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十四章 一寸城墻,一寸血

第十四章 一寸城墻,一寸血

    宮圖詭計多端,不愿以身犯險,帶領弓手在城下放箭壓制,阻止城上明軍來援的同時,派出一名親信百夫長率兵沖進了城內。

    百夫長一馬當先,順著城墻倒塌后留下的緩坡,從缺口處策馬殺了進來。見周大岐上前迎戰,揚起彎刀沖他揮砍過去。

    “錚”一聲金屬撞擊聲響起,周大岐當場被震得雙臂發麻,手中長槍幾乎要脫手飛出,心中暗叫一聲“這韃子竟然如此難纏!”。他身后一名旗總趁著百夫長一擊出手之后的間隙,雙手緊握腰刀奮力上前,準備一刀結果了這韃子的性命。

    眼看隊總這一刀就要砍中韃子時,突然感到腳部一震,緊接著一陣穿心的疼痛傳來。原來是一名韃子趁其不備放箭偷襲,一箭將隊總的小腿射穿。

    腳下不穩,旗總的刀勢不得以慢了下來。這會覺得眼前忽然有一道寒光閃過,緊接著咽喉傳來一絲涼意,低頭一看,只見一道鮮血從咽喉噴涌而出,百夫長已經揮刀而過。

    旗總雙手緊捂傷口,一臉不甘的倒在了地上。見上官戰死,他手下一名叫‘武高揚’的隊長撿起一支三眼銃當大棒使喚,狠狠的砸向百夫長的馬頭。

    這一擊勢大力沉,三眼銃上突起鐵釘將馬頭砸的是鮮血淋淋。馬匹立時栽倒在地,將百夫長重重的摔了出去。

    不待百夫長起身,周大岐快步上前一槍刺入他的腹中。這韃子倒也混橫,雙手緊握尚未刺入腹部的槍身,仍強撐著掙扎。好在武高揚立時趕到,掄起三眼銃掄向其頭部,當場將百夫長砸得破顱而亡。

    “小心!”武高揚還未來得及欣喜,周大岐高聲叫道。

    這時一聲利箭破風的聲音傳來,武高揚就感到后背一震,向前栽倒在了地上。多虧武高揚身上披的鐵甲堅固箭矢入體不深,隊內的兵丁也及時趕到將他救下,這才保住一條性命。

    一時間。數騎韃子從缺口處殺入,同兵丁們混戰成一團。將士們深知破城之后絕無活路,義無反顧的用生命抵擋蒙古騎兵前進的步伐。

    一名被韃子用板斧砍斷雙腿的長寧堡兵丁,強忍著劇痛用左手支撐起身體。右手揮刀斬斷了韃子馬匹的后腿。隨著一聲馬嘶響起,馬匹應聲倒地,將韃子甩在長寧堡兵丁身前。

    劇痛之下這名兵丁失去了理智,棄刀之后死死抱住韃子的頭顱,張口便咬向敵人的鼻子。韃子吃痛之下。雙手重重的捏在了長寧堡兵丁的傷口之上。

    “!”兵丁腿部疼痛難忍,頭部發力一扯,硬生生將蒙古韃子的鼻子咬了下來。

    “呸!”士兵帶著滿臉的鮮血,一口吐出了嘴中的人耳。怒吼一聲后,張口又狠狠向著韃子的面門咬下去。

    身下韃子驚恐難耐,雙拳發力死命的捶打向兵丁的面門。誰知這兵丁仍舊是緊咬牙關,韃子無法忍受臉上的疼痛,放棄了錘打。雙手抱住長寧堡兵丁的頭部,死命的拉扯想讓他松口。

    長寧堡兵丁這時已是怒氣沖天,雖然生命隨著腿部流血不止。正在逐漸消退?墒侨耘f怒目圓睜的死命咬住身下的韃子。

    “刺啦”一聲,兵丁從蒙古韃子的臉上咬下一塊血肉,這時再也支撐不住昏厥了過去。

    韃子口中發出一聲已經不能算是人聲的哀嚎,捂著已經是血肉模糊,還漏出一塊森森白骨的臉頰,痛苦的在地上來回翻滾。片刻之后便失去生命的氣息,居然活活的痛死了過去。

    “援兵怎么還不來!”見韃子源源不斷向缺口處涌進,周大岐心知這樣同韃子騎兵交手太過吃虧,大聲叫喊道:“藤牌手、長槍手隨我上前,掩護三眼銃手開火!”說罷。提槍將一名韃子挑落馬下。

