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十八章 血戰受創

第十八章 血戰受創

    第十八章

    韃靼騎兵以為對手的火器的都已發射完畢,立刻揚鞭打馬。準備快速上前,結果了子仁等人,好為死去同伴的報仇。轉眼之間,已經進入了五十步以內。

    王學道和唐要順見此情形,也不等子仁下令。立刻點燃所有火繩,拿起手中的三眼銃向敵人發起攻擊。本來按照子仁的計劃,三眼銃要分兩次發射,以起到連續打擊的效果。怎奈二見敵騎靠近,一時慌亂點燃了所有火繩。好在火繩長短不一,沒有一氣將銃彈射出,起到的效果還算不錯,至少將三名敵騎打落馬下。

    子仁深知騎兵壓境時所帶來的壓迫感,而且形勢緊急,也不怪罪二人。借著三眼銃發射時揚起的煙霧,拔出戚刀與眾人圍成一圈,準備與敵廝殺。狼犬黃太極被火器放出的響聲驚到了,一時不知躲在何處。敵騎就在眼前,子仁此時也不敢分身尋找。

    蒙古騎兵受到三眼銃的攻擊,一時陣腳大亂。但好在為首之人“圖兒巴”久經戰陣,立刻大聲訓斥眾人,重整隊形。同時見敵方已經結陣完畢,立刻派出幾名部下。驅趕著兩匹因騎手落馬,無人騎乘的馬兒,一前一后的向著子仁一行沖擊過來。準備借此機會打亂敵方陣行,步兵對陣騎兵除了火器就是依靠結陣。一旦對手陣腳被大亂,只有等著被自己宰殺的份了。

    子仁這邊只有丁碧配有長槍,無法組成槍陣阻擋馬匹的沖擊。見到事態有變,子仁立刻大聲呼喊著讓眾人分散,否則一但被馬兒撞到非死即傷?上Ψ今R速太快,子仁話音未落,就以沖到眾人身前。

    唐要順由于左臂有傷,躲閃不急及被一匹馬兒帶倒,傷上加傷,一時倒地不起。王命硬見同鄉受傷,一時大怒,仗著手中的斬馬刀鋒利,對著來馬直接劈砍過去,當即將兩匹來馬的馬腿斬斷。而后同著王學道一起去查看唐要順的傷勢。

    子仁一行七人,被分割成兩股。王家兄弟一同去攙扶唐要順,三人以無法迎敵。子仁帶著丁碧、有財、守鐵四人結成小陣,準備繼續與敵人周旋。

    圖兒巴見到擾亂敵陣的目的已經到達,帶著手下殺奔過來。之前因馬匹中彈落地,而后又從地上爬起之人,乃是其弟哈兒巴。

    哈兒巴乃首次出征,此次隨著哥哥來遼東當偵騎,本想順路給自己搶個明人女子回去,好幫其傳宗接代?蓻]成想到初次遇敵,就被弄的灰頭土臉,一時心中大怒。

    記得剛剛開銃打傷自己馬匹之人是子仁,提著大刀直奔其而來。哈兒巴人高馬大,平日里頗為孤傲,大聲吼叫讓他人不要過來幫忙。準備親自劈了子仁,為自己找回顏面。圖兒巴知道弟弟武藝高強,也不上前阻止。

    丁碧見有人向子仁沖來,看出來者不善。唯恐子仁有失,立刻提槍上前迎敵,耍了個槍花,直取對方心口。

    哈兒巴雖然虎背熊腰,但是身手確頗為敏捷。用大刀擋開了來槍,同時快步貼近丁碧。仗著力大,用肩膀將其撞倒在地,而后提刀砍向丁碧。

    丁碧的武藝放在江南一帶可算不錯,平日里長槍出擊幾乎從未失手。見來人敢獨自沖陣,以為此人只是一頭大笨熊。想著一槍就能將其結果,并未料到對方能避開自己的長槍,同時快速貼近自己,一時大意,被撞的不輕。

    子仁見丁碧輕敵被撞倒在地,一時無法起身逃脫,立刻提刀上前救援。擔心來人力大,改成雙手持刀,硬是接下了哈兒巴一刀。怎奈對方一身蠻力,自己雖然鼓足了力氣,但終究身小力虧。一時間被震得雙臂發麻,后退了幾步,這才穩住了身形。

    丁碧此時也緩過勁來,匆忙從地上爬起,見到子仁也吃了來人的虧。本想上前相助,怎奈自己的長槍在倒地時就以脫手。頓時心生一計,從地上抓起一把塵土。沖上前去大叫一聲,吸引過哈兒巴的注意力后,對其臉上撒去。

    哈兒巴乃初次出征,戰場經驗不足,當即被迷住了雙眼。子仁見到有機可乘,立刻用刀尖刺向對方。準備趁次機會偷襲一番,就算不能取其性命也要將其重創,否則恐難制服此人。

    哈兒巴雖然雙眼進土一時不能視物,但是仗著力大,將大刀胡亂掄了起來。此人平日里功夫不弱,而且大刀柄長,將全身護的頗為嚴實。子仁一時也找不到空擋,而且戚刀柄短,輕易出手恐為大刀所傷,頓時拿他也沒有辦法。

    子仁正在兩難之際,丁碧已經找到了長槍,重新提槍上陣。丁碧之前吃過此人的虧,當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仗著手中槍長,用盡渾身力氣直接扎向對方腹部。丁碧槍法本就不弱,之前乃是吃了輕敵的虧,此次得以一擊即中,當即將對方的左側腹部刺穿。

    哈兒巴左腹部受傷,一時疼痛難耐,左腿無力,單膝跪倒在地。左手捂住傷口,右手持著刀柄強撐著,才不至于癱倒在地上。

    子仁見此機會,提刀直接砍向對手的頭顱。哈兒巴此時已無力抵擋,戚刀鋒利,其頭部眉毛以上都被砍飛。一時間腦中的紅白之物以流滿一地,倒在地上,氣絕而亡。

    見到敵人以死,子仁心中常舒一口氣。見到丁碧起身,想來其并無大礙,便急忙轉身,準備去查看唐要順的傷情。一時松懈,沒有注意到身后有人偷襲。

    偷襲之人正是哈兒巴的兄長圖兒巴。圖兒巴見弟弟被迷住雙眼,怕其吃虧,立刻帶著手下,拍馬上前增援?上醇摆s到,弟弟就以死在了子仁手上。心中勃然大怒,見到子仁轉身,立刻搭弓放箭偷襲。

    子仁背對敵人,雖然聽到身后有異動,想轉身查看,但為時已晚。背后的護心鏡上正中一箭,好在蒙古韃子的弓箭破甲力不足。雖然受創,但一時并無性命之憂。見到子仁受傷,一直在一旁戒備的丁有財和丁守鐵,立刻上前,將其護住。

    此時圖兒巴已經帶人沖到眾人身前。子仁一行中以有兩人收傷,而且時間緊迫無法結陣,局面甚是危急。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