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七章 兩家密會

第七章 兩家密會

    子仁定睛一看,騎馬趕來的正是自己大伯丁克功和手下的兵丁,自家父親丁克敵帶著仆人丁有財和幾名會武藝的家丁也其中。便急忙與中年男子一伙解釋道:“諸位切莫驚慌,來人都是我請來的援兵。領兵者正是我家大伯烏程縣守備丁克功,其手下兵丁戰力不俗,諸位可愿隨小人一起回去剿滅了這股山賊?一來是為民除害,二來找回咱們先前丟了的面子!

    中年男子乃是魏國公府上的大公子,第八代魏國公徐邦瑞的長子,下一任魏國公徐維志。徐維志此次出門身負重任一路甚是小心,可沒曾想半路上遇到了強人攔路,要不是子仁出手相助后果不堪設想。之后又保著馬車一路狂奔,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聽了子仁的建議,便一口答應了下來,同時喚過兩個沒有掛彩的家丁,準備一起殺回去一舒胸中的惡氣。

    子仁與丁克功等人匯合后,接過有財遞過來的馬匹和三眼銃,與眾人商議了后當即便決定兵分兩路。丁克敵帶著自家家丁護著魏國公府的馬車先行返回縣城,徐家受傷的家丁也隨著一同前往。同時讓出幾匹馬兒給徐維志一伙,隨著丁克功手下的官兵一起殺奔回去。

    再看山賊這邊,由于為了爭搶子仁等人扔在地上的金銀早已亂成一團,有些平日里就有隔閡的匪徒還險些拔刀相向,眾頭目廢了好大力氣才將眾人安撫下來。決定先把金銀帶回山寨,日后再討論如何分配,這樣一番折騰下來浪費了不少時間。剛準備起身返回山寨,子仁一行人便以殺到。

    山賊之前與子仁一伙廝殺時就折損了不少人手,之后又為了爭搶銀兩浪費了不少力氣,早已無心戀戰。見到官兵殺到并且人多勢眾,眾嘍啰或丟棄兵刃束手就擒,或跑入山林四散而去。也有幾個不怕死的想轉身反抗,一交手便被官兵斬與馬下。幾個頭目見此情景,知道兵敗如山倒也不與阻止,紛紛騎上之前徐維志一行遺留下的馬匹,準備轉身逃竄。

    子仁見山賊頭目準備逃走,提著三眼銃快馬加鞭上前阻止。在一旁的許維志見此情景到是顯得不慌不忙,與身邊的家丁吹起了響哨。說也奇怪,剛才還載著山賊奔跑的馬兒,聽到響哨立刻停下了腳步,同時抬起前腿靠著后腿發力直立了起來。眾山賊猝不及防紛紛從馬上跌落,看樣子摔的不輕。

    子仁一行見此情景頗為驚訝,到是徐維志一伙開懷大笑了起來。魏國公府乃是大明第一武勛,對馬匹的調教頗為看中。府上的馬匹平日里都有名師調教,剛才的那一聲響哨就是早先設定好的暗號。只要背上騎乘的不是自家主人,聽到哨聲后馬兒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將其甩下馬背。

    丁子仁見此情形,怕三眼銃精度不佳傷到徐家的馬兒,便改握為提將三眼銃當狼牙棒使,向著落馬的山賊沖去。

    之前那位認出過子仁的邱家鏢師,現在的山賊小頭目。剛剛從地上爬起,正準備向山中逃竄便被子仁追上,一棒下去腦袋就被砸下去大半,當場倒地而亡。

    子仁正準備重新打馬,追趕剩下的山賊。只見身邊竄過一位小卒,身上的盔甲雖然簡陋,但是手上一桿長槍耍的甚是不錯。左挑右刺一連結果了兩個山賊。子仁當年隨父親練習過槍法,深知長槍能練成到這樣實屬不易,心中不禁起了招攬之意。

    丁克功此時也拍馬趕到,一連幾刀結果了剩下的山賊。不禁大聲說道:“痛快!痛快!好些年沒有上陣殺敵了,可算是活動了下筋骨。這當中有幾人我認得,正是從邱家逃出的那伙鏢師。弟兄們給我上山好好搜尋,切莫放走了賊人,回去好找那知縣老兒討要封賞!

    一邊倒的戰局很快便結束了,賊人或死或降,大多都被剿滅。浙江一帶山林密集,剩下的賊人遁入山中也不好尋覓。子仁一伙在打掃好戰場后便起身返回了縣城,并沒有察覺到在不遠的山林之中,有一雙眼睛正惡狠狠的注視著他。

    在回到縣城的路上,子仁和丁克功等人得知了徐維志一行人的身份,急忙下馬拜見。同時派人趕回縣城通知家人設宴。原來之前大伯口中的貴客就是徐維志等人。

    徐維志此行突生變故,但好在得子仁相助有驚無險,受傷的家丁也多為皮外傷修養幾日便可康復。徐維志此次前來是有要事與丁家相商,路上又得子仁相助,所以對丁家頗有好感,之后幾日便在子仁家中住下。一來自家夫人路上受了驚嚇需要好生修養,二來不想驚動地方官府以免多生枝節。

    徐維志一行此次來丁家目的主要有二:

    其一乃是因為本朝皇上重修了建文忠臣錄,朝中和錦衣衛對建文舊臣不再緊盯。同時民間多有對建文帝下落的傳聞,準備合兩家之力尋找建文帝后人的下落。此事關重大,魏國公徐鵬舉本準備親自前來,但是身體突感不適無法下床,所以只得派兒子徐維志代為前往。此事不方便為外人所知,為此徐維志一路上一直隱匿行蹤,對外也只是宣稱去為父親燒香祈福,連地方官府都不予知會。

    其二子仁的三叔丁克城近些年來與沈家合伙進行海貿,生意越做越大,但受到各方的盤剝也越來越利害。所以想與國公府合伙,丁家和沈家出錢出力,國公府出面擺平官面上的人物。這樣一來背靠大樹好乘涼可以把生意做大,二來也可以借機下南洋打聽建文帝后人的下落,不過后面一件事沈家并不知曉。

    之后幾日徐維志一行都待在丁家,閉門與丁家諸位長輩討論相關事宜。子仁本已準備棄文從武,眼見大明朝的第一武勛就在身邊,若得其相助遼東之行定是事半功倍,便有意結交。每天都會請魏國公府上眾家丁出去吃喝玩樂,還不時送上些銀兩。對徐維志夫人也是投起所好,又是送錢又是送物。徐府眾人路上得其相助本來就心生感激,之后又見其如此的客氣,而且子仁所求不多高,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送走徐維志一行后沒幾天,一日子仁正在街上閑逛。突然聽得背后有人和自己打招呼,急忙回身查看。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