    幾名藤牌手得令,立刻上前舉盾抵擋。這時一名韃子看出了便宜,揮舞起手中的狼牙棒朝著一名藤牌手沖了過來。

    棒帶風聲,帶著千鈞之力砸在了藤牌之上。藤牌手的持盾的左手當場被震斷。被狼牙棒掃飛的同時,怒吼了一聲后昏死了過去。

    一擊得手之后,這韃子本想憑借力大繼續逞兇,這時就看到明人舉起一根帶有三個洞眼的‘狼牙棒’對準了自己。不待韃子作出反應,三個洞眼接連噴射出火舌。

    隨著銃聲響起,持狼牙棒的韃子身上接連濺起數朵血花。瞬間倒地氣絕。致死也未能弄明白,為什么這‘狼牙棒’能夠射出銃彈。

    城墻塌陷后留下的缺口不過十步,隨著三眼銃接連發射,數名韃子中彈后倒在了缺口處。加上缺口左右兩面城墻上的兵丁頂著韃子的箭矢,不斷將雜物推下城來堵塞缺口,將韃子沖擊的勢頭稍事緩解。

    此時闖下大禍的金冠也反應了過來,喝令手下兵丁放快槍,神機槍射殺韃子的同時,帶著家丁沖到了周大岐身旁同韃子鏖戰起來。二人合兵后,勉強在缺口處建立起了一道防線。

    一名手持大刀的韃子,策馬沖到城下后被同伴堵在缺口外無法殺入。這韃子靈機一動打馬沿城而走,尋了一處防備松散的城墻,在馬背上站立而起,縱身一躍,攀上了平虜堡那本就不高的城墻。

    直到他翻身上城后,兩名在城上留守的長寧堡兵丁這才察覺到,持槍從左右兩側同時刺來。

    只見這名韃子毫不驚慌,手中的大刀左揮右擋,鏜開兩支長槍。雙腳站穩之后,揮刀向著左側那名長槍手砍去。蒙古韃子此時已經近身,長槍近戰時難以發揮作用,韃子正想著一刀取了長槍手的性命,一支長槍從右側閃電般殺到。

    韃子不敢托大,迅速后躍躲閃。誰知腳尖尚未著地,右邊那桿長槍已經刺到了胸前。

    這韃子久經戰陣瞬間變招,順手用刀柄擋開了直刺而來的槍尖。落地后趁著兩名長槍手來不及反應,快走了幾步肩膀發力,將右側那名槍手撞得仰面朝天,后腦著地“咣當”一聲,重重的摔在城墻上。一擊得手后韃子調轉目標,將大刀劈向了左側那名長槍手。

    眼見韃子即將逞兇,一支箭矢穿喉嚨而過。韃子搖晃幾下后便摔倒在地,臨死前雙手仍不忘死死握住刀柄,逐漸失去生機的雙眼,滿是痛苦的瞪著天空。

    是子仁帶領援兵,在城下韃子不斷的放箭阻攔下殺到。緊隨在子仁身后的馬時楠見形勢緊急,不待自家將軍下令張弓取了韃子性命。

    見缺口外擁擠著不計其數的蒙古韃子,子仁大喊一聲:“倒!

    丁守鐵和鐵為能得令,立刻將剛剛燒制出來的一鍋鉛水,向著城下潑灑了出去。(未完待續。)

    PS: 。ㄏ乱徽旅魍硎c前更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