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三章 回家

第三章 回家

    第二天一早,主仆二人叫好馬車后便前往沈家,拜會過沈家嬸娘后,接出了毛文龍和毛仲龍兄弟二人。而之前還在哭鼻子的小云龍,看到小狗以后,早就把不能去烏程縣的事情給忘了個一干二凈,還纏著她娘要去給小狗買狗籠。

    在臨走的時候趁著旁人不注意,丁守明偷偷塞給沈家嬸娘幾張銀票,說是留給云龍買狗籠的,剩下的算是自己的一點心意。沈氏雖然是大戶人家出身,但是這些年依弟弟沈光祚居住,還帶著三個孩子,日子也不寬裕,所以也不推辭笑著收下了,心中不禁感嘆子仁做事頗為得體。然后熱情的將眾人送上了馬車,還不斷叮囑著文龍和仲龍兩個小家伙路上要聽兄長的話。

    從杭州到烏程縣用現在的話來說要小一百里地,古時侯的馬車一個小時也就能走個二十多里地,而且烏程縣地處浙北河流縱橫,湖漾密布,路上少不了要繞點遠路,所以路上最少要半天時間。

    剛開始的時候毛文龍和毛仲龍兩個小家伙,還頗有興致地看著一路上的景色,之間還有說有笑的?墒堑搅讼挛,不知是因為昨晚太過興奮沒有睡好,還是路上顛簸累了,依偎在一起睡著。丁守明這些日子忙于考試,路上還要照顧兩個小家伙頗為勞累,所以也閉上了眼睛,開始閉目養神。

    只有仆人有財,這兩天都在客?粗欣,除了吃就是睡,少爺人在貢院,身邊連個說話的人也沒有,正悶的慌。一路上開心的和幾個少爺聊著閑天,幾位少爺睡過去以后,又拉著車夫天南海北的聊了起來。車夫一開始還不時的搭上幾句,久了也嫌他煩不再理睬他了。

    有財自己一個人說的久了也覺得無趣,突然想到前幾天路過青樓時聽到的小曲,就一個人唱了起來:“唱的是紅日滾滾墜落西坡,小兩口在炕上來把十八摸阿....”就這一嗓子把車上的幾人都給吵醒了。

    有財似乎是發現吵醒了幾位少爺,趕忙回頭。頭剛回到一半的時候,自家少爺的聲音就從馬車里傳了過來:“丁有財!你小子是從哪學來這不三不四的小曲,下次要再讓本少爺聽見,就把你用鹽封上做成咸肉,留著過年的時候吃!

    有財聽出自家少爺是自己開玩笑,但是也不敢大意,趕忙回答到:“少爺您別生氣,有財書讀的少,還真不知道這小曲的意思,就是覺得好玩,隨便唱了這么一句,保證下次不敢了!

    這時毛文龍也搭話到:“子仁兄長,這一路也是實在無聊,有財唱兩句也沒什么,再說這小曲聽著十分有趣,你就饒了他吧!

    守明看到文龍為有財求情,也不方便再多言,想了一會說道:“文龍,仲龍,這一路旅行的卻乏味,但是聽這風塵小曲實在有傷風化,我現給你們唱一首軍歌,乃我大明太祖“洪武大帝”朱元璋,從紅巾軍起兵抗元時所傳唱的,說罷一個人唱了起來:

    “云從龍,風從虎,功名利祿塵與土。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蕪?刺煜,盡胡虜,天道殘缺匹夫補。好男兒,別父母,只為蒼生不為主。手持鋼刀九十九,殺盡胡兒方罷手。我本堂堂男子漢,何為韃虜作馬牛。壯士飲盡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頭。金鼓齊鳴萬眾吼,不破黃龍誓不休!”

    此曲伴隨著韓山童,劉福通等人所率領的紅巾軍抗擊蒙元,主要在長江以北傳唱。所以長江以南知道此曲的人并不多,更別提書香門第出身的文龍和仲龍兩個小家伙。兩人第一次聽到軍歌,感覺十分新奇,聽過一遍之后,便一直纏著子仁讓其教二人吟唱。

    子仁也樂見兩個小家伙如此好學,逐字逐句的教二人發音,并且解釋其含義,全當是給二人上課,不到半個時辰兩人就都學會了。有財在丁家多年,此曲早以爛熟于心,所以一行四人便一起高聲唱了起來。在歌聲中,不知不覺一行人已經離烏程縣城門口不遠。

    此時天色尚早,遠遠向城門望去,只見得城門口有幾十名守城的兵丁手持兵器,在一員將領的帶領下認真戒備著,并不斷盤查來往的路人,城門上也不斷有兵丁來回巡視。按理來說江南一帶太平已久,嘉靖年間雖然鬧過倭寇。不過在俞龍戚虎兩位大帥的清剿之下,倭寇早以不見了蹤跡。所以烏程縣多年以來都是太平無事,今日見到這么多兵丁,定是出什么大事。

    丁守明見此情景,立刻讓車夫把車停下,吩咐有財照顧好文龍和仲龍兄弟兩人,自己從行李中拿出了佩刀和路引下車查看。下車后走了沒幾步,便認出了在城門口領兵的正是自己的大伯,烏程縣的守備丁克功。急忙走上前去恭敬的問到:“侄子守明,在此拜見大伯,不知所謂何事,竟要大伯親自領兵在此戒備?”

    認出了來人是自己侄子,那員將領連忙笑著上前說到:“子仁,原來是你小子回來了,你這次鄉試考的如何,我們老丁家武將出了不少,考上秀才的你可是第一個,這次如果考上了舉人,大伯一定好好獎賞你,以后大伯軍營里的火器隨你取用!

    丁守明見自家大伯如此的客氣,笑著答到:“此次鄉試題目不難,子仁有七八分的把握可以高中,在此先謝過大伯了。對了大伯,到底是何事勞煩您在此領兵啊!

    丁克功這時才想起忘記回答侄子的問題了,急忙回答到:“見到你一高興,把正事都給忘了,開鏢局的邱家你知道吧?去年從北邊請來了一批鏢師,據說是邊軍出身。結果今天不小心丟了鏢,邱家硬說是北邊來的鏢師和山上的土匪串通所為,當時就指揮自家鏢師,要把他們抓起來報官。北邊來的鏢師當然不肯束手就擒,結果幾下砍倒了邱家鏢師和邱家老爺,在邱家搜刮了一番,沖出城門向西北逃去。我剛點齊人馬準備出城追剿,就被縣令大人攔下,要我嚴查四門,防止他們殺個回馬槍。我們烏程縣太平已久,好不容易有個上陣殺賊的機會,居然就這么看著賊寇跑了,真是氣煞老夫了!

    守仁聽完后說道:“這文官不知兵,這群賊寇定是想逃往山中落草為寇,哪還有膽回來。他們要真敢來,不用伯父出手,讓侄子我帶著家丁就能把他們滅了。對了伯父,知道您愛喝茶,這次從杭州回來給您備了份上好的龍井茶葉,我這就去給您拿過來,您老回去喝了順順氣!

    丁克功聽完,大聲笑道:“還是我家子仁說話好聽。對了,丁鐵匠說東西幫你做好了,叫你有空去找他拿。說來也怪,讀書人有愛吟詩作對的,有愛青樓女子的,聽說還有喜歡兔相公的,可你小子偏偏喜歡火器。天色不早了,快些進城吧,你爹娘還在盼著你回家那!

    在與伯父寒暄一陣后,丁守明一行人進了縣城,一路向家中而去。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