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二十三章 酒席宴前起禍端

第二十三章 酒席宴前起禍端

    思來想去子仁覺得如今初到遼東,如果能與李家人結識日后也好多個照應,此時斷不能撥了李如楠的面子。所以帶著只得硬著頭皮前往,本來想帶著有財一同前去,但是又擔心他話多礙事,所以決定孤身一人前去。

    當天晚上,李如楠在遼陽城內最好的酒樓定了一間上房設宴。見李如柳不在,子仁才放心入席,受邀之人除了自己和祖承訓外,席上還多了一位少年男子和一位中年武將。見二人面生,子仁同李如楠和祖承訓攀談幾句后,就提著酒杯走向二人。恭敬的對兩人說道:“兩位大人在下丁守明剛到遼東不久,見二位器宇不凡,軍中定是身居要職。贖在下眼拙,自罰一杯,不知二位大人如何稱呼?”說完將酒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

    李如楠聽到后,立刻起身說道:“子仁兄不用客氣,此二人都是我李家之人。年少的那位是我老弟——李如桂,年長的乃是我大伯麾下猛將——李得全。擔心小妹不肯隨我一同回去,因此特地請二人前來相助!

    聽完李如楠的介紹,子仁趕忙對二人行禮,開口說道:“失敬失敬,兩位大人在遼東可是聲名赫赫,今日有幸得見,實乃名不續傳!

    李如桂見子仁如此客氣,急忙笑臉相迎。到是李得全不以為然的說到:“如桂乃是李家九虎之一,遼東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到是老夫平日里深居簡出,你是從何處得知的?說的出來還則罷了,說不出來休怪我老李不領情!”說罷一臉嚴肅的看著子仁。

    李如楠和祖承訓見李得全有意為難子仁,本想出言相勸,但一時之間又不知該如何開口。擔心二人起沖突,面色頗為難看。

    唯獨子仁此時面不改色,一臉鎮靜的說到:“李大人休要說笑。當年亮子河一戰,大人與蒙奴死戰斬敵一人,奪得好馬七十三匹,立下頭功。而后又在河西邊外為我大明屢次探得敵情,讓我遼東鎮可以早作防備,立下奇功。當年和大人同為探哨的李平胡李大人,如今都以是遼東副總兵。想來必是大人淡泊名利,專心為我大明打探敵情而不愿拋頭露面。旁人不識大人也到罷了,在下乃習武之人,早就對大人聞名已久。今日得見心中一時喜悅,言語多有唐突,還望大人不要見怪!保ɡ畹萌氖论E在《萬歷武功錄》中多有記載)

    李得全追隨李成梁,如今不過是一個千戶,和他同輩的將領最小的也是游擊將軍。所以心中一直憋著一股惡氣,誤將子仁的寒暄當成是有意看輕,這才出言反駁。剛剛子仁的一番言語,正說到其心坎里,心中惡氣早已散去了大半。李得全從事諜報工作多年,絕非愚鈍之人,此時也感到剛才出言挑釁頗有不妥。但是之前狠話以說出,無法收回,一時之間左右為難。

    祖承訓與李得全同僚多年,對其心事了如指掌,見此情形趕忙開口說道:“得全聽我說起過子仁對遼左眾將多有了解,這老小子偏偏不信,這才想考驗一下子仁,大家不要見怪。來來來……都愣在干什么,菜上齊了快點動筷子吧!

    見有人出來打圓場,李如楠和如桂也一起出來勸眾人入席。子仁本就有意與眾人結交,也不愿多做追究,和眾人一同坐下吃喝起來。同時還連連給李得全敬酒,讓對方知道自己沒將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李得全被子仁先前一番話夸獎,心中敵意大消,心中覺得子仁為人不錯,準備與之結交。借此機會,二人便在酒桌之上攀談起來,兩人都是豪爽之人,一來二去便如好友一般。

    見到時機成熟,李如楠放下酒杯對子說到:“子仁賢弟,在下聽說你此次從軍。是江南的魏國公府上舉薦的,想來閣下定是與國公大人交情不淺。你我兩家正好門般戶對,不知賢弟覺得我小妹如柳怎樣。如果賢弟有意,我就替我妹妹作了這個住,等我父親回來就讓你二人成親!

    子仁本來以有三分醉意,聽完此話頓時如雷灌頂。心中暗自叫罵到:“好你個李如楠,今日請我赴宴是假。原來是想把李如柳這小妮子,強嫁與我。這是分明是欺我初到遼東,不了解你這好妹妹的名聲。萬幸我沒有喝醉,否則一口答應下來,后悔都來不及!

    思考了一會,子仁一嘴醉腔的說到:“如楠~兄,令妹長的~如花似玉,貌若~天仙。在下~初到遼東,寸功~未立,不敢~高攀。而且令妹~乃是~性情中人,行為處事~頗有自己的~主意,我覺得~此時還需~從長計議!痹捯魟偮浔阊b醉倒在桌上。

    李如楠見此情形,早已看出了子仁是裝醉。想來自己妹妹的事跡以被子仁得知,所以才借酒醉推脫。雖然子仁并未把話說死,但是想來其心中必不愿意。擔心自家小妹嫁不出去,心中苦惱不以。此時只聽得“砰”一聲巨響,急忙轉身查看。

    之見一位年輕女子,用腳踹開了房間的門,以提劍沖了進來。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遼東出了名的母老虎,自家小妹李如柳。

    李如柳打聽到自己哥哥在酒樓設宴,款待子仁和祖承訓。這幾日閑來無聊,就帶著丫鬟偷偷跟來,躲在隔壁房里偷聽眾人談話。李如楠的手下隨然早就發現了如柳,但是畏懼自己小姐脾氣,覺得此事并無大礙,也不敢進屋稟報。

    可誰曾想李如柳聽到自家哥哥要將自己下嫁給子仁,頓時怒上心頭。居然直接從隔壁房間沖了過來,一腳踹開了房門。李如楠的家丁沒有準備,而且其手上握著寶劍,不敢上前阻止。

    李如楠和李如桂知道自家小妹的脾氣,擔心她其對子仁不利,立刻起身準備上前。祖承訓和李得全擔心引火燒身,此時也站起身來退到一旁,等著看好戲。

    子仁本就是裝醉,聽到踹門聲時就已急忙起身防備。見到來人是李如柳,而且手上持有兇器。自己前來赴宴沒有攜帶兵刃,覺得大事不好,趕忙起身躲避。

    李如柳見子仁想逃,開口大罵道:“好你個登徒浪子,居然敢惦記本小姐,看我今日取你狗命!闭f罷便沖向子仁。

    子仁為了結交眾人,之前頻頻起身敬酒。此時雖然沒醉,但是腳步還是有些遲緩,沒幾步就被李如柳追上。李如楠和李如桂也未能將李如柳拉住。此時李如柳的劍鋒,離子仁以不足一尺,頓時險象環生。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