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四十七章 浴血羊腸河

第四十七章 浴血羊腸河

    公元2024年,二月十五日。來自江南的小情侶二人,在參拜過明太廟后又繼續北上,來到了遼寧省北鎮市以東的一條小河旁。男方在河邊焚燒了一些紙錢后,帶著女方起身前往沈陽。臨走時二人看見河邊有一處道觀,供奉正是大明擎國公—丁守明。觀外的碑文上刻著“擎國公一生浴血遼東,始于此地”幾個大字。

    此時領兵與蒙奴交戰的正是丁守明等人,率兵出城后子仁一行不敢拖延,領著兵馬一路急行,不多時便以抵達了羊腸河東面不遠。想著接下來定有血戰,子仁命眾人結陣后稍事休息,自己則帶人前去打探。

    此時在羊腸河北岸駐防的乃是蒙奴黑石炭部,黑石炭乃是泰寧部首領,鼎盛時期曾今擁有近萬控弦之眾。在嘉靖、隆慶、萬歷曾經多次隨其侄兒蒙古大漢土蠻、內喀爾喀五部進犯明境。恰逢當時大明國力強盛猛將輩出,被時任薊鎮游擊將軍董一元(萬歷邊關五虎將之一)、遼東總兵李成梁等名將的連番重創。如今勢力已經大不如前,若不是土蠻對其有意扶持,早已被他人吞并,此戰傾盡部中精壯,也只勉強湊齊了兩千人馬。

    昨日一戰,黑石炭為報留守族人被屠之仇沖殺在前,一戰下來又折損不少人馬。土蠻到來后,不忍叔父損失過大,這才將其安排到羊腸河東岸,提防明軍趁河面結冰后突圍。土蠻則領著炒花、把兔兒,三面圍攻明軍大營。

    黑石炭見河面上的冰層都以被明軍的火炮轟破無法通行,沒有安排重兵防守,只留下百夫長寶力道帶著百余騎人馬在此駐防。為了彌補近來的損失,自己則領著大部兵馬去四周掠奪明人。

    一番打探下來,見敵方留守人馬不多,子仁和胡玉昆、王仁稍事商議,就率著麾下人馬沖殺過去。兩軍陣前子仁帶著手下故技重施,和丁守鐵、王學道先行放三眼銃殺敵,馬桂、馬時楠兄弟也一同在馬上放箭支援。趁著敵人未及反應,胡玉昆、王仁兩人就率兵蜂擁而上。

    子仁和胡玉昆救援心切,攻勢格外兇猛。蒙奴留守人馬不多,受到襲擊后逐漸開始招架不住。領兵的寶力道此時也認出了領兵來援的,正是前幾日讓自己大吃苦頭的胡玉昆等人。心有余悸自知無法抵擋,匆忙領兵退走。

    馬家兄弟識得敵方統領,乃是帶兵攻打自家墩堡之人,仇人相見份為眼紅,怎肯就此放過,急忙拍馬追趕。子仁此時也是殺的興起,自恃手上的三眼銃僅放過一頭,覺得還有余力,也顧不得窮寇莫追的道理,領著王命硬等人一同打馬追趕。

    一番追逐下來,馬家兄弟見寶力道等人已經進入弓箭射程,開始張弓搭箭,準備將其射落馬下。正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寶力道和身邊的護衛突然半轉身體,回馬放箭。騎射乃是蒙奴看家本領,這幾箭甚是犀利,只見得數支利箭直沖馬家兄弟迎面而來。

    兄長馬桂為人機敏,有所查覺趕忙提醒弟弟注意躲閃。就在這分神的一瞬間,一支利箭已經射中其胸口。馬桂此時正在拍馬全力追趕敵方,箭矢借助馬力破開身上的棉甲,貫穿了其胸膛,馬桂受此重創支持不住,隨即從馬下跌落。

    幸得兄長提醒,馬時楠急忙閃身躲過了來襲的弓箭。起身后見兄長墜馬,也顧不得放箭殺敵,匆忙下馬查看。

    見馬桂負傷墜馬,子仁一時怒上心頭,也顧不得敵方在三眼銃的最佳射程之外,當即提起銃頭向寶力道一行射去。丁守鐵和王學道見狀,也跟著自家少爺一同開火。

    也是這寶力道命中注定今日要命喪于此,雖然三眼銃遠距離準頭不佳,但恰好有一顆銃彈射中其胯下的戰馬。馬兒受傷后吃痛一時不受控制,將其從馬上甩落。

    寶力道的手下人馬這幾日連戰連敗,此時早已是驚弓之鳥,心中只顧著奪路而逃,無人返身救助落馬的頭領。

    子仁心中怒氣不減,拍馬上前換了個姿勢,把手上的三眼銃當大棒使喚,狠狠砸向剛從地上爬起的寶力道背部。寶力道從馬上墜落時頭部受創,還在眩暈之中來不及躲閃,硬生生挨下這一擊。

    見對手受創后無法起身,子仁命王氏兄弟下馬將其綁了。自己則轉身前去查看馬桂的傷勢。

    馬桂被箭矢射穿了肺部,口中不斷有帶氣泡的鮮血涌出,以是出氣多進氣少;慕家巴庾尤薀o力救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在馬時楠懷中緩緩閉上了雙眼。

    王氏兄弟這時也將寶力道壓到。馬時楠親眼見得兄長戰死,胸中悲憤填膺。立馬拔刀上前將寶力道頭顱斬下,同時將其開膛破肚,取出心肺以慰兄長在天之靈。

    子仁覺得若不是自己一心戀戰,當時能夠立刻止住二人,馬桂也不至于命喪于此。心中有愧,對發生的一切都默默看在眼里,讓眾人不要阻止。其后安撫了馬時楠兩句后,讓大伙幫著一同收斂起馬桂的尸首,領著手下去與胡玉昆等人匯合。

    此時王仁和胡玉昆也殺散了余下蒙奴,與子仁會合后,便指揮著人馬踏上重新結冰的河面,渡河去與對岸的大軍匯合。

    沈有容見昨夜剛剛被炮火鑿開的水面,在凌厲的北風中,沒幾個時辰便又再次凍結,臉上露出難色。營中眾將見有援軍來到,本還十分心喜。但等子仁一行進入營中后,發現自己望眼欲穿等來援兵不過三百余人,頓時心涼了半截。

    胡玉昆見到大軍中有傷員無數,能夠勉強站立的兵丁也幾乎是人人帶傷。頓覺大事不妙,心中暗自念到:“怪不路上丁守明和王仁兩個小子一臉嚴肅,催著自己一路疾行,原來早知此戰兇險。之前營中那一幕,都是為了誆自己出兵,演的好戲!”不過蒙奴已在將河對岸增兵嚴守,事到如今已經無路可走,只等領兵固守。

    明軍營中此時能戰之兵已不足一千五百人,其中還有輕傷員不少,子仁等人到來后兵馬增加了兩成。沈、楊二人只得強打精神安排眾人防守,希望借冰墻縮短防守面,等待援兵。沈有容、楊紹勛、楊元按照之前的安排,繼續率領步卒把守冰墻三面,胡玉昆和子仁一起防御臨河的東面。王仁留下坐鎮中軍,率領從眾人手下抽調出來的騎兵,作為后備力量馳援四方。

    眾人還未準備妥當,蒙奴又發起了新一波的攻勢,從冰墻四面合圍上來。明軍一方除了子仁等人,都以是疲憊不堪。蒙奴卻是以千人隊為單位輪番攻擊,一個上午血戰下來仍是勢頭不減。此消彼長之下,冰墻四面險象環生。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