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十七章 城頭血戰

第十七章 城頭血戰

    無需子仁再多做解釋,定是蒙古韃子趁著城上兵力空虛攻了上來。此時平虜堡內大半的兵將都云集在缺口處,守衛左右兩翼城上的兵丁不足,情勢危急之下眾人立刻按照子仁的吩咐各行其事。

    子仁緊握佩刀,剛準備起身上城迎戰。誰知右腳剛邁出一步,身軀便猛得一震,立馬停下了腳步,再看子仁的頭上,瞬間出現了幾顆綠豆大小的汗珠。

    “將軍!你腿上有傷這幫韃子讓我來收拾!本驮谧尤噬砼缘耐趺部闯隽藥追侄四,一臉焦急的說道。

    “命硬兄弟說的對!蓖跏毓贀淖约颐梅虻陌参,一同起聲應和道:“將軍你殺的韃子不少了,這次該換我老王立功了!

    “胡說什么!”子仁皺著眉頭回了一句,聽到城上的喊殺聲愈演愈烈,滿心焦急的說道:“將士們正在同韃子浴血鏖戰,為將者怎能因一點小傷而畏縮不前!”這時忽然想起了什么,轉過身來高聲說道:“馮把總你帶兵去巡視南、北、西三城,一旦敵情有變速速鳴炮示警,切莫讓韃子偷得了城池!

    說罷,從地上撿起幾支韃子射來的箭矢,揮刀砍去箭頭和箭尾,用繩子捆扎在右腿上制成簡單夾板,強撐著傷痛率兵趕去城上增援。

    王命硬看著子仁每跨出一步,頭上的汗珠便會增大幾分,靈機一動拿起一桿三眼銃遞了過來。子仁明白了部下的一番好意,也不多做推辭,用這三眼銃當柺棒使喚,往城上挪步而去。眾將見子仁帶傷上陣士氣大漲,以王命硬、王守官、谷子興三人首當其沖,揮舞著兵刃怒吼著向城墻上殺去。

    此時城上已經鏖戰了起來,雷鐵蛋已經領人去城下搬運火箭,此刻領兵在左翼城上同韃子鏖戰的乃是丁守鐵、馬時楠、那海幾人。眾人的注意力本來都集中在缺口處,等察覺到韃子逼近城下時,滅虜炮因射角限制已經無法發射。

    馬時楠、那海本想善射之人放箭殺敵。哪知道蒙古韃子早以在城下張弓以待。兵丁們剛一露頭,城下立時就有箭矢射來。

    騎射乃是蒙古韃子的看家本領,射出的弓箭可是又狠又準。不是直取面門,就是射往頸部、雙眼等要害之處。

    子仁雖傾盡全力為將士們配置甲胄。哪怕是隨軍的民夫,都在身前胸后各披掛了一面精鐵打制的護心鏡,用來保護要害。但是苦于面門沒有阻擋,兵丁們躲閃不急,被韃子這一輪箭雨下來。數十名兵丁哀嚎這中箭倒地。城上兵丁隨立馬將傷者抬下去救治,不過韃子的箭頭上都沾上屎尿的污穢之物,其中不少人恐怕是性命難保。

    馬時楠還算是走運,剛探出頭去向城下張望,就發現一支弓矢直沖他眉心而來。馬時楠將頭猛得一縮,銳利的箭矢擦著他的頭盔飛過,被鐵盔彈開后改變了方向,不知飛往何處去了。

    那海也被一支箭矢射中面頰,好在他閃身及時。利箭僅是從其右臉頰劃過,帶走他半拉耳朵的同時。在臉上留下一道外翻的傷口,鮮血噴涌而出。雖然看上去滿臉的鮮血很是猙獰,好在并無性命之憂,仍可繼續作戰。

    經過這一番波折下來,馬時楠、那海心有余悸之下紛紛彎低身子,用漢蒙兩語大聲呼喊著兵丁依靠女墻、布幔藏身,同時換過短刃,準備和韃子近身廝殺。

    萬人敵雖然此時能夠殺敵,不過韃子箭雨密集,丁守鐵擔心萬人敵被利箭射裂后會誤傷己方。嚴令兵丁不許拋投,轉而帶人開始匆忙的加熱金汁。

    見韃子逐漸逼近,藏身在布幔后方的馬大眼殺敵之心不死。覺得這布幔擋住了垛口處不好放箭,稍微將布幔拉開了一點。沒等他張弓搭箭,立刻就有多支箭矢向他飛來。

    好在這小子還算機靈,臨戰前都會在左臂綁上一面盤子大小的精鐵圓盾。聽到破風聲傳來,馬大眼立刻抬起手臂阻擋,擋下了射向面門的箭矢。不過仍有一支勢大力沉的破甲箭射穿他的了左肩,馬大眼中箭止不住身形。向后飛出了幾步栽倒在地。

    見城上的明人被徹底壓制,蒙古韃子趁此時機,或在城下架梯,或直接往城上拋擲繩索、鐵鉤,開始攀城。

    有一名腦毛大的親衛百夫長,身穿一身黑鐵盔甲,外套著一件厚實的皮甲,首當其沖來到了城下。身旁還跟隨著幾十名蒙古各個身披厚甲,手中緊握著锃光瓦亮兵刃,開始爭搶恐后的向城上攻去。蒙古韃子始終覺得明人不堪近戰,只要能夠攀上城墻這破城便是指日可待。

    在他們身后還站著一個十夫長,頭上帶著一頂火紅的鐵盔,正大聲吼叫著指揮余下的韃子,對著城上放箭不給明人露頭反擊的機會。

    親衛百夫長自恃力大,見梯子上擁堵不堪,拿出繩索在猛輪了幾下后往城上拋去。繩索套住城垛后,百夫長用力拉扯了幾下,確認固定妥當后這才口銜兵刃,四肢發力開始往城上爬去。

    百夫長雙手剛剛搭上城垛,本想要發力一躍翻上城來,忽然感覺有什么東西抵住了自己的胸口。趕忙低頭看去,只見一根大鐵棒子正頂在自己的胸前。

    是丁守鐵看到繩索扔上來后,便彎腰躲在了城垛后面,隨手撿起了一桿三眼銃埋伏在此?吹讲t望口被人影擋住后,立馬將三眼銃順著瞭望口伸了出去,頂在韃子胸前的同時,點燃了火繩。

    隨著“砰砰砰!”的三聲銃響,這么近的距離再厚甲胄也保不住韃子的性命,數發滾燙的銃彈穿透韃子身上厚甲,射入了百夫長的胸膛。

    百夫長就感覺胸口仿佛是被公牛撞上了一般,口中噴出一股鮮血之后,雙手失去了力氣。從城上墜落而下,雙眼無光的看著這座他永遠無法征服的城池。

    “早知道只點一根火繩就好了!笨粗^子墜下城去,丁守鐵小聲嘀咕了一句,這時看到有幾名身穿厚甲的韃子,正手持利刃,頭上舉著木盾三步并作兩步向城上爬來,隨即大喝了一聲:“倒金汁!”(未完待續。)

    PS:  下一章明日下午三點前更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