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六十七章 僵尸來襲

第六十七章 僵尸來襲

    第六十七章僵尸來襲

    子仁當是王尸來襲,急忙令眾人嚴加戒備,帶著王學道和唐要順緊張的給鳥銃、三眼銃裝填。王命硬和丁碧則手持刀槍,在眾人身前戒備。

    為了克制王尸的護體陰氣,子仁下午便在李家后院支起爐灶。將雜色銀子和朱砂一同溶解制成朱砂銀,而后再鑄成銃彈分發給眾人。多余的朱砂銀,則涂在眾將士的兵刃之上。銀子和朱砂都有驅邪、殺毒之功效。對付這妖魔邪祟有著的非凡功效。

    子仁一行還未準備妥當,就有兵丁來報說前院告急。子仁不敢大意,連忙帶著王命硬和丁碧等人前去增援。李如柳、李如桂修養的兩間正房外,就留給李如楠和錢柳氏帶著李家一眾家丁把守。

    李家大院乃是一處兩進兩出的大院,敵暗我明,子仁擔心兵力分散,恐被王尸有機可乘。和李如楠、周大岐商議后,決定將全部兵力安置在院內專心固守。

    子仁將周大岐麾下人馬,分成五隊,每隊十人。隊中倆人持盾,為盾兵負責抵擋王尸噴出的陰氣,三人持刀,為短兵負責近攻,三人持長槍、馬叉等長兵器,為長兵負責遠攻,余下兩人持快槍(長柄火銃),為火器兵專心遠放火器擊殺王尸。

    其中四隊兵丁,分別布置在院墻內四面戒備。周大岐率著余下的一隊,在正房外的前院內待命,隨時伺機馳援四周。

    李興、李澄清二人還特地派人送來一門,守備關隘之用的盞口銃。此銃由酒盞形的銃口部、銃膛、藥室和尾部構成。銃身長一尺有余、口徑三寸左右、重約十二斤,算是一種輕型火炮。

    銃口部較大,可安放較大的石制和鐵制球形彈丸。銃膛呈直筒形,藥室微鼓,開有火門,尾部兩側壁各有一個方孔,可橫穿一軸,便于提運和將銃身安于架上發射。

    二李還承諾,李府如遇危急,只需點燃此銃。兩人定會不顧一切領兵來援。子仁便將盞口銃安置在前院,由丁守鐵和丁有財兩人負責操持。

    未免眾人分散無法一一顧忌,特地將李如柳、李如桂、李柳氏集中安置在正房內。由子仁和李如楠各自帶著手下人馬,留在四周嚴加看護。

    雖然參戰的眾人大都是能征慣戰之輩,身上煞氣鼎盛。子仁還是對王尸身上的幽冥皇氣頗為忌憚,特意讓每人攜帶幾瓣大蒜在身邊。

    抵御陰氣最好的乃是道家的神符,不過子仁當年在地府效力時并未曾研習得此術。遼陽城中僅有寺廟三座,并無道觀。不得以下只能選用大蒜,一但有人覺得陰氣入體,可迅速咬破大蒜提神驅邪,希望可以多抵擋上一陣。

    子仁匆匆領著手下趕到前院時,發現假山旁的草叢中塌陷出了一個大洞,數十具周身煞氣環繞的黑僵不斷蜂擁而出。

    周大岐久經戰陣察覺地下有動靜,立即感到事態不對,派人通報子仁的同時,早以將大院四面的人馬調回。如今正帶著手下人馬將洞口四面圍住,舉盾結陣迎敵。

    這些黑僵尚未啟智,開始緩步沖向我方陣營。誰知雙手剛剛接觸到兵丁抬舉的挨牌,瞬間開始發出陣陣白煙,嘴上不住發出聲聲慘叫。

    原來子仁早就做好了防備,在挨牌表面涂抹上了一層朱砂銀。眾黑僵觸不及防,一時吃痛紛紛后撤。

    周大岐見狀急忙命長、短兵上前殺敵,涂抹了朱砂銀的兵刃本就是屠妖利器,眾兵丁又都是家丁出身,浴血多年?硽⑵疬@移動緩慢黑尸來,如斬瓜切菜一般,不多時就沖到了洞口。

    盡管戰事順利,但王尸尚未現,子仁絲毫不敢大意。覺得眾兵丁四面圍攻雖然壓制住了黑僵,如果一旦王尸殺出,兵丁聚在一起,無法躲閃不說。未免誤傷己方人馬,連這火器之長都被抵消。趕忙建議周大岐乘勝將眾人召回,結成一線列陣戒備。

    周大岐與子仁并不相熟,本就心高氣傲不愿聽從子仁的差遣。眼見即將大獲全勝,將子仁的好意全當成了耳旁風。提起手中的梨花槍沖殺上前,想著奮勇爭先直搗黃龍。

    連挑兩具黑僵后,周大岐已經沖破僵尸的阻擋,一馬當先將部下甩在身后,來到了妖洞近前。還沒來得及沖入洞內,就有兩具披甲“跳僵”從妖洞中竄出,迎面向其撲來。

    原來這李家大院所在之地,乃是當年王尸完顏胡沙鎮守遼陽時的府邸舊址,當年耶律留哥攻破遼陽城后。完顏胡沙棄城而逃,城中的金軍人馬群龍無首,突圍不出只得集聚在此作困獸之斗。

    契丹大軍發起火攻后,大部金軍都準備棄械投降。僅有數十名終于金王朝兵丁,在兩名完顏氏子弟的號召下誓死不降,聚于院內準備一同自盡為大金近盡忠。

    為防死后尸體被敵人欺凌,約定投降之人需將殉節眾人的尸骨投入院內枯井中,將井口填平后再行出府歸降。

    其后這遼陽城屢經戰亂,無人顧及這府邸內發生過的一切?菥畠扔捎诼袷蹙拊箽鉀_天,而這井口又被封無處發泄,逐漸成為了一處聚陰穴。

    王尸偷襲李如桂后遁如院內,無意中發現此處陰穴,便挖開了洞口藏入其中養傷。這完顏胡沙十分狡詐,洞口開的甚是隱蔽,李家人又忙于救治李如桂沒有察覺。

    “跳尸”突然來襲,要是常人早就被驚的措手不及,可這周大岐征戰以久并不驚慌。迅疾提槍只取來敵,正中一具跳僵的腹部。

    周大岐隨即開始發力,想著將這妖孽刺穿。誰知這跳僵本就是一身銅皮鐵骨,身上鐵甲又起到聚集的陰氣的功用。周大岐用盡了渾身力氣,槍尖只扎進了分豪。

    持槍之人最怕的就是槍用老了沒有回旋余地,周大岐本想著將梨花槍拔出,卻發現槍尖竟死死卡在跳僵腹中。

    正在進退兩難之時,另一具跳僵已經張著血盆大口向周大岐咬來,一股腥臭的陰氣直接涌進了周大岐的口鼻。

    周大岐這時才想起子仁之前的提醒,無奈體內以被陰氣所侵,行動不便僵在了原地。其部下此時也是鞭長莫及,無法上前救援。周大岐自知性命堪憂,一時心急如焚。

    (求收藏,求互動,有問必答。云臺明天出差,下一章周六更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