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三章 血海深仇

第三章 血海深仇

    正在子仁關注天色時,身旁的孫守經笑著說道:“如今蒙古韃子營內一團混亂軍心不定,子仁你這招使得漂亮!罢f到這時,突然聞到一陣異香,順著香味看去注意到城下有幾口大鍋正在煮著些什么,咽了咽口水問道:”子仁這鍋里油乎乎是什么?”

    子仁看出了孫守經的心思,急忙解釋到道:“孫軍門休要誤會這可不是吃食,蒙古韃子今日攻我北城時大敗而回,在城下遺骨百具。放著也是招蒼蠅,我就把他們拿來煉成了尸油,韃子再來充作焚敵之用!

    孫守經雖然久經沙場,初次聽到如此狠辣的手段,不禁臉色大變。子仁見負責熬制尸油的將士對此也有些微詞,便將他們召集起來,當著眾人的面說道:“絕非是我丁守明生性殘暴,此舉全是為了報當年蒙古韃子屠我華夏百姓之仇!

    見大家的紛紛投來不解的目光,子仁一臉憤慨的解釋道:“當年蒙古大兵南下功宋之時,往往對城內守將先行勸降。一旦勸降不成,蒙古人便會在陣前置數個鍋爐,將沿路俘獲的軍民不論生死全部投入鍋爐煉出尸油,并強迫幸存軍民將尸油涂到城墻上。

    城上守將不愿加害百姓,只得任由尸油涂在城上不放箭阻止。宋朝年間城門都為木質,磚石之間也澆有糯米汁做粘結,大火一起數日之內,城墻、城門便會被焚毀。

    蒙古韃子西征習得回回炮后,變本加利用回回炮裝好尸油投入城內,隨后在放火箭攻城。尸油引火無法用水撲滅,害的無數忠于大宋的軍民枉死在烈焰之下,此等血海深仇安能不報!闭f罷,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城垛之上,瞬間就有鮮血順著指縫流淌了出來,再看子仁兩眼布滿了血絲,仿佛親眼所見當年的慘狀一般。

    “丁兄弟莫要動氣!”孫守經、金冠等人明白了子仁這是良苦用心,急忙上來勸解。

    子仁微微揮了揮手。示意自己并無大礙,定了定心神后繼續說道:“一時失態大家不要見怪,天色已晚大伙都早點歇息吧,養足了力氣明日韃子再來。就殺光幫狗東西!

    夜襲成功之后城內將士氣勢本就高漲,聽子仁往事重提眾人心中怒氣驟升,一時眾人紛紛振臂高呼:“對!殺光這幫狗東西!”城內一時軍心大振。

    ……

    一夜過后,子仁天剛亮便早早起身。一面沿北城巡視,一面叮囑眾人務必節約使用萬人敵。昨日一戰眾炮手緊張之下不知節制,拋出去了小一百枚萬人敵,把子仁手上本就不多的存貨用去了近兩成。

    安排妥當后,正準備抽空去東城交代周大岐、雷鐵蛋幾人守城事宜。這時候,聽到蒙古大營內有一陣哭嚎聲傳來。

    子仁抬頭望去,只見近千名衣衫不整的百姓正步履蹣跚的從蒙古人營內走了出來,以賴洪大、伯都為首千余名蒙古騎兵揮舞著刀刃,一面在他們身后驅趕,一面大聲呼喊著。

    這時幾名聽得懂蒙語的漢人,對著百姓們翻譯道:“蒙古人說了。我等只有助大軍破城池方可活命!闭f罷將目光轉向城頭,哭喊著說道:“城內的將士們,我們都是大明百姓,不幸被蒙古韃子掠去,千萬不要開炮!

    有些百姓動作稍慢,蒙古韃子手中的馬鞭便毫無憐憫的揮甩下去。迫于韃子的威脅,百姓們無可奈何之下只得一路向前。背負著油脂、柴火,哭喊著繞城而過,被驅趕往南門而去。

    若不是副總兵孫守廉已盡力將民眾集中安置,這些百姓大多是蒙古各部隨軍攜帶的苦力和工匠。蒙古韃子早就揮舞起了手中的馬刀。

    南門外一里左右便是河岸,賴洪大將這些被俘的百姓擋在自己身前,在南門外一百五十步開始結陣。長昂、腦毛大、白洪大等人率領大軍,在不遠處觀望。

    結陣完畢后。幾名年輕力壯的百姓在韃子的威逼下,對著城上大聲說道:“城里的人聽著,速速打開城投降,除丁守明一人外都可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大軍攻破城池,你等死無葬身之地!闭f完之后,百姓們一面央求城內將士開城出降。一面在韃子威逼下緩緩向南門逼近,開來準備火燒城門。

    孫守經、子仁、金冠等人這時都以率兵來到南城之上,十多門口徑不一的火炮也早以裝填完畢,黑洞洞的炮口齊刷刷對準城下的韃奴。只是,擋在他們身前的百姓,讓城上眾將實在無法下手。

    “驅民攻城,這等卑鄙的手段,到是這些蠻夷所長!”子仁心中暗叫了一聲,面沉似水的思考了半晌,叫過雷鎮威叮囑了幾句。雷鎮威領命立馬指揮炮手,忙碌的重新裝填起營內的虎蹲炮來。

    而子仁則將頭探出垛口,對著城下大聲喊道:“諸位鄉親!在下乃是昨日里派兵夜襲蒙營的丁守明。平虜堡乃是這蒲河之咽喉,一旦讓韃子攻破,蒲河南岸的諸堡將徹底暴露在蒙古韃子的鐵騎之下。那時我遼東鎮少不了一場腥風血雨,受害的百姓何以千,何以萬計!

    說到這里,子仁取下頭上的鳳翅將盔,解開了發髻,左手握緊了蓄留十余年的頭發,右手持刀怒吼道:“為將者守土有責,職責所在唯有同韃子血戰到底!闭f罷,揮刀斬斷的長發,一臉悲憤的說道:“我丁守明今日斷發為誓,凡屠戮我百姓之人,我就算追到九泉之下也定要痛飲其血,生啖其肉,必報此仇!開炮!”

    雷鎮威聽聞,立刻吹響了長哨,一時之間城上數炮齊鳴,南城瞬間被硝煙所籠罩。

    百姓們和蒙古韃子見城上開炮,紛紛起身躲閃一時陣腳大亂?僧斚鯚熒⑷ズ,卻發現火炮射出的不是彈丸,而是一顆顆蒙古韃子的腦袋。

    這時就見子仁披頭灑發的怒吼道:“鄉親們攻城是死,同蒙奴拼了也是死,反正都是一個死字。有這些畜生先行下地府給諸位墊背,何不就此和韃子拼個魚死網破!”說到最后四個字時,子仁嘴里發出已經不能算是人聲了。(未完待續。)

    PS: 。ㄖ袊闱颢@勝,有點興奮連夜碼字,今天晚上要補個覺。下一章明天晚上十點前更新,云臺寫書就是為了表達一點情緒和看法,有些劇情比較小眾,大伙有喜歡的,賞幾個推薦和收藏、有評必回。)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