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六十四章 胡鬧的李如柳

第六十四章 胡鬧的李如柳

    眾人苦等了一會,絲毫不見門外有任何動靜。正在遲疑要不要出房查看時,李如柳牽著狼犬孝莊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原來李如桂修養的房間就在李如柳隔壁,李如柳聽到母親要付錢夠買“馬寶”,本就對子仁存有偏見,結合之前發生的種種。一通胡思亂想把子仁一行誤當成了,說書先生口中江湖上行騙“蜂”、“麻”、“燕”、“鵲”四大偏門中的“蜂”門。

    認為之前的妖孽就是子仁一伙派人裝扮的,使出了江湖上下三濫的招數迷倒了自己和二哥如桂,而后再假裝好心前來贈醫施藥。一群人蜂擁而至,協同行騙,為了誆騙李家錢財,這才急忙的趕來阻止。

    見到子仁后開口罵道:“好你個登徒浪子,居然敢騙到我李家的頭上。你蒙的過了我娘親和我大哥,好在本姑娘火眼睛睛,不然險些讓你得逞。孝莊上,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混賬東西!

    說罷迅疾放開了牽在手上著的孝莊,孝莊乃是李如柳自小馴養起來的,對其言聽計。當即張開血盆大口,徑直撲向子仁。

    子仁來的匆忙,隨身并沒有攜帶兵刃。赤手空拳之下,只得抬起雙臂防備。同時下盤蓄力,準備看準時機給這狼犬一腳。

    李柳氏和李如楠見狀,連忙大聲呼喊希望能夠止住孝莊。誰知這李如柳訓犬有方,孝莊對二人的命令充耳不聞。

    眼見著孝莊就要沖到子仁身前,突然從旁邊閃出一道黃色的身影撞開了孝莊。隨后緊緊護在子仁身前,對著李如柳大聲吠叫不止。

    原來是黃太極見到子仁有難,及時趕來相助。但其對孝莊有意,不敢輕易下手,只是發力將其撞開。

    子仁看清了來援的是自家狼犬,大聲說道:

    “黃太極干的漂亮!沒枉我平時白疼你一場。給我好好教訓一下這只母老虎,本少爺回去重重有賞!

    子仁在給狼犬下令是,雙眼一直緊盯著李如柳。

    李如柳聽出了子仁是在出言諷刺自己,心中大怒剛想拔出佩劍,就被其母李柳氏攔住了去路。

    剛剛發生的一切李柳氏都看在眼里,并未覺得子仁是有何不軌。心中暗自感嘆女兒的言行太過出格,嚇走這乘龍快婿事小。萬一子仁盛怒之下,不再出手救助李如桂,那該如何事好。

    見女兒還是不肯罷手,直接伸手揪住李如柳的一只耳朵。一邊向子仁連連道歉,一面不由分說的將這小妮子帶出了屋外。

    李如柳被揪的生痛了,心中又開始遷罪子仁,臨走時嘴上依舊不依不饒的對子仁惡語相向。

    孝莊見主人被帶走,顧不得繼續對子仁發難,連忙跟在李如柳身旁隨著。臨走時還不忘回身,幽怨的這看了黃太極一眼,似乎是有這埋怨之意。

    就這一眼驚得黃太極不安了起來,想隨在孝莊身后一同跟著,但未得子仁的命令又不敢擅離。急的在房中團團打轉,嘴上發出了陣陣不安的叫聲。

    子仁看出自家狼犬的心意,好言安撫道:“太極啊,這刁蠻女子養出來的惡犬,我們不要也罷。少爺日后給你再尋摸幾只品相好的母犬,你若愿意多要幾只便是,少爺保你妻妾成群”

    黃太極好像聽懂了子仁的話語,這才止住了吠叫,無精打采的蹲在了門口。還不時心有不甘的,望著孝莊離開的方向。

    子仁顧不得笑話皇太極,連忙騰出手來,將馬寶和前幾日曬制好的馬腎,取下少許研磨成粉。配上些許麝香,用新汲的井水沖開,讓李如桂空腹服下。

    這“馬寶”主治這鎮驚化痰、清熱解毒、神志昏迷之征,用來緩解身上幽冥陰氣所化的陰毒,幫助李如桂早日蘇醒。而這馬腎有益養男子陰氣的功效,子仁用它滋陰抑陽,減少陰陽相沖給李如桂身體所造成的傷害。

    見李如桂服下后沒有什么不適,不多時就漸漸恢復了意識,子仁這才定下心來。命人將余下馬寶和馬腎研磨成粉,每人早中晚三次,按計量服食。至于能否根治陰毒,還需日后再行觀察。

    一番忙活下了,已經接近午時。子仁為救李如桂早飯都還沒用,空閑下來后,肚子不爭氣的叫了。

    李如楠聽見后這才想起,子仁一大早就被自己拖來,連口水都沒喝上,心中頓覺不妥。立刻命人準備宴席,在府中設宴款待眾人。

    子仁心想自己一番辛苦下來,吃他李家一頓也不過份。雖然對著李如柳心生不滿,但也沒多作推辭,酒宴設好后就帶著手下一同入席就座。

    李柳氏和李如楠對子仁連番出手相助,卻被自家李如柳屢次出手冒犯心中深感不安。為表歉意,準備了這一桌的山珍海味,也跟著過來一同作陪。

    二人擔心李如柳再生禍端,將其和孝莊一同關在房內,命家丁嚴加看管。

    李如柳體內陰毒未除,先前只所以能夠暴起,全因昨日狠咬了子仁一口。子仁被她咬的皮開肉綻,鮮血流入其腹內暫時壓制住了陰氣。先前踢開門后已經氣力不濟,休息了一會才走進屋內,這時也無力在去尋子仁的麻煩。

    酒席宴前李柳氏搶先說到:“老身在此多謝丁公子幾次三番出手相助,我們李家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大恩大德日后定會相報。小女生性活潑,冒犯了公子還請多多包涵!

    “李夫人休要客氣,如楠兄對我有救命之恩,這點小事不算什么。但是令愛體內陰氣未除,還需讓其好好靜養,否則孔落下病根!弊尤士蜌獾幕卮鸬。

    “公子所言極是,對了丁公子,老身看這一身好武藝和醫術,又懂得降妖作怪定是出自名門,不知師從何處?看公子年紀不小可稱婚配否?”李柳氏追問道。

    這一句話問的子仁心中犯難,其它都是小事,唯一這醫術一項?偛荒苷f自己只是略同醫理,全憑在地府效命多時,深諳調節陰陽之法。李家非把自己當成江湖騙子給趕出府去不可。

    (求點擊,求收藏,求互動,這幾日家中事多,下一章周二或周三跟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