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八十八章 佟家墩激戰

第八十八章 佟家墩激戰

    子仁抵達西城后,只見一股烽煙,從佟家墩方向燃起。還不時有銃炮聲傳來,看來定是遭到了蒙奴的攻打。

    王學道前去接應的正是此墩,王命硬擔心弟弟的安危,和同鄉唐要順一起向子仁請戰,要求出堡增援。

    佟姓乃是遼陽大姓,堡內有不少兵丁都是佟氏族人。見自家親屬被困,也趕來請戰。其中有幾位,正是昨天夜里背后編排子仁之人,擔心上官懷恨在心,開始不住的央求子仁出兵。

    有過前日里李得地戰敗的前車之鑒,崔得勝和韓世勇擔心蒙古人故技重施,急忙規勸子仁以大局為重,不要輕易出兵。結果和王命硬、佟家人吵成了一團。

    “丁有財,你上次害我墜馬一事,我還沒跟你算那!如果你幫我求得少爺出兵,這帳就一筆購銷了!”見兩方各執一詞,王命硬擔心子仁不愿出兵,搬出先前的舊事,讓和子仁關系最近的有財,一起開口相求。

    “都還給我住嘴!”丁有財還未開口,子仁就出言喝止了大伙間爭吵,隨后說道:“我丁守明什么時候丟下過自家弟兄!命硬、要順你二人速速去換馬備戰,記住要在鐵甲外多披件棉甲!

    王命硬、唐要順見子仁答應發兵救援,來不及道謝就下城準備。子仁接著對身旁眾人說道:

    “如今我長寧堡大敵當前,此番出援人手貴精不貴多。以能騎善射戰者為先,再選五人,還有誰愿隨本將一同出城?”

    佟氏族人先世是女真族夾谷部后裔,雖然遷入大明境內已久,但是這馬上的看家本領并未丟棄。為了救援同族,佟家幾人表示愿意自備甲胄、馬匹隨子仁出戰,如此一來正好夠數。

    想到此番出援定是一場惡戰,子仁除了帶上三眼銃和黑金刀外,還特意在腰間別上一支,楊紹勛撥付下來的“拐子銃”。

    拐子銃又名“萬勝弗朗機”是一種帶曲柄的連發手銃。銃管用熟鐵打造,長一尺二寸。腹上開有火門,銃口徑二寸二分,后筒三寸,安木曲柄。銃管內可裝三發“子銃”,各長三寸,徑一寸七分,裝藥八分,內有二錢重鉛子兩枚。

    裝填時按照子炮,木馬子,子炮,木馬子的順序放入銃管內。木馬子可以隔絕火氣,避免火氣誤燃后面的子銃引發炸膛。木馬子受熱膨脹后,還可以增加氣密性。射程在最遠可達五十到七十步不等(看子銃裝填深度)。

    發射時只需由前往后,依次點燃火繩即可,射擊頻率較其它前膛火器來得更高。由于操作便捷,特別適用于馬上燃放,大明軍中此銃裝備甚廣。

    大伙準備妥當后,子仁對留守堡內的丁有財、丁碧幾人叮囑一番后,即刻率兵出城。臨走時,讓官職最高的李得全,負責統領堡內防務。

    八人這一路快馬加鞭,,每多久就趕到佟家墩之外,遠遠看見有二十多名蒙古騎兵,正在圍攻墩臺。墩臺里的守兵,則不斷的用弓箭、火銃還擊,一時與蒙奴僵持不下。

    見敵方人數不多,子仁當即決定率兵前去破敵,王命硬、唐學道倆人隨自己打頭陣。佟家五人由佟大力率領,在三人身后放箭壓陣。組成前尖后寬的三角隊隊形,徑直沖向蒙奴。

    蒙古人這領兵的乃是伯言兒的次四子忠圖,此人先前隨其二哥以鄧兒、三哥巴顏達爾領百余騎追趕李得全來此。見長寧堡戒備森嚴,就分兵襲擾各處墩臺。

    誰知這佟家墩依太子河而建地勢險要,堡內墩長佟大方弓術精湛,再加上有王學道幾人進駐,戰力得到了加強。忠圖領兵攻打了幾次,白白折損了兩名手下,卻仍舊一無所獲。

    忠圖早已是憋得一肚子火氣,見明人聊聊數騎就敢來援,立刻命手下全部上馬迎戰。為了發揮蒙古人騎射之長,讓部下在兩旁呈雁別翅排開,跟在自己身后,徑直朝子仁這邊撲來。

    子仁本以為蒙古韃子只會派出部分兵馬迎戰,誰曾想對手居然傾巢而出。正在苦思對策時,發現到對手排出雁形陣,不禁大喜,直接率兵往蒙奴陣中殺去。

    兩邊都在揚鞭打馬,不多時就以相隔不足七十步。子仁火速帶領王命硬、唐要順放三眼銃殺敵,著重打擊敵方陣型中央。三眼銃從點燃火繩到銃彈射出,至少要一剎那。

    這一眨眼的時間,兩方的距離已經縮短到五十步左右。子仁早已將延遲計算在內,此距離正是三眼銃破甲的最大射程。

    忠圖生性魯莽,本來是一馬當先。他貼身近衛擔心臺吉有失,匆忙沖到其身前陪護,正好替忠圖擋住了三眼銃噴射出的彈丸。

    隨著距離拉近,蒙古韃子的弓手開始紛紛放箭。佟大力幾人不甘示弱,也動手張弓還擊,兩邊都有人員負傷墜馬。

    見手下有失,忠圖兇性大發,用馬刺狠扎了馬匹幾下,眼見著就快沖到子仁身前。就聽得“砰、砰、砰”三聲銃響,當即翻身倒地,

    原來是子仁仗著身上盔甲結實,對射來的箭矢不閃不避。三眼銃燃放完畢后,直接將其丟棄在地,換過拐子銃繼續朝敵方射去。拐子銃雖然精度不高,但三彈連發之下正好將著忠圖射落。

    看到對方陣中央被打開了一個缺口,子仁迅速招呼手下沖著缺口處殺去。王命硬、唐學道二人身披雙甲,雖然中了幾箭不過并無大礙,跟著子仁一同殺入敵陣。

    蒙古人排出的雁形陣雖然便于發揮騎射的威力,但是一旦被從中央擊破,兩翼便會失去聯絡,無法相互接應。

    恰逢此時墩臺內的守兵,也在佟大方和王學道的帶領下,從蒙古韃子背后發起了夾擊。兩面受敵蒙奴抵擋不住,拼死將受傷墜馬的忠圖搶回后,就倉促往北退去。

    見對手被擊退,子仁不敢戀戰,轉而敦促佟大方速速組織部屬撤往長寧堡。佟大方見上官親自領兵救援,匆匆收拾好金銀細軟后,就跟著子仁身后開始撤離。

    子仁這邊剛走不久,以鄧兒、巴顏達爾就接到了四弟負傷的消息,二人怒不可遏誓,合兵一處后,率著手下人馬飛奔而來,誓要將子仁一伙盡數殲滅。

    子仁軍中此時帶有不少婦孺,還要顧忌先前一戰受創的傷員,無法全速行軍。眼見著就被尾隨而來的以鄧兒、巴顏達爾追上。

    求收藏,求互動,下章最晚周三更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