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二十八章 男兒志

第二十八章 男兒志

    孫守經、孫守禮、金冠等人聞聽頓時沉默不語,此戰眾人的首要職責是固守平虜堡,不讓韃子渡過蒲河。此時援兵音信全無,就憑城內的這點兵馬,冒然出兵稍不留神還有全軍覆沒之危。

    這時子仁站了出來,問道:“蒙古韃子有多少人馬,你二人估計蒲河所能堅守多久?”

    兩名家丁這一路被韃子追的甚是狼狽,一行七人折去了大半,哪有功夫去數敵方人有多少人馬,一人說韃子在萬人左右,一人卻說韃子在五萬以上。至于這蒲河所能守幾日,兩人的答復確是十分統一,不到兩日。

    孫守經幾人一聽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唯有子仁嘴角微揚的說道:“來人,去把曹錫遠叫來,親弟弟被困他這當哥哥的可不能光在床上躺著!闭f罷,叫過幾名出城打探的夜不收詢問敵情。

    能充當夜不收的兵丁,都是遼東鎮邊軍當中的精銳,因要不時深入草原打探蒙古韃子敵情,其武藝和機警自然毋庸置疑?墒谴朔采诰尤徽廴チ嗽S多,讓子仁不免有些懷疑。

    據夜不收隊官孫耀宗所說,他們這一路上不時遇到小股蒙古哨騎,不過韃子同他們打了個照面便走,并不出面攔阻。直到他們接近蒲河所地界,接應到了前來求援的家丁后,才遭到數百騎蒙古騎兵的四面圍攻。不過韃子絲毫未盡去全力,否則大有可能一個都回不來。

    幾人中年齡最長的孫守禮突然開言道:“韃子這是早有防備,故意放哨騎回來給咱們報信,依我看韃子圍城是假,誘我們出城圍點打援是真!

    子仁想了一想,將目光轉向馮文升問道:“不知蒲河所周邊地勢如何?離此距離多遠?”

    馮文升急忙答道:“蒲河所立于沈陽城北四十余里,修筑于蒲河北岸一處高地之上。平虜堡去往此地有兩條道路,其一直接沿蒲河北岸,路程在四十里左右。其二是繞道蒲河南岸,不過路程要遠上l兩成!

    丁守鐵見子仁聽到可從蒲河南岸繞行時,眼中有光芒閃爍。小聲勸道:“將軍此戰兇險,還望您三思!

    子仁如要發兵救援,勢必要同蒙古韃子于平地交戰,王命硬、周大岐、雷鎮威、王守官幾位把總。臉上也浮現出一絲擔憂。

    子仁看出了部下心中的顧慮,凌然的說道:“諸位我等堂堂漢家兒郎,只是畏縮在城內據守,不敢同蒙古韃子正面交鋒,朝廷養我等何用!我到要讓這群韃奴看看。遼東鎮到底有沒有敢戰之兵!”說話的同時,子仁目光掃向沈陽衛諸將。

    “好樣的!”孫守經被子仁激得戰意大起,拍著胸脯說道:“這兩天守城可夠憋屈的,跟教子拼命算我一個!”

    孫守禮知道弟弟的脾氣,這時就算出言勸阻也是無濟于事,悶聲不響的站在了一邊。

    同子仁相識時間最長的金冠,語帶不解的問道:“丁兄,你剛同曹家結下梁子,加上又是客兵出戰,這蒲河堡就算失守也怪不到你頭上。又何必著急去救!

    “曹家私仇也,殺奴乃吾等男兒之志!孰輕孰重?”子仁反問道。

    既然主意己定,堡內眾將派出哨騎給沈陽傳訊的同時,開始緊急的準備起來。子仁和孫守經各選五百人馬,共計發兵千人。余下人馬交由孫守禮率領駐守平虜堡,子仁將臨時趕制出的萬人敵盡數留下,韃子要是趁機來犯也夠他們喝一壺的。

    新兵未經過戰火的考驗,擔心他們未戰先潰,子仁將周大岐、王守官兩司中的老兵,抽調出來每司整編成了三旗人馬。每旗配獨輪戰車四輛,兩司合計步卒三百二十余人。

    加上王命硬騎兵司尚存的五十余騎,和雷鎮威的火器司全體,人數只多不少。眾人立刻依命行事。整個平虜堡瞬間忙碌了起來。不多時,一隊隊戰兵便集合完畢,隨時準備出發。

    為了加快行軍速度,子仁此戰除醫官外不帶非戰斗人員。全體出戰兵丁攜帶煎餅兩斤,加上隨身的肉丸,可供將士們食用三日;鹌魉镜膬砷T中型弗朗機太過沉重推運不便。子仁此番不予攜帶,到是將金冠手上,那四門百斤左右的小樣弗朗機借來,由隨軍馱馬負責裝運。

    甲胄方面,子仁手上本就富余。加上連日惡戰下來,又從蒙古韃子哪里有繳獲了不少。經過軍匠的緊張修補,又增加了四十余副鐵甲可用。此番出戰步卒、騎兵全部身披鐵甲,火器司的銃炮手們,則統一著裝鑲鐵棉甲。

    因時間緊急,許多甲具只是在破損處釘上一些甲片、鐵葉,看上去多少有些破舊。不過只要能防住韃子的刀箭,這時也顧不得這些。

    因有蒲河阻攔,韃子的兵鋒被擋在了北岸。子仁未免出現意外,還是讓孫守經先行派出夜不收,打探南岸一帶的情況。

    趁此空閑,子仁下令本部出戰人馬匯合到校場訓話。雖然這幾日屢戰屢勝,但是脫離了城墻的保護,還是讓很多軍士心中不安。

    子仁一臉森然的看著臺下,一隊又一隊將士戰列成排軍容嚴整,片刻后大聲說道:“武高揚、鎮力行、……,上前聽賞!

    話音落地,只見八名臨戰立功的將士走上前來,依次立在子仁身后。

    就見子仁高聲說道:“武高揚為上官復仇手刃韃奴,授旗總一職賞銀百兩。鎮力行發炮殺敵有功,授隊總一職賞銀五十兩……”將這些有功之人一一封賞完畢后,當著眾將士的面,將白花花的賞銀親手遞了過去,還不忘輕拍幾人的肩膀以示鼓勵。

    雖然王命硬、周大岐等人功勞更大一些,不過子仁深知,沒有什么比看到日夜相伴的同僚,因殺敵立功臨陣受到封賞,更能鼓舞將士們的士氣。直視著臺下的兵丁們的炯炯目光,繼續說道:“此次出城救援,我知道大家多少心存顧慮。蒙古韃子為禍大明數百載,野地交戰確實不好對付!

    說道這時,子仁有意停了下來,給丁守鐵使了個顏色。

    守鐵會意,將裝著韃子腦袋和銀兩的大箱子抬了上來,傾倒在了將臺上。韃子的臉上仍舊帶著臨死前的痛苦,在銀光的反射下甚是扎眼。

    子仁目光如鷹隼般,掃視了一眼眾人,大聲喝道:“不過那又如何,這幾日韃子還不是在城下碰的頭破血流,為我們鋪出了一條加官晉爵、封妻蔭子的前程,大伙可有志向隨我出城殺敵!”

    出于對功名利祿的渴望,將士們心中的不安瞬間煙消云散,在王命硬等人的帶領下,聲嘶力竭的振臂高呼道:“殺奴~必勝~”

    在一旁觀看的孫守禮,孫守經等人,心中不禁佩服道:“好一支虎狼之師!

    (下一章明天十二點前更新)(未完待續。)xh.73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