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一百零三章 同穴瘟

第一百零三章 同穴瘟

    眾人從未見過子仁如此憤怒,不敢拖沓立刻趕去操辦。子仁特意吩咐丁有財、丁碧、崔得勝、韓世勇四人留下,讓有財、丁碧兩人先去收集幾樣藥材,接著對崔得勝、韓世勇問道:

    “長寧堡屯田不過萬畝,李澄清一人就占去了小半,當年定是駐守過此堡,你二人和其有過共事不知交情怎樣,還有對他麾下家丁李云的底細了解多少?”

    “回大人的話,李澄清早年的確在此駐守,不過此人向來尖酸刻薄對手下人很是苛刻,所以我二人和他談不上交情。這李云更不是什么好東西,小的有一位堂兄在李澄清府上效力,聽說李云暗地里和李澄清的小妾有染!表n世勇答道。

    子仁思索了一會叫過韓世勇,讓他托其堂兄明日中午在遼陽城內設宴招待李云。又給了崔得勝、韓世勇許多白銀,讓二人替自己出面贈予李云,請李云在李澄清面前美言幾句,減免一些田賦,兩人得令后不敢多問急忙趕去辦理。

    轉過天來,子仁暗中塞給韓世勇一個小瓶子,私下叮囑了幾句就讓他和崔得勝勇速速進城。同時讓丁有財、丁碧將前一戰繳獲戰馬、盔甲、兵刃中選出部分品相不好的四處賤賣,裝出一副急于籌款的樣子。

    幾人走后王命硬一臉不解的問道:“大人,昨天看你發怒樣子以為是要干掉李澄清、李云這倆孫子,我這連刀都磨好了可是你怎么突然服軟了?”

    “你懂什么,有時無需動刀就可讓對手生不如死!弊尤室荒樞σ獾拇鸬,見王命硬仍舊沒有明白,接著講道:“晚點你自會明白,我有兩根人參拿去給學道補補身子!睂⑷藚⑷咏o王命硬后,子仁便轉身離開,留下王命硬一人在愣在原地。

    當天傍晚李澄清抱著小妾在她喝著悶酒,今日上面有風聲傳來,郝杰對李興和李澄清二人怯敵畏戰的舉得大為不滿,準備拿李澄清開刀解散其手下的游兵營,并要新募一營標兵將他取而代之。再加上楊紹勛和子仁不知從哪里斬了不少首級,郝杰屢次當著李澄清的面對二人大為狂贊,讓李澄清很是惱火。

    正在郁悶之時,李云興沖沖的跑來回報:“大人,丁守明服軟了,今日派人來向我賠罪,還送來了五十兩白銀想讓我幫著說和說和,減免幾成田賦,還聽說這小子正在變賣家產四處籌款!

    “錢在哪?快點拿出來!”李澄清連忙問道。見李云一臉不情愿的將白銀全部交出,掂量了幾下確定份量無誤,這才笑逐顏開的說道:“丁守明這小子還算識相,有楊紹勛和李如楠幫他撐腰又如何,還不是得乖乖的孝敬老子!闭f完便抱著小妾回屋快活去了。

    身旁的小妾趁李澄清不備,暗中拋了個媚眼給李云心中埋怨道:“你個死鬼,下午見李澄清不在家,就一身酒味的爬到我床上折騰了好一會,幸好自己早就清洗妥當,不然今晚非漏陷不可!

    夜里這李澄清和小妾激戰正酣時,忽然感到下身劇痛無比當場昏厥了過去。第二天一早就看到其家人四處尋醫問藥,看來是得了惡疾。

    子仁見計謀得逞又多等了幾日,這才率人將李澄清索要的錢糧如數備好,登門求見。李澄清聽聞子仁上門拜訪,猛然想起子仁當日救醒李家兄妹一事,趕忙派人將子仁帶到房中請他幫著救治。

    當著子仁的面李澄清許下重賞,只要能將自己的病看好,今日拿來的錢糧分文,日后長寧堡的田賦一概減免。子仁不等李澄清告知病情,就一本正經的幫他切起脈來,片刻之后便開始四下張望。

    李澄清心知子仁定是看出了自己身患暗疾,房內人多嘴雜不便如實相告,匆忙喝令家中奴仆退下,只讓原配夫人留在身邊。子仁這才開口問道:

    “李大人可是與家中妻妾行房后感到身體不適,之后便有了這縮陽入腹之癥?”

    “丁大人你說的極是,不知可有什么救治之法?”李澄清見子仁一語道破病情,滿臉期盼的說道。

    “李大哥此乃是絕癥,在下才疏學淺還望大人另請高明!弊尤收f完后轉身便走。

    李澄清趕緊讓人攔下子仁,滿面的歉意的求道:“前幾日之事休要放在心上,我這就給你賠不是,看在李成材大人一家的份上你就救救老哥哥吧!”見子仁仍舊是一臉的不快繼續講道:“子仁你要是還不解氣,我這就把李云這小子給你宰了!

    見大魚上鉤,子仁滿面愁容的回道:“李大人實不相瞞,這是有人暗中算計與你。李大哥威震遼東多年,此人都敢下此狠手,在下可不敢輕易得罪!不過……”

    “子仁有何要求,但說無妨!币娮尤书_始松口,為了這下半身的“幸!崩畛吻寮此倩氐。

    隨后子仁開出了價碼,李澄清要將長寧堡周邊被其侵吞軍屯盡數交出,還要調撥三十戶有精壯男丁軍戶到子仁治下。且此時不得和外人提起,以免自己受人報復。為防李澄清事后反悔,需先行交出軍屯的地契。

    李澄清也顧不得討價還價一口答應了下來,見地契到手,子仁這才小聲說道:

    “李大人害的是“同穴瘟”,古時皇帝為了防止妻妾紅杏出墻會服食一種秘藥,被其寵幸過的后宮佳麗一旦再同別的男人有染,男方便會縮陽而死。不過日后宮中有了閹人,此法早以棄之不用,小弟也是在古書上偶然看到!

    “老爺是在她床上出的事,我早就覺得這小狐貍精有古怪,敢同外人合謀加害老爺,來人!把她給我捆上來!崩畛吻宓脑渎犅労髾M眉怒目,不等子仁說出醫治之策,就火急火燎的下令家丁去把小妾拿來。

    小妾吃不住拷打沒多就供出了奸夫李興,李澄清惱羞成怒馬上將二人綁了,想要亂棍打死。

    這時子仁卻跑出來勸道:“李大哥稍安務燥,這治病的藥引子可就在他們身上!币贿呎f著,一邊面帶殺意的走到了李興身前。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