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八十章 暗流涌動

第八十章 暗流涌動

    生死關頭,子仁顧不得有傷在身,只得強打精神上前迎戰。子仁各般武藝之中,刀法最利,槍法次之,拳腳功夫為末。雖有張真人贈予的內家拳譜,但是此拳精妙無窮,單憑一本拳譜,子仁還未能參透其中奧秘。

    無奈黑金寶刀不在身邊,只得赤手迎敵,對手又都是佛門高手。假使子仁身體無礙事,單打獨斗起來還能勉強應付。

    誰知周大熊的三名手下竟然一起發難,子仁以寡敵眾,沒過幾招便為敵方所擒。被壓到了周大熊前面。子仁暗藏在身上的孝陵衛腰牌,也被對手搜出。

    子仁奮力掙扎了幾下,見無法逃脫。仍然不肯就范,張口罵道:

    “一群走狗!沒想到本少爺今日虎落遼陽被犬欺。有本事盡管拿出來吧!本小爺要是皺一皺眉頭,就算我白當你爺爺這么多年!”

    十指連心,斷指之后,周大熊本就心懷怒火。聽子仁還敢出言侮辱,抬腿就是一腳,踹向子仁腹部。重擊之下,子仁當場口吐鮮血,停下了咒罵。

    見子仁不再出言辱罵,周大熊以為這小子開始服軟,面帶猙獰的問道:

    “你這小畜生實在可惡!也不知是哪位武勛后人不開眼,生下了你這禍害。速速招來,本百戶可以考慮免你一死!

    雖然已確認子仁為孝陵衛中人,但周大熊此時已經動了殺意。只是想試探出子仁背后的勢力,好早作謀劃。

    子仁見敵方似乎是對自己的身份頗為忌憚,思索了片刻,喘著粗氣說道:

    “我家祖上不提也罷。如今被賊人所擒,只是有愧對于,保舉我從軍的魏國公。對了,本少爺還有一個天大的秘密,爾等可有興趣?”

    得知子仁背后有魏國公撐腰,周大熊殺心依舊不減。為了從子仁口中,套出武勛一脈的動態,示意手下將其松開,追問道:

    “你到底有何秘密,若是從實招來,本座可以不追究你冒犯之罪!

    子仁見對手中計,活動了幾下筋骨,環視一便周遭四人,滿臉感慨說道:

    “嗨……,這都當年結下的孽債。我早年與諸位的姥姥兩情相約,只可惜你們太姥爺從中作梗,這才被爾等的姥爺得了便宜。

    日后~~在你們姥姥的撮合下,才娶了各位的娘親。形式所迫,直到這時才得以同后人相認。我這做父親的問心有愧!來,兒子們,讓為父抱抱!闭f完便張開了雙臂。

    見子仁死不悔改,還敢滿嘴的侮言穢語,周大熊正準備開口還擊。但又沒有子仁這般伶牙俐齒,張嘴之后,一時不知該從何罵起。

    子仁見狀,趁機將一口帶血的濃痰,啐入周大熊嘴中。跟著出言諷刺道:

    “多年未見,知道你一時難以接受,不用急著叫爹。乖,張嘴,讓為父我再喂你倆口!”

    周大熊連番受辱,暴怒之后喪失了理智,開始痛下殺手。用足了十成功力,揮掌劈向子仁。

    屢受重創之后,子仁以是強弩之末。盡管早有戒備,怎奈敵方出手迅疾,躲閃不及,眼見著就要被擊中面門。

    電光火石之間,周大熊猛然口吐鮮血,隨即便倒地身亡。

    見此場景,子仁震驚不以,顧不得抹去濺在臉上鮮血,獨自默念道:

    “難不成是我剛剛一口濃痰,將這禿驢的經脈震斷。我何時有了此等功力?”

    正在子仁遲疑之時,數枚暗器,擦著子仁身邊飛過,剎那間奪走了周大熊三位手下的性命。

    經過一番交手,子仁對這四名敵手的武藝心知肚明。出手相救之人,僅憑幾發暗器,就能將他們擊斃,可見此人內力之雄厚。

    來人對自己有救命之恩,子仁高喊了幾聲。本想請這人出來,當面道謝。誰知一直無人應答,心知對方有意回避,只得作罷。

    趁著巷內無人,子仁在死者身上摸索了一陣。除了搜出不少銀兩,再無所獲。

    不多時,黃太極已將援兵請到。丁碧、王氏兄弟、唐要順四人,見這一地的尸首。以為都是子仁所殺,不免對自家少爺心中起敬。

    子仁知道這事情復雜,也不多作解釋,算是默認下來,讓手下人速速報官。

    聽聞出了人命,衙門口的人沒多久便匆匆趕來。仵作一番查看下來,發現死因確如子仁所說,是死在暗器之下。

    不過發覺這死者身上,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物件。只能憑借幾人手上結有厚厚的老繭,而且身無分文,暫時定為江洋大盜,將尸首帶回衙門。

    按照慣例,本應將子仁帶回衙門候審,不過子仁是軍門中人,又暫住在李成材府上,一眾衙役不敢冒犯。

    見子仁一身的鮮血,讓其將供詞簽字畫押后,先行回府修養。同時叮囑子仁,不得擅離遼陽,要隨時聽候衙門召喚。

    子仁連連道謝,并將從賊人身上搜刮來的銀兩取出五成,分給眾衙役后,才在大伙的攙扶下,緩緩返回李家大院。

    接骨大夫請來后,見子仁這背傷,腰傷復發急忙出手施救,一邊幫這子仁正骨,一邊半開玩笑的說道:

    “這位公子年紀輕輕,房事要知節制。否則這腰傷屢次發作,恐留下病根!

    子仁聽聞此言,尷尬不以,只等裝聾做啞。未曾察覺到,不遠處的房頂上,正有人面帶笑意的望著自己。

    這人名叫丁振邦,乃是明代開國武勛丁普郎之后,F任孝陵衛右千戶所副千戶一職,正是前幾日夜間來尋子仁那人,是方才發暗器救下子仁的也是此人。

    見子仁無礙后,連忙趕奔周大熊等人下榻的客棧。將周大熊幾人,留在客棧的腰牌等物品盡數取走。

    冥冥之中,子仁誤入了孝陵衛內部,一個綿延百年的驚天密局之中。

    丁普郎:明代武勛。元末湖北黃陂(今武漢市黃陂區)人。初為陳友諒部將,守小孤山。后與傅友德一同投奔太祖麾下,授行樞密院同知。從元璋援南昌,與陳友諒戰于康郎山,自辰至午,普郎身被十余創,首斷猶直立,執兵作斗狀,敵驚為神。后追贈濟陽郡公。

    (明天去修手機,可能會斷更。下章要開始種田了。)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