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五十三章 重返鎮遠堡

第五十三章 重返鎮遠堡

    眾人匆匆來到營門口,按照各自所屬營伍分列營門兩旁。胡玉昆和李得全見火器營這邊人丁稀少而且同子仁相熟,也帶著手下站到了火器營一邊。

    子仁觀察了一下站立兩旁的眾將官,心中暗自感嘆,今日一戰標兵、火器兩營算是打殘了。兩營百總、隊總以上的軍官都以列隊完畢后,人數尚不及出兵時三分之一。

    火器營原有的三正隊總(百總)此戰兩死一傷,活著的那位這時還在昏迷之中,沈有容身后就只剩下子仁、王仁和另外兩名試百總,要不是胡玉昆和李得全二人帶著手下一同入列,火器營一面都戰不滿十人。

    標兵營這邊也是損兵折將,三名千總之中只有楊元一人還囫圇個站著,余下兩人一死一傷,活下來那人也缺了條胳膊。好在把總,百總一級還有三成左右幸存,看上去還有個二十來人。

    這時遼東巡撫顧養謙、總兵李成梁兩位大人也騎馬并行來到營門口。身后跟著楊鎬、祖承訓、孫守廉等文武大員。

    巡撫一詞最早見于洪武二十四年懿文太子巡撫陜西,初是系臨時差遣。永樂十九年,蹇義等人分巡各省,產生早期巡撫制度不過非定制。宣德五年,于謙、周忱等六人分撫南北直隸等處,從此各省常設巡撫官漸成制度。

    宣德、正統間為了節制巡撫,朝廷一面向各地派遣巡撫,一面又漸次派駐鎮守中官(宦官)。因而在邊關地區形成了總兵、中官、文臣三鎮守并立,相互制約的關系。此后隨著文官集團勢力的擴充和武人集團逐漸失勢,總兵地位下降。嘉靖以后鎮守中官又被撤回,邊鎮雖時而復設中官鎮守,但在權勢和地位為以大不如前。

    到了萬歷年間,總兵和中官名義上仍與巡撫是平級關系,但以無力牽制巡撫,巡撫成為地方大員,掌控軍政大權?偙彩芷涔澲,所以出行時總兵往往要隨在巡撫身后。萬歷十五年,李成梁之子李如松以總兵官鎮宣府。巡撫許守謙閱操,如松引坐與并,引得參政王學書不滿,出言卻之,二人語不相下,幾攘臂。如松此舉還引來御史彈劾,驚動了圣駕。

    不過遼東鎮戰事頻繁,總兵李成梁屢立奇功,萬歷六年又被加封為了寧遠伯,乃是從嘉靖元年開始,一直到崇禎十六年百余年,臣僚以軍功封爵者,僅此一人。李家門生家將又遍布遼東擁兵自重,顧養謙無奈之下只得依仗其兵勢,李成梁才得以和顧養謙并列而行。

    見兩位上官到來,沈有容和楊紹勛急忙上前拜見。顧養謙見兩位愛將安然無視,這才放下心來,見人身后將官凋零,心知二人此戰損失不小。連忙下馬命眾人起身,聽其二人匯報這幾日的戰況。

    沈、楊久居官場,自然懂得先喜后憂的道理。報告此番出援,二營合力與蒙奴連戰多場,斬獲首級不下五百余顆,首級之中有七成乃是這兩日被蒙奴圍攻時所得。還順路剿滅蒙奴部落一處,解了鎮遠堡只圍。不過多日苦戰下來,兩營人馬合計戰死近千人,還有千余官兵重傷,真可謂一場慘勝。

    顧養謙聽完覺得二人此戰不易,好言安撫了二人幾句,讓二人將此戰立功之人一一登記在冊,承諾上書為眾人請功。子仁官微言輕,幾位上官說話一時也無從插嘴。

    李成梁此時也下馬來到李得全和胡玉昆二人身前,聽二人此次出戰也收獲不小,合力斬下一百三十多枚首級。尤其是這胡玉昆斬獲近百,不禁對其刮目相看。

    隨后見天色已晚,兩位大人決定率兵先行返回廣寧城駐扎。沈有容和楊紹勛將陣亡將士的尸骨稍作收斂,便隨著顧養謙一同趕往廣寧城。

    唯有胡玉昆要將部下的尸首送回鎮遠堡安葬,沒有于大軍同行。子仁將所獲首級交于沈有容后,就向營中告假,為的是親自將這馬桂的尸首送還鎮遠堡。

    鎮遠堡內不過三百余戶人家,胡玉昆帶出來的二百五十余人中戰死進七十人,加上前幾日蒙奴攻打和出援馬家墩的損失超過百人。胡守備和子仁領兵回返后,幾乎是家家披縞,哭聲不絕于耳。

    馬正飛見長子慘死后,和老伴兩人也是幾乎昏厥。子仁未免二人傷心特地送上了三十兩撫恤銀,從金額上看超出定額十倍。根據萬歷朝鮮之役恤金發放量,將官、指揮,每員銀十兩。千總每員銀八兩、把總六兩、百總五兩、軍丁每名銀三兩。

    馬正飛夫妻二人收下銀子后稍微振作精神,央求子仁為兒子做法超度。馬正飛親眼見過子仁施法火燒旱魃,覺得有其超度能讓兒子走的安心。子仁隨不擅長此道,二老剛剛喪子又不忍拒絕,只好硬著頭皮應承下來。

    誰知胡玉昆不知從哪聽到了風聲,為了節省請和尚、道士作法的銀兩,拉著子仁幫堡內陣亡將士一同超度。

    子仁無奈,沐浴更衣后來到陣亡眾將士遺體身前,念誦起了以前背過《太上靈寶施食科儀》:

    大羅元始天尊號,廣演三乘教。講仙道,大賜長生永不老。禮拜罪業消,稽首皈依道。罪業消,稽首皈依道。

    …………

    光明滿月天人象,道寶名無量。稱贊揚,初分天地立陰陽。禮拜度存亡,脫化在人天上。

    …………。

    施食,也叫“焰口”,在道教中的含義就是超度冥界諸鬼,使他們得以開喉進食,免罪消災,皈依三寶,得受九戒,超出苦海,脫化人天。一番忙碌下來到了半夜,子仁才得以上床休息。

    子仁剛睡下沒多久,朦朧中聽到耳邊廂想起陣陣敲門聲。急忙站起身來問了幾句,門外卻無人答話,只是這敲門聲依舊響個不停。心中生疑,匆忙拿過放在床邊三眼銃,也顧不得裝填,走上前去悄悄打開門縫。

    還未及向外觀望,就有一張毛絨絨的長嘴,從門縫外伸了進來。子仁借著月光向外望去。嘴后長的乃是一張狗臉,一身的黃毛,要不看其頭上立著的兩只三角耳,眼中橢圓的瞳孔里還發出瘆人綠光。子仁差點把它誤認成黃太極。

    趁著子仁還在猶豫之際,門外此物突然發力推開了大門。先前有大門阻隔,子仁一時看不真著,大門打開后發現此物竟有兩只。一大一小人站立起來足有一人多高。提著兩只爪子推開了大門,墊著兩只竹竿似的長腿,拖著一條大尾巴蹦了進來。

    (上班了恢復2-3三天一更。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建了個QQ群:252170746。群名:血染的日月旗。歡迎有興趣的小伙伴)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