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四十八章 丁守明兩面示好,楚楚撒嬌不成

第四十八章 丁守明兩面示好,楚楚撒嬌不成

    看丁有財的表情就知道定是有什么大事發生,未免人多嘴雜,子仁同他一起來到自己房中這才將書信拆開!吧贍,這封書信是江南家中托人帶來的,信封上寫明了要少爺親啟,該不會有什么大事發生?”丁有財見子仁拆開信后一臉凝重的表情,焦急的問道。

    “魏國公‘徐邦瑞’年后剛剛過世,丁、徐兩家乃是世交,爹爹讓我抽空回去拜祭一下!弊尤收f完后露出一臉悲傷的神情!吧贍,老爺此舉好生奇怪,遼東和江南遠隔著千山萬水,一路上少說也得兩個來月,再加上書信寄來所費的時間,等我們回去這黃花菜都涼了!倍∮胸斣野稍野勺旌,語帶懷疑的說道。

    “誰說不是!弊尤饰⑽u了搖頭,一臉無奈的解釋道:“信上還說了,我等搭救過的魏國公之子‘徐維志’已經繼承爵位,目前擔任南京城守備一職,為我大明鎮守江南半壁江山。如今正是用人之時,爹爹想讓我回去留在他身邊效力,也難為老爺子這一番苦心,到現在還想著把我拽回江南!

    “少爺那這江南我們是回還是不回?真別說,我還有點想家了!倍∮胸斠宦牽梢灾胤到,瞬間想起了臨行前子仁的養父‘丁克敵’許給自己的好處,兩眼放光的問道。

    “要回你回!我好不容易才在遼東打開局面,江南太平已久,平日里能撈個山賊打打就算不錯,哪有在遼東鎮殺奴來得痛快!弊尤实闪擞胸斠幌,隨后眼珠子轉了幾圈,若有所思的講道:“有財,你晚點去收拾下行李,隨后再去庫房拿一千零一兩銀子,五根有年份的人參,外加十張上好的貂皮……”有財聽完此言,皺著眉頭回道:“少爺,我不惦記著回江南了,你可千萬別趕我走阿,而且這給我的遣散費怎么還掛個單數?”

    “美的你!”見這小子誤會了自己的意思,子仁沒好氣的解釋道:“魏國公對我有保舉之恩,這掛單數的銀子是‘紙禮’錢,你晚點幫我送往京城‘定國公’徐文璧的府上,定國公乃是中山王‘徐達’四子‘徐增壽’的后人。和江南魏國公血脈相連,讓他代為轉交,也算我丁守明的一分心意。徐文璧此人謹小慎微,給銀子怕他不收,這人參和貂皮算是我給他的見面禮!

    “少爺,徐增壽一脈和咱們丁家可沒什么交情阿!”聽到子仁要給定國公送禮,有財連忙出言勸阻,頓了一下后見少爺并未動怒,繼續說道:“我聽家里人提起過,徐增壽當年因私通燕軍被‘建文帝’誅殺,要不是他靖難一役孰勝孰敗還未可知,我丁家也不至于~”

    “好了,別說了!”子仁見有財舊事重提,立刻出言喝止。起身將門窗全部關緊后,咬著手指甲沉思了半晌,最后深吸了幾口氣后,說道:“這件事也該讓你知道了,只是此事牽著眾多如今雖事過境遷,但仍舊不便讓外人知曉,你可一定要保守此秘密!

    “少爺,你放心!庇胸斉惆樵谧尤噬磉叾嗄,知道少爺一緊張就有咬手指甲的習慣,心知此事不小斬釘截鐵的回答。

    “當年我丁家先祖追隨第二代魏國公‘徐輝祖’渡江抵擋燕師,‘白溝河’‘齊眉山’幾戰屢敗燕師。成祖奪得了天下后,燕師中不少有將領對此懷恨在心,想尋我丁家的麻煩。徐輝祖此時已被幽禁愛莫能助,徐增壽的后人顧及兩家的早年一同打拼的情分,據理力爭才保得丁家周全!

    說道這時,子仁感到有些口渴,喝了一口茶水后繼續說道:“而且當年徐輝祖、徐增壽兄弟各幫一方,乃是徐家事先就商議好得,如此一來無論哪方獲勝都可保徐家血脈不斷。如今‘徐文璧’統領右軍都督府加太子太保銜,深得天子信賴乃是我大明一等一的武勛,和他攀上交情萬一日后同李家交惡也好有個照應!

    有財聽完后,眼珠子轉了幾圈,笑嘻嘻的說道:“還是少爺你想的長遠,有財明白了?墒沁@去往京城的路途艱險,蒙奴扣邊在即要是碰上了韃子可怎么辦?”

    “早就幫你想好了,你晚點挑幾名老實本分而且家小都在堡內兵丁,帶足盤纏隨著胡玉昆一同啟程。進了山海關后再折往京師,去到定國公府上就說南潯丁家前來吊唁,等蒙奴退去后在返回遼東!闭f罷,就跟有財一同商討起此行的細節來。

    準備妥當后,子仁連忙起身去指揮新募兵丁搭建營帳,并將這些兵丁一分為二,交由丁碧和王守官統領。至于二人手下的旗總、隊官則讓他們自行挑選,并叮囑兩人抓緊時間操練,盡早形成戰力。

    這一番忙碌下來回到房中時天色已晚,誰知剛躺到床上,楚楚就嬌滴滴的呼喊:“相公,人家困了~”子仁心想我這一天忙里忙外的都沒說辛苦,你在堡內閑著怎么比我還累了,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那好,累的話就先行歇息吧!

    “不行,睡覺前人家要親一下~”楚楚說著就把小臉湊了過來!班,小心肝親好了,可以睡了吧!弊尤试谀镒拥念~頭上親了一下后,心平氣和的答道!跋喙,不夠人家還要嗎~”誰知親完后楚楚仍舊心有不甘。

    “啵、啵、!弊尤事牭搅ⅠR又在娘子的臉上連親幾下!昂俸,相公人家還要抱抱!抱完了人家要你拍著我睡!”楚楚親夠了之后撒著嬌說道。

    “好好,我聽你的,快睡吧!币娔镒佣歼@么大人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子仁雖然心有不悅,但還是滿足了她要求。

    誰知剛拍了沒幾下,楚楚又張開了玉嘴:“相公,你給人家講個故事吧~”子仁見這小丫頭屢次得寸進尺,瞬間火就上來:“楚楚,你也別睡了,來把你小腰撅起來,為夫我給你講個老爺爺推車的故事!”“啊~不要~”緊接這房內就傳出楚楚的陣陣嬌吟。

    (求推薦,求收藏,明晚八點前更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