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二十七章 是守、是援

第二十七章 是守、是援

    見有了敵情,眾人立刻趕奔東城查看,觀察了片刻后子仁語帶不解的問道:“諸位此次狼煙若隱若現,而且未聞炮聲,看來蒙古韃子兵鋒離此甚遠,不知是哪處屯堡遭敵圍攻?”

    孫守經摸著下巴說道:“從狼煙燃起的位置來看,應當是東面的蒲河所下屬的墩臺!

    子仁追問道:“不知此處有多少兵馬駐防?可有堅城可守?”

    沈陽衛土生土長的馮文升開言道:“蒲河所乃是沈陽左千戶所城,因地處要害設有備御公署,加派備御一人鎮守。正統二年建城,城墻周長三里零一百八十步,開有南北二門。修有深一丈,闊二丈的護城河,城高一丈七,算的上是一座堅城!闭f到這時,馮文升思索了片刻,隨后說道:“守軍方面,蒲河所治下共有邊臺、墩臺二十二座,瞭守官兵百余名。加上蒲河所城內的七百多人馬,兵馬共計在八百人上下!

    子仁聽完沉默了片刻,說道:“此處守兵中缺額多少?守城將領是否敢戰!

    遼東鎮各堡軍戶逃遁嚴重,各堡守將怯敵畏戰早以是路人皆知,但子仁問的如此直白,馮文升一時愣在了那里。

    這時金冠接過了話茬:“蒲河所備御是曹錫遠的親弟弟曹錫選駐守,這兄弟二人視財如命對治下百般盤剝,堡內的軍戶逃遁過半,余下的也大多疲不能戰,估計也就他手下的五十來名家丁拿得出手!

    “混賬東西!”子仁咒罵了一聲后,想著曹家雖然可恨,可是蒲河所的軍民們可都是大明的百姓,看向孫守禮、孫守經兄弟,問道:“此戰有孫三哥掛帥,正好孫二哥也在此,兩位都是沙場猛將,不知有何打算!

    子仁不說,孫守經都快忘了自己是主將。摸了摸胡子說道:“韃子退的太過突然,為防其中有詐,還是先派出哨騎摸清韃子的動向,到時再決定是守、是援。不知大伙意下如何?”

    謀定而后動,孫守經所言同子仁不謀而合。眾人商議后由孫家兄弟,挑選二十名熟悉周邊地勢的夜不收,前去打探敵情。蒙古韃子人多勢眾,平地接戰獲勝把握不大。另派出哨騎給沈陽的孫守廉報信,讓他催促郝杰盡快來援。

    這時蒲河所備御曹錫選,卻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孫守廉前幾日便以傳訊眾將堅壁清野,可是這姓曹的看出韃子攻擊目標乃是平虜堡一帶,對此不以為然。加上蒲河所周邊不下三成的軍屯都被他收入囊中,未防誤了農時拒不執行將令,各處邊臺、墩臺的人馬都沒有及時撤回。

    結果蒙古大軍突然到來,僅一個時辰就有多處墩臺被攻破,軍民死傷慘重。曹錫選見大事不妙,急忙下令各處尚未被圍的守軍撤入蒲河所。誰知各墩臺守軍剛剛退入城內。蒙古韃子便以殺到,將蒲河所圍得是嚴嚴實實?粗峭馊祟^攢動的蒙古大軍,曹錫選頓時陷入了驚慌。

    好在蒲河所千戶‘韓原善’及時站了出來,將堡內軍兵和軍余組織起來,共計有青壯八百余人,分發兵刃甲胄。同曹錫選各領一半人馬,分別駐守在南北兩門。并將蒲河所內‘軍器局’,所藏的銃炮全部搬上城頭,準備憑城死守等待援兵。

    城內軍民深知城破后必是一場滅頂之災,有了主心骨后立馬開始緊張的備戰。曹錫選這會也緩過神來。心知大明殺起失地的將領來毫不手軟,只得硬著頭皮帶領家丁上城,并派出心腹殺出重圍向兄長求援。

    腦毛大、長昂、白洪大這幾日在平虜堡下吃盡了苦頭,一路之上攻城破堡收獲頗豐。部屬的士氣恢復了不少。見明人出城求援,白洪大殺性大起,舉起狼牙棒高聲說道:“諸位看我如何殺盡這群明狗!”

    這時就見腦毛大微微一笑,不動聲色的說道:“安達誅殺明狗時千萬留下幾個活口,放他們去搬救兵。這周邊地勢平坦,便于發揮我草原勇士的騎射之長。明人不怕死盡管讓他們來吧!闭f道這時,腦毛大轉過身來,看著身旁說道:“宮圖你派出的哨騎可有回報?”

    “回兄長的話!睂m圖為了讓長昂、白洪大聽得清楚,有意將聲音提高了幾分,說道:“平虜堡的明人還沒有動靜,但只要他們膽敢出城救援,定讓他們有來無回!”

    “哈哈哈……”

    說罷,腦毛大兄弟二人放聲大笑了起來,長昂、白洪大會意紛紛一同起聲附和,多日來屢攻不克的陰霾,瞬間煙消云散。

    此時平虜堡內,夜不收出城之后,子仁想著無論是守是援,整軍備戰終歸沒錯。下令全軍清點火器、火藥、箭矢,同時打磨兵刃,修補甲胄,隨時準備應戰。

    一番清點過后,發現營內火藥、彈丸還余有七成左右,支撐幾日應當不成問題。到時守城用的萬人敵消耗了不少,加上贈予了金冠、孫守經、馮文升每人五十枚,僅剩不到百枚。

    子仁未防不測,讓馮文升調撥了一些陶罐過來,指揮軍匠們往其中裝入火藥、鐵蒺藜后封口,半個多時辰便趕制了百余枚出來。這陶制萬人敵雖然安全性和威力不如鐵制,不過這便于制造的特點充分體現了出來。

    馬大眼用臂盾保住性命一事,讓子仁頗受啟發。命鐵為能帶領被救工匠,臨時打造了一批直徑一寸的臂盾。分發給除藤牌手之外的兵丁,用皮繩綁扎在左臂上,希望可以減少一些傷亡。

    為了出援做好準備,平地同蒙古韃子交鋒,獨輪戰車派得上大用,雷鐵蛋的戰車旗僅有八輛大為不足。子仁命丁守鐵將隨軍運糧用的獨輪車,前方釘上兩面虎牌,改造出了二十多輛。臨戰時直接打開‘虎口’,點燃虎口內暗藏的火箭即可殺敵。

    準備妥當后已經臨近申時,見派出巡視的夜不收遲遲沒有回來。

    正在孫守經焦急不以,正要再派出一隊人馬前去巡哨,這時先前派出的人馬終于回來了。二十名夜不收僅回來了十三人,而且人人帶傷。此外還有兩人看著面生,詢問過后才知道是曹錫選派來求援的家丁,被夜不收順路搭救了回來。

    只見這二人滿身鮮血,身上還掛著韃子的箭矢,下馬之后齊齊跪倒在地,哭喊道:“幾位將軍,求求你們發發慈悲,救救蒲河所吧!”

    (五一節前天天加班忙成狗,明天請假一天,周六上午十二點前更新。)(未完待續。)xh:.147.247.73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