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三十二章 大戰把兔兒

第三十二章 大戰把兔兒

    眾將得報后不敢拖延,連忙整軍前去增援。眾人將兵馬分為三部,楊元領著三百騎兵為前部,沈有容統領火器營居中部,楊紹勛率領標兵營殿后。同時往四周派出偵騎,防備蒙奴的偷襲。眾人一路小心謹慎,花費了不少時間才抵達鎮遠堡外。

    此時領兵圍攻鎮遠堡的,乃是泰寧部落酋長“速把亥”之子“把兔兒”。其父為禍遼東二十余年,屢次進犯大明邊鏡。萬歷十年率兵入犯義州,遼東總兵李成梁在鎮夷堡設伏御之。速把亥不知是計,被時任參將的李平胡射中其脅骨,落馬后被李有名斬之。

    速把亥死后次子把兔兒繼承其位,常欲復仇,屢次侵犯邊境。這次土蠻集結各部進犯大明,把兔兒十分賣力,領著八千人馬前來攻掠。本想攻破鎮夷堡,屠盡明人為其父報仇,怎奈李成梁早有防備。損兵折將后,見鎮遠堡一帶駐防的明軍不多,轉而領兵攻打。

    此時把守鎮遠堡的是守備胡玉昆,此人祖上乃是回人,早年隨大軍來到遼東后便在此定居。胡守備麾下兵馬不多,在把兔兒的猛烈攻勢下,城上早已是險象環生。好在胡玉昆繼承了回人驍勇善戰的特點,而且生的身強力壯,帶著手下的幾十名家丁四處救援,這才堪堪保住城池不失。

    胡玉昆人高馬大,體重更是是駭人,達到了二百余斤。這四面城池的來回奔波救援,早已是疲憊不堪。好在沈有容等人及時來援,敵人不得以停止了攻擊,否這城破人亡就在這旦夕之間。把兔兒見明軍的援兵不少。命其女婿花大領著三千人馬繼續圍困鎮遠堡,自己則帶著五千人馬前去迎戰明軍援兵。

    楊紹勛和沈有容此時以率兵來到離城五里遠處結陣,見敵人分兵來戰。立刻命楊元率領麾下騎兵,前去與敵糾纏,擾亂敵陣。同時火器營丙總居前,將攜帶的滅虜炮,大將軍炮一字排開。甲、乙兩總在其后整隊,待火炮施放完畢后再用快槍和神槍迎敵,三總人馬呈品字形排列。沈有容親率家丁居中指揮,沈萬三和子仁率領騎銃隊跟在其身旁,等待號令隨時加入戰局。

    楊紹勛率領標兵營,在火器營身后布陣完畢后。見敵人多勢眾,擔心火器營無法抵擋,便派出兩名把總,各帶一司人馬在火器營左右兩翼護衛。李得全受傷后需要休養,其手下的夜不收之前一戰損失不小,所以暫時不投入戰斗。

    把兔兒想著為報父仇,多年來聯合叔父炒花來屢次進犯大明。李成梁率領遼東兵馬嚴防死守,并沒有占到太多便宜。此次扣關在鎮夷堡外又吃虧不小,轉攻鎮遠堡眼見著破城在即,確被楊、沈二人帶兵打斷。心中十分不滿,領兵徑直向明軍沖來。

    楊元手下人少無法抵擋,只是虛晃了一陣,便領軍后撤。把兔兒一心想著攻破明軍大陣,也不分兵追擊。楊元得以順利撤回,領兵繞過火器營的陣前,直接與楊紹勛匯合。

    此時把兔兒率兵離明軍陣前以不足一里,沈有容急令大將軍炮開火。眾炮手得令不敢拖延,紛紛開始點火發射。將軍炮乃是明軍車載火器中的一大利器,分為大、中、小三種,發射七斤、三斤和一斤的鉛彈;鹌鳡I的將軍炮發射的是五斤鉛彈,按規格算是二將軍炮。沈有容覺得不夠威風改名為大將軍炮,射程在一里之內。

    火器營共有四門大將軍炮,不過此炮沒有瞄準具準頭不高。四炮中有一炮發射時沒有控制好,炮口過低直接砸在了地面上。不過這實心鉛彈殺傷力著實不小,雖然只有三炮命中敵軍,到也斃傷了多名蒙奴。不過敵人兵馬甚多不顧傷亡,在把兔兒的指揮下依然向明軍沖來。

    沈有容見大將軍炮起到的效果不佳,急令滅虜炮繼續開火。滅虜炮與三眼銃有些相似,三根炮管可一同發射,也可通過調整火繩長短依次發射,不過射程只有大將軍炮的一半。;鹌鳡I之內共裝備有二十四門,一時間明軍陣前炮聲不斷。蒙奴經受了兩輪火炮的打擊,沖鋒的勢頭稍微一頓。

    沈有容趁著火炮發射揚起的煙霧,指揮著丙總后退。調甲、乙兩總上前,以炮車作掩護,準備開火殺敵。沈有容看出了蒙古韃子來勢兇兇,擔心火器營人少無法抵擋。讓沈萬三和子仁前去左右兩翼的標兵營傳令,讓他們盡快向自己靠攏。

    這時蒙古騎兵在把兔兒的大聲呵斥下,重新發起沖擊。近入射程后,便開始指揮手下放箭。蒙古人的馬弓雖然相比步弓射程較近,但是可以借助馬速。一時間千人齊射,又彌補了馬騎箭遠距離精度不佳的缺點。

    雖然火器營有炮車作為阻擋,然則也傷亡不小。沈有容見蒙奴殺近,開始指揮著甲、乙兩總人馬,發射快槍和神槍還擊,也給蒙古韃子造成了不小的傷亡。不過明軍火器裝填不便還擊了一陣,火力便弱了下來?鞓屖旨娂娭匮b槍頭,準備同敵近戰肉搏。

    把兔兒本來一直居中指揮,見明軍火器都以施放完畢。這才帶領著手下親信發起沖擊,準備直接從正面破開火器營的防線。眼見著就要沖到明軍防線之前,突然明軍陣前又響起了一陣炮聲。蒙古韃子未及提防,距離又近一時間傷亡不小。

    原來是沈有容見敵人靠近,在子仁和沈有容走后就急令騎銃隊下馬助戰。騎銃隊剛剛將虎蹲炮裝填完畢,把兔兒就領兵殺到眼前。沈有容急令眾人開火,此時敵人就在眼前,虎蹲炮發出的散彈傷殺范圍甚大,將敵人第一波攻勢化解。

    把兔兒身前一直有衛士保護,所幸未被銃彈所傷。不過近距離散彈的殺傷力驚人,眼見著身前不少衛士被打的血肉橫飛,一時心中大驚急忙拍馬后撤,殊不知把兔兒這個本能的決定救了自己一命。

    騎銃隊的眾銃手早已看出了此人乃是韃子頭領,準備趁著其身前人馬都被虎蹲炮掃倒后,開銃將此人擊殺?上Щ⒍着陂_火時發出的煙霧遮擋了視線,等煙霧散去后把兔兒已經跑遠,錯失了良機。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