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七章 韃子偷城

第七章 韃子偷城

    子仁不敢受此大禮急忙彎腰攙扶,見百姓們遲遲不肯起身,一臉焦急的說道:“鄉親們快快請起!保境安民乃是我等為將者的職責所在。見百姓有難,豈有坐視不救之理!”

    “對鄉親們這可使不得啊!蓖瑯邮潜蛔尤蕪拿晒湃耸种芯瘸龅睦罾狭策^來幫著勸解,見百姓們激動之下開始不住的對著子仁磕頭,話風一轉說道:“諸位我家將軍腿上有傷,大家要是一直這樣,將軍只得在這站著作陪對傷勢不利!”

    聽李老六這一說,大家才注意到子仁右腿上綁著夾板還支著拐杖,確是有傷在身,這才紛紛站起身來。鐵為能等幾位在百姓中頗具威望之人湊了過來,語帶感激的說道:“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我等被蒙古韃子害得家破人亡,愿投入將軍麾下效犬馬之勞,助將軍早日殺盡韃奴!

    子仁的武勇大伙有目共睹,在鐵為能幾人的帶頭下,百姓中過九成的人都表示愿意追隨子仁。

    子仁如今正在用人之時,見百姓們愿意投奔,笑著回道:“多謝大伙的信任,我丁守明保證不會虧待大家!闭f罷,看著丁守鐵說道:“百姓們在韃子那吃了不少苦,去幫他們弄點吃食,再幫著處理一下傷勢,稍后把他們登記在冊,晚點帶回堡內安置!

    “將軍你就放心吧!”丁守鐵領命,立刻下去操辦。

    不多時熱乎乎的白粥就端到了百姓面前,粥上還放著一塊油汪汪的咸肉,除此之外每人還領到了一個白面饅頭。百姓們在韃子營中吃苦受難多時,都快不記得上次吃到這樣的飯菜是什么時候,立馬風卷殘云的將吃食一掃而空。

    丁守鐵隨后帶人幫著他們一面處理身上的鞭傷,一面開始將眾人的所長逐一記錄下來。

    此番被蒙古韃子驅趕攻城的百姓在千人之上,子仁雖傾盡全力相救,不過仍有百余人枉死在亂軍之中,成功撤入城來百姓共有九百一十二人,其中八百余人加入了子仁麾下。

    蒙古韃子掠奪大明百姓時會將老幼屠盡。將有手藝和身強力壯的男丁留下,充作工匠和苦力。丁守鐵一番忙碌下來,發現救回的百姓中大半數都是軍匠、木匠、瓦匠等手藝人。余下的百姓也都是身強力壯,只是被韃子折磨的有些消瘦。只要調養些時日便可恢復。

    正在城下休息的子仁接報后大為欣喜。

    這時王命硬、李永芳二人走了過來,王命硬一臉沉悶的說道:“稟報將軍,此番出城救援我麾下的馬兵共計陣亡一十三人,十七人負傷正在全力救治,連日交戰下來人馬損失近半。唐要順也被韃子的箭矢射中了左肩。好在甲胄堅固并無性命之憂!闭f罷,王命硬滿臉不快的低下腦袋。

    蒙古韃子人多勢眾,為了救援百姓傷亡慘重也是在所難免,子仁嘆了口氣后,好言勸道:“王命硬莫要傷心,幾日來騎兵司屢立戰功,等打退韃子后我會將馬兵人數好生擴充一翻,到時再保舉你一個千戶的職位!

    聽子仁這么一說,王命硬這才又有了幾分精神。子仁這時注意到他身旁的李永芳臉頰上有一道傷痕,關切的問道:“永芳你這是怎么了?”

    聽子仁問起。李永芳立馬作答:“會將軍的話,蒙古韃子箭法刁鉆,我在城上沒放幾銃就被韃子盯上,韃子的箭矢貼著垛口射入,我一時躲閃不急被弓矢所傷!闭f到這時,心疼的呲呲了牙,繼續說道:“鳥銃手們雖有鐵甲護身,可是韃子的箭矢專射面門,鳥銃隊此戰有五人戰死大多是一箭斃命、另有七人負傷,傷處都在面門和咽喉救治不易!

    見精細操練出來的鳥銃手。這一戰就折去了半數。子仁雖然心疼,但是深知僅憑二十多桿鳥銃同韃子對射,傷亡慘重非戰之罪,勸解了幾句便讓李永芳下去休息。心中卻開始盤算著如何盡早自制鳥銃。讓韃子見識這排槍的威力。

    二人剛走,先前一直在北城戒備的王守官,見韃子遲遲沒有動靜擔心“妹夫”的腳傷,這會也前探望。見房內并無外人,后好言相勸到:“妹夫阿,下次臨戰時你可悠著點。別老是沖殺在前要不然有個三長兩短,我那師妹可饒不了我!

    “王大哥此言差矣!庇谐@層關系,子仁也沒拿王守官當外人,耐心的解釋道:“古語有云:為將者,當上識天文下知地利中通人和,當披肩執銳,勇于身先士卒,臨難不顧。王大哥行伍多年,無論是武藝還是臨陣經驗都不在我之下,以后只要能多花點心思在行軍打仗上,以后定有高升的機會!

    王守官都快四十歲的人了,在軍中摸爬滾打了多年難免有些惰意,知道子仁這是在有意敲打自己,笑著回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子仁這時繼續說道:“王大哥你晚點和周大岐派些弟兄將城外韃子的首級收割一下,完后好生修整,蒙古韃子搞不好今晚還會前來犯境。想著撿便宜的韃子都退走了,剩下的該和咱們拼命了!

    ……

    當日深夜,幾百名身穿皮甲,攜帶掛鉤的韃子借著夜色的掩護,悄無聲息的向平虜堡逼近。

    日間炒花、把兔兒二人雖然領兵轉攻他出,不過腦毛大、長昂、白洪大合兵仍有近三萬人馬,不愿就此收兵。覺得明人白天獲勝后定會疏于防備,決定派出族內精銳趁夜偷襲。殺散守夜的明人后,打開城門放大軍入城。

    率兵偷襲北墻的乃是長昂手下千夫長‘只克’,這一路小心謹慎接近到城下三十步時見明軍仍未察覺,只克心中不禁暗喜,這時突然感覺腳下的地面變得泥濘了起來。

    夜襲時不敢攜帶火把,只克借著暗淡的月光低頭觀瞧,發現地面仿佛是被什么油水浸濕。

    正在城下韃子納悶之時,城墻上準備以久的子仁大聲說到:“放!”

    那海、馬時楠等擅射之人,立刻點燃了弓矢上纏繞的引火之物。一支支火箭猶如流星般劃過天際,射向韃子腳下被尸油打濕的地面。(未完待續。)

    PS: 。ㄏ乱徽旅魍硎c前更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