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五十二章 發兵鞍山驛

第五十二章 發兵鞍山驛

    子仁聽李大拿這么一說,猛然想起毛文龍的叔父‘毛得春'在此駐守,來不及糾正李大拿稱呼自己姑爺一事,開口問道:“大拿兄,在下的遠方叔父毛得春在鞍山驛駐守,不知你可有他的消息!

    “哎呦姑爺,我剛接到傳喚就趕來尋你二人,對于鞍山那塊的情況一概不知!崩畲竽脫现X袋,回了這么一句。

    “子仁軍情緊急,咱們去了再說!崩钊缑纷杂咨形渎犅動姓炭,立馬急不可耐的拉著子仁趕去尋郝杰。

    誰知剛走出沒幾步,李如梅突然轉過身來看著李如楠壞笑著說道:“小棒槌,我和子仁有軍務在身,這‘春滿樓’的姑娘看來是無福享用,你和咱舅舅好好玩,怎么著不比偷看丫鬟洗澡過癮啊!闭f罷,也不給堂弟還嘴的機會,撒腿就跑。

    一路之上,李大拿向李如梅和子仁介紹起了鞍山驛的情況!吧襟A’又名鞍山驛堡,早先為一處百戶所隸屬定遼中衛。東北距遼陽鎮城、東南距海州衛城均為六十里左右,乃是遼陽城已北諸衛通往遼南、遼西的門戶,扼守遼南古道之要沖。大明洪武二十年設堡,萬歷六年重修,改筑為磚城,驛內車馬繁多,商賈極盛,乃是兵家必爭之地。

    其父李成梁看重此處乃是交通要沖,改筑后將其升格為千戶所,現有毛得春駐守。鞍山驛堡修建時以東、西鞍山為屏障,地勢險要。城墻外用青磚包砌,內填黃土,可防炮轟。城內掘有水井,以防斷水。周圍有護城河可防偷襲,而且此堡周長不過一里二百零四步,可謂固若金湯。蒙古韃子幾次進犯都未能得逞,區區盜匪作亂斷然攻克不了,讓子仁不用擔心。

    子仁聽聞后故作微笑的點了點頭。這毛得春先前同李成材合伙坑害過自己,子仁才懶得替他操心。只是這鞍山驛周邊的東鞍山、大孤山、齊大山等處鐵礦資源豐富,子仁早已覬覦已久。想著如果有毛得春駐守此地,可以托他的門道來此開礦生財。

    李如梅為戰,子仁為財,兩人這一路腳下生風,不多時就來到了巡按衙門。發現今晚郝大人只傳召了標兵營諸將,郝杰見人都到齊,也不多做客道直入正題。

    原來郝杰這幾日為了重整軍備,正在催收遼陽周邊各處煤礦、鐵礦拖欠的礦稅。這鞍山一帶因鐵礦資源富甲遼東,山上有許多不法之徒開設的私礦,郝杰自然不會放過。

    這些私礦的礦主平日里為爭奪優質的礦源,手下雇傭了不少亡命之徒為其護礦,其中不乏從各衛,各營逃逸出來的兵丁。如今聽聞郝杰前來征稅,這些礦主們居然聯合起來以武力相抗,打傷了郝杰派去稅吏。

    要是碰上尋常的官吏遇到地方豪強合伙抗稅,為防激起民變,大多會選擇息事寧人。怎奈這郝大人可是那雷厲風行的主,震怒之下準備發兵進剿。

    見對手不過是一群山賊,李如梅和子仁相視了一眼,雙雙站上前來自行滿滿的說道:“末將李如梅(丁守明),愿率標兵營請戰,還望大人應允!

    “二位將軍少年英銳,此戰定能旗開得勝!焙陆芤娎钊缑泛妥尤室煌垜,滿臉喜悅的夸贊道。對二人勉勵一番后,便讓兩人回營準備。

    子仁、李如梅二人一番合計過后,覺得對付一群的盜匪犯不著全營出動,因此兩邊自行決定出兵人數,反正對外號稱發兵三千進剿。

    子仁回到堡后,即刻召集手下眾將宣布此次出戰的消息。誰知話音剛落,崔得勝一臉焦急的說道:“大人,此番出戰務必將我老崔帶上!”

    “崔大哥,當時不是說好了嗎,您平日里負責留守堡內,怎么突然跑來請戰!弊尤室荒槻唤獾膯柕!皩Π,老崔你手下也沒多少兵馬,行軍打仗的事還是交給我們這些年輕人吧!倍”、周大岐幾人也在一旁幫腔道。

    “將軍實不相瞞,我有個親弟弟在鞍山上的一處私礦擔任礦頭。這小子脾氣急躁,我擔心他受人挑撥同官府作對。還望大人將我帶上,看看能不能勸他棄暗投明,保下他這條小命!币姸”痰热苏`會自己想要搶功,崔得勝急忙開口解釋。

    子仁聽完后思索了片刻,說道:“這樣也好,崔大哥你回去好生準備一下,明日負責統領民夫運送糧草!薄爸x將軍!币娮尤蕬,崔得勝急忙道謝。

    隨后子仁便開始選拔此次出戰的人員。想到這礦徒之中不煩兇悍之徒,而且開礦之處大多存有火藥,子仁未免部下出現無謂的死傷,決定此番出戰以火器制敵。雷鎮威的火器司盡數出戰,戰車鳥銃全部攜帶,火炮方面因炮手不足,僅帶著兩門中型弗朗機用于壓制對手。

    步兵方面,周大岐率領的那司人馬操練時間最長,當中不少都是子仁的舊部,此番就由其出戰。丁碧、王守官兩司人馬,則在堡內留守以防蒙奴趁機來犯。

    因鐵礦大多開設在山間之上,騎兵的速度優勢無法發揮,因此子仁僅挑選馬時楠那一旗輕騎兵出征。加上隨行的民夫,出戰人數在四百人上下。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子仁為了打好這標兵營組建后第一仗,備足了五日的軍糧和馬料。想著此戰可能要進山清剿,為防到時無處埋鍋造飯,連夜發動堡內婦女趕制兩千張煎餅,充作干糧讓兵丁們隨身攜帶,臨戰時直接食用。

    轉過天來,子仁早早便集合兵馬啟程出征。因長寧堡和遼陽城之間相隔著幾十里,未免多走冤枉路,昨日夜見子仁便同李如梅約定好了二人分頭出發,在鞍山以北的千山驛碰頭。

    這一路上山林密布,子仁為防不測,特意派馬時楠率輕騎沿路巡哨。路途雖然辛苦,但有子仁身先士卒棄馬步行,還不時同大伙閑聊幾句鼓舞士氣,將士們見到后無不買力,花費了三個多時辰終于趕到了匯合地點。

    李如梅早已在此等候多時,看臉色似乎有些悶悶不樂,子仁剛想上前解釋,就聽到一個不懷好意的聲音傳來:“你這紈绔子弟怎么比本姑娘來的還遲,難不成是昨晚偷偷去了‘春滿樓’,舍不得那溫柔鄉!”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