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九章 知天易,逆天難

第九章 知天易,逆天難

    只見丁振邦一臉怒氣的從陰暗處走了出來,對著子仁繼續質問道:“你鬧出這么大的動靜是不是想給李家通風報信,難不成你對李如柳那小妮子動了真情,還不快給我如實招來!”

    “回大人的話,小人今日在佟家截獲了一封書信,可證明李家確有通奴的嫌疑,還請大人過目后再行定奪!弊尤室幻鎸⑹志従彿湃霊阎,一面滿臉恭敬的說道。

    丁振邦剛想上前查看,耳邊廂就聽道“啪啪啪”數聲異響。這剛一分神,子仁隨即暴起,使出一招黑虎掏心用盡全力攻向丁振邦的心口。

    經過香燭店內的一幕后,子仁不甘再受丁振邦的擺布,覺得此人敵友難辨,趁對方不備捏響了懷中的砂炮,準備趁機將其拿下問個究竟。

    可丁振邦身手敏捷,毫不費力的避過子仁這勢大力沉的一擊,拉開距離后一臉不削的看著子仁說道:“丁守明,就你這點小伎倆如何逃得出本座的法眼!

    子仁暗叫一聲“壞了”丁振邦的武藝自己早就領教過,這一擊失手后再想擒他可就難于登天。剛想開口招呼部將前來支援,就聽丁振邦嗓音一變,用嬌柔無比的女聲說道:“哎呦~這位小哥一看到人家就這般心急,好吧,人家今日就從了你!

    再看丁振邦,隨著衣袖的一起一落變成了一副女子的容貌,子仁這才猛然想起剛剛聽到的聲音,仿佛就是前幾日那位‘修羅女’,急忙問道:“這位姑娘你到底是何人,為何要戲弄與我?”

    誰知這女子并不搭話,趁著子仁說話的功夫直接沖了過來。本能之下子仁匆忙抬起雙手阻擋,誰知這女子居然挺起胸前兩座玉女峰,迎著子仁的手臂而來。

    子仁不敢輕易觸碰對方,連忙收手被這女子近到了身前。誰知女子還是不老實,隔著衣物在子仁身上胡亂摸索了起來。

    “咳咳咳”這時在屋內傳來一陣咳嗽聲。女子聽到后匆忙起身,跑到發出聲響人的身邊撒嬌著說道:“師兄~人家正要和丁大人親熱,你早不來晚不來,這時候現身搗什么亂啊!

    看清了來人是另一位丁振邦后,子仁更加肯定了這女子的身份。剛想開口詢問,丁振邦卻搶先說道:“丁守明你仗著錦衣衛的身份胡作非為,這腰牌我已讓楚楚收回,以后你休要再借錦衣衛的名號生事!

    這時丁振邦頓了一頓,表情復雜的看了子仁一眼,語重心長的說道:“本座今日再奉勸你一句,知天易、逆天難,萬物因果皆為天命,逆天者必將命犯天煞,還望你好自為知!”

    說罷就帶著這女子一同轉身離開,子仁以為對方識破了自己的身份,緊隨在二人身后想將他們攔下詢問個究竟。

    誰知剛走出沒幾步,這女子猛然轉過頭來,變回初見時那修羅一般的面容,似笑非笑的說道:“丁大人,你喜歡人家這般模樣嗎?”趁著子仁還沒反應過來,拿出一塊玉佩炫耀般的晃了幾下,繼續說道:“這算是你我二人的定情信物,你可要早點把我娶過門去!闭f罷便跟著丁振邦轉身離開。

    子仁這才發現腰間藏著的墨玉和錦衣衛腰牌一同不知所蹤,不過這一會的功夫二人早已不見了蹤影。自知追趕不上只得返回房中休息,心里卻一直因丁振邦那句‘知天易,逆天難’而耿耿與懷。思前想后腦力耗費過度,不多時就進入了夢鄉。

    遼陽城被子仁攪得天翻地覆的同一時刻,遼河套草原上,一出由子仁導演的鬧劇正在悄然上演。

    日根兒的二子和族人被贖回后這幾日行為十分反常,走起路來搔首弄姿不說,一各個屁股還扭得如同娘們一般。每日也不練習弓馬,就知道去河邊照臉,還不時采幾朵野花帶在頭上,看起來很是詭異。

    請來蒙古大夫、薩滿、上師診治后絲毫不見好轉,薩滿和上師還異口同聲說這是被魔鬼附體,必須經過烈火的焚燒才能將魔鬼徹底消除,否則一旦惡魔破體而出,還會對其他族人不利。日根兒不敢不信,可是膝下就這兩個兒子,不忍自己無后遲遲狠不下心來。

    日根兒因有心事,遲遲無法入睡便起身散心。走到長子的帳篷外突然聽到一陣**聲,想著自己就快能抱上孫子不禁心中暗喜?墒钱斔屑毬爜,卻發覺這叫聲似乎是從兒子口中發出,連忙沖進帳篷查看,只見二兒子和多名被俘過的男丁正一絲不掛的抱成一團。

    日根兒看到此番場景頓時被氣得七竅升煙,本要招呼族人前來阻止,誰曾想帳篷里的人突然涌了上來將他撲倒,緊接著就感到屁股一涼,想開口呼救卻又被人捂住了口鼻……

    轉過天來,日根兒集合所剩不多的族人匆匆整理好行裝后,就起身趕去投奔族長黑石炭。昨晚的一番變故過后,這名剛烈的漢子顯得憔悴了許多,一直趴伏在馬背上,不敢用臀部接觸馬鞍。而身后的草原上,還留下了二十多具焦黑的尸體。

    而子仁這邊,睡到天快亮的時突然感到尿急,心中頓時閃過一絲歪念。起身后來從茅廁旁的水缸內舀起一瓢冷水,潑到了被蒙住雙眼的佟養汗臉上。

    昨日將佟養汗俘獲后,正好茅廁旁有一處開挖廁土留下的大坑,便將這狗韃子埋在了茅廁旁,就漏出一顆腦袋讓他喘氣。

    深埋一夜后佟養汗滴水未進,被冷水澆醒后連忙張開大嘴吮吸水滴解渴,這時就見一條黃色的水柱飛入其口中。

    佟養漢嘗到了從舌尖傳來的咸澀感,頓時反應了過來。本想開口叫罵,誰知這么一來正合了子仁心意的,子仁立刻下腹發力將尿液源源不斷的澆入這狗韃子嘴里。

    “佟大人喝飽了嗎?這滋味還不錯吧!笨粗○B汗被嗆到后咳嗽不止的狼狽模樣,子仁落井下石的問道。

    (下一章明天晚上九點左右更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