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四十一章破敵與捉妖

第四十一章破敵與捉妖

    胡守備戰場之上向來喜歡猛打猛沖,這時已經率著手下人馬與蒙奴殺在一起。此人天生神力,手持一把五十余斤長刀,一馬當先的沖入敵陣。一口大刀舞的虎虎生風,兩個不知深淺的蒙古韃子剛一交手,就被斬與馬下。

    明軍一方雖然人數處于劣勢,但胡玉昆驍勇異常無人能擋,在其帶領下剛一交戰,就牢牢壓制住了蒙古騎兵。分兵左右兩翼蒙人見狀,在兩名十夫長的帶領下急忙領兵回援。

    擔心兩股敵人匯合后,會對胡玉昆形成夾擊之勢,子仁急忙帶著手下人馬上前阻止。見韃子人多勢眾,子仁不準備硬拼,開始有意放慢馬速。率著丁守鐵、王學道三人一同舉銃瞄準,王命硬則手持斬馬刀跟在三人身后小心戒備。

    蒙古騎兵回援心切,見前來阻止的明軍人數不多,便準備一擁而上,結果了子仁一行。

    見對方已經進入了射程,子仁也不遲疑,立即帶領眾人放銃。眨眼間只聽得九聲銃響,對面蒙奴多人中彈落馬。

    蒙古韃子以為明人的火器都以射空,開始打馬加速沖上前來。如此一來正和子仁的心意,隨即帶領手下調轉銃頭,對著蒙奴又是一輪痛擊。

    回援的蒙古騎兵在二十騎上下,兩輪銃擊下來,以有七人中彈落馬。余下的十余騎還有不少身上帶傷,兩名領隊的十夫長一死一傷,軍心早已大亂。不得已之下放棄了回援,奪路往北逃去。

    一直到萬歷末,三眼銃在明軍中的使用并不普及,只是快槍、神機槍等單管銃的輔助火銃。據《明神宗實錄》記載:“萬歷二十三年,工部覆薊遼總督孫礦、撫按李化龍、宋興祖所請,京庫舊貯三眼槍快槍,合行量給,以濟軍興,他邊鎮不得援以為例從之!

    因此蒙古韃子并沒有見識過其威力,這一戰吃了大虧。子仁見敵方援軍以被打退,心系胡玉昆的安危。放棄了追趕,帶著手下人馬趕去增援。

    胡守備此時殺的興起,帶領著手下左突右沖,已將蒙古騎兵的陣型攪得大亂。寶力道見勢頭不妙,急忙提著板斧上前阻擋。

    寶力道知道此人力大,用盡渾身力氣揮起板斧使出一招“力劈華山”,向著胡玉昆的頭部砍去。胡玉昆見來人的樣子像是敵方的頭領,立刻振奮精神,使出九分力氣揮刀抵擋。

    兩方兵器碰撞后發出一聲“鏗”巨響,寶力道頓時覺得虎口劇痛。胡玉昆卻絲毫不受影響,迎面又是一刀攔腰砍來。寶力道自知無力招架,急忙側身躲過,揮舞手中板斧虛晃了幾下,看準時機轉身便逃。

    胡守備剛剛碰到一個能打的,怎可就此放過,急忙打馬追趕。還未追出幾步就聽得身后有人疾呼:“胡大人!窮寇莫追!你我今日出戰乃是為了救援馬家墩,切忌戀戰。蒙奴大兵壓境在即,我等還是早些回堡防守為妙!痹瓉硎亲尤授s到,見胡玉昆一心戀戰,急忙出言阻止。

    胡胖子有人提醒,這才想起此戰的目的。趕忙拉住戰馬,目送寶力道奪路而逃。主將已經落荒而走,余下的蒙奴早已心無戰意,紛紛隨其一同逃竄。

    匯合了身后的大隊步卒后,胡玉昆開始指揮大伙打掃戰場。這一戰我方人數占優,臨戰指揮得當,得以大獲全勝。斬獲首級二十三顆,可用馬匹一十四匹,另有軍械不少。己方人馬有三死,六傷,大多是胡玉昆手下的家丁,讓胡胖子好生心痛。

    子仁趁此空閑,往馬家墩所處在山上望去。這一望可不要緊,只見這黑山之中,有一股妖氣緩緩冒出。定是有妖孽在此藏身,而且道行不淺。如過讓其修煉成精,這周邊的百姓可要遭殃了。子仁急忙走到胡玉昆身邊問道:“胡大人,這黑山一帶最近可有什么怪事發生?”

    被子仁猛的這么一問,胡守備一時摸不著頭腦,想了一會才開口回答:“黑山早年經常有猛獸出沒,不過這幾年太平了許多。到是這天氣變得好生奇怪,干旱少雨不說。有時明明空中烏云密布,但就不一會烏云就會散去,變得烈日當空。害的我治下糧食欠收,軍戶們苦不堪言。對了子仁老弟,你突然之間問這個所謂何事?”

    胡玉昆這么一說,子仁趕到大事不好。也顧不上搭話,急忙翻身下馬往馬家墩跑去。丁守鐵和王氏兄弟,見狀緊跟其后一同上山。

    只留下胡守備一人愣在原地,看不懂子仁唱的這是哪一出。還特地用力深吸了幾口氣,小聲說道“:沒臭味,我這也沒放屁,丁守明小子跑什么?”苦思無果后急忙快步追趕,想找子仁問個明白。

    此時子仁已經跑到了馬家墩內,拉住墩長馬正飛和他兩個兒子,詢問這山中近來可有怪事發生。

    馬正飛在墩臺之上見過子仁與蒙奴廝殺,知道來人是友非敵,也不多作隱瞞直言說道:“這位小將軍,這幾年來我等在山中狩獵,經?匆娪忻瞳F枉死。身上只有幾處小傷口,但是全身上下一滴血都沒有。還有入夜只時,家中的黑狗經常無故亂叫。老夫活了大半輩子了,從未見過此等怪事,小將軍你可知這是因何而起?”

    這時胡云昆也以趕到,在他和馬正飛的連番催促下,子仁才說出了實情。從二人所說的種種跡象來看,這山中乃是有“旱魃”成精。旱魃分為三種,山中旱魃名叫“格”,為害最重,傳說修煉成形后能吞龍,雨師皆畏之。見云起,仰首吹噓,云即散而日愈烈,人不能制。

    子仁曾經在地府效命,雖然這枉死司是文職。不過子仁乃是行伍出身,耐不住寂寞,經常借機上陽間捉拿妖魔鬼怪,因此才與黑白無常相識。雖然這一世投入凡胎法力全無,不過這天眼尚在,這才看出黑山中有旱魃作祟。

    馬正飛所見的猛獸尸骨,乃是被旱魃吸去鮮血后所遺,看來此妖物即將修煉成精。好在這馬家墩內養有黑狗,旱魃成精前最怕此犬,才保住了一家性命。如果再讓它吸上幾口人血,恐怕子仁也無力將其制服。

    旱魃之說,在明代十分流行,由此派生出“打旱骨樁”、“焚旱魃”等求雨習俗!睹魇贰分杏涊d,每遇干旱,人們便發掘新葬墓冢,將尸體拖出,殘其肢體,稱作“打旱骨樁”。雖然明王朝下令禁止此風,但此風在民間仍很盛行。因此馬家墩內眾人對此深信不疑,急忙央求子仁除去此妖物。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