聽得“咣”的一聲巨響,房門被人一腳踹開。屋中幾人還沒反映過來,聽到門外有聲音傳來:

    “剛才聽到有人在密謀想加要害本官,本官如今就在這里!放馬過來吧!”只見子仁帶著丁碧、丁守鐵、唐要順三人站在了門口,殺氣騰騰的瞪著房內。

    原來子仁在給眾兵丁親授賞銀時,就細心觀察每個人的舉止,發現這佟大方目光渙散顯得心神不寧,發現此人很有可疑。特意讓人暗中監視其舉動,沒想到這女真韃子這么快就漏出了馬腳。

    佟大方的兩名心腹見事際敗露,本想拼死一搏將子仁擒住?僧敹丝辞宥∈罔F、唐要順手上的三眼銃那黑洞洞的銃口正對準了自己,自知動作再快也比不過銃彈,只得打消了反抗的念頭,放下兵刃束手就擒。

    唯有佟大方依舊不肯罷休,發力將佟大力推向門口,借著大力的身體擋住了子仁一行,翻身從后窗跳出。

    落地后還沒站穩腳跟,就被人用刀架住了腦袋!皩O子!我奉少爺的命令在這里等候你多時了!”王命硬罵完之后還不過癮,揮拳猛擊佟大方的面部幾下,隨后和王學道兩人將其五花大綁壓到子仁跟前。因這女真韃子一路上嘴里不干不凈,又將其滿嘴的大黃牙打碎。

    房中的佟氏族人也早已就犯,子仁辨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參與此事。想到如今大敵當前,寧可錯殺不可放過,隨即讓周大岐領人將堡內所有佟家人等盡數逮捕起來,帶到校場聽候處置。

    堡內民眾不知發生了何事,紛紛趕來圍觀。子仁將佟家男丁隔離開逐個審問后,發現幾人口中的事情經過大體一致。覺得這佟大方必死,面帶殺意走到其身前罵道:

    “姓佟的!你這畜生!謀害上官、陰謀獻城條條都是死罪。本因株連三族,不過本官念在你弓術不錯,暫時留下你這狗命!闭f罷轉身喊道:“把人帶上來!”

    丁碧立刻領人將佟大方的家屬全部押解到其上前,之后將一根木棍扔在佟大方身邊,幫其解開繩索后說道:“只要你把自家妻兒全部棒殺,我家少爺就放你一條活路,將你趕出堡去發配寧夏鎮!

    佟大方早已被王命硬打的頭昏腦漲,本以為今日必死。見子仁居然放自己一條生路,為了求生直接拾起棍子沖到家眷近前?蓜傁胂率,看著家中的嬌妻和剛滿五歲兒子,一時卻又狠不下心來。

    而佟大方的兩名心腹,在有財和守鐵兩人脅迫下高聲叫道:“大方哥!以你的身手只要一心在軍中效命何患無妻,當前還是保住小命要緊!”

    佟大方雖然心狠手辣,然則多少還有一絲人性未泯,本還在糾結之中,聽兩人這么一勸立馬把心一橫,揮棍將妻兒擊殺?粗胰说耐魉,心中好不是滋味。

    “哈哈哈……”子仁大聲笑道:

    “本官只是想試探一下你是不是真的窮兇極惡,你若是跪地求饒,本還準備留你一條生路。未曾料到你當真狗是豬狗不如,連這都下的了手。只是惋惜了你那細皮嫩肉的小娘子,聽我家仆所說這賤貨的炕上功夫很是不錯,本打算留在堡內充當軍妓,真是可惜了了!”此時旁邊王命硬等人發出陣陣淫笑。

    佟大方這才明白是中了子仁的奸計,動了雷霆之怒,也顧不周邊有子仁的家丁環繞,直接提棍想與子仁拼個你死我活。誰知剛走出不沒兩步,就被早已等候多時王氏兄弟掄起三眼銃砸倒在地。

    “好小子,還敢當面行刺本官。來人!將他身上的甲胄剝去,潑上水和其妻兒一同掛在城頭示眾三日,家產全部充公,以儆效尤!”子仁說完之后,轉身對著堡內眾人問道:“本官如此處置可有人不服?”

    佟大方密謀向蒙奴獻城一事證據確鑿,堡內民眾無不咬牙切齒,再加上其平日里行事頗為蠻橫,無人站出來替其求情。佟大方的心腹和佟氏族人擔心子仁再下殺手,也是各個低頭不語。

    佟大方瞪著堡內人人,心中叫暗道:“你們這群混賬東西,我已將堡內種種情況記下,用箭矢射出城去告知蒙古大軍,你們等著破城后給我陪葬吧!”

    見無人再有異議子仁當即宣布,佟大力雖無報信之功,但有反正之意,晉升為小旗官一職,代替佟大方鎮守佟家墩,堡內佟氏男丁由其統率。

    而佟大方被淋濕后,在遼東的冰天雪地里,沒多久就被凍成了冰塊。其兩名心腹則查抄半數家產,暫時留在堡內充作苦力,看他們這幾日的表現后再作處置。

    然后子仁召集堡內將官,安排起明日如何退敵。崔得勝、韓世勇、雷振威聽完后都覺得此法太過冒險,不過三人剛剛見識過子仁的手段,不敢出言反駁,聽子仁吩咐完后就迅速領人敢去操辦。

    子仁在長寧堡內專心平叛之時,蒙古大營內也是暗流涌動。

    伯言兒領兵無功而返之后,因部下死傷慘重、士氣渙散無力發起新一波的。脫卜戶、小老思本就是來趁火打劫,見大哥吃了大虧后也是無心戀戰。幾人商議后決定今日暫且罷戰,各自回營多造木梯、盾牌,明人一早再合力攻打。

    回到營中后,伯言兒因這幾日來連折三子,再加上部屬死傷近百人,滿面愁容一直悶悶不樂,這時扯跟兒面露喜色跑來求見。

    遞給父親一封從城中射出的書信,伯言兒讀完后當場笑逐顏開。馬上命部下停止打造盾牌,專心趕制木梯,同時今晚要好生休養,明日一早發兵攻城。

    轉過天來,伯言兒提議由脫卜戶、小老思二人領兵攻打南門。本人同扯跟兒、巴顏達爾分兵三路,各自攻打東、西、北三面城墻。脫卜戶、小老思兩人也看出城中明人不多,只要能夠避過明人的火炮推進到城下,破城一事指日可待,即刻應允讓麾下兵馬準備。

    伯言兒這邊剛剛將族人集結完畢,巴顏達爾就氣喘吁吁的跑來稟報:“阿爸,明軍突然打開了城門,還有不少明人從城中逃出,阿巴嘎們已經率兵進城,趕快發兵再晚糧草、女人可就都被阿巴嘎們搶光了!”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