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二十九章 可以賣的隊友

第二十九章 可以賣的隊友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F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經過子仁一番鼓舞,麾下將士頓時戰意高漲。子仁和孫守經召集眾將商議后決定,讓將士今夜好生休息,養精蓄銳明日五更出發,預計申時左右便可抵達蒲河所一帶。

    二人手下兵馬有限,沖破韃子的包圍把握不大,暫定在蒲河南岸扎營,同北岸的蒲河所隔河相望。牽制蒙古韃子,讓他們無法全力攻城。同時為城內守軍鼓舞士氣,希望可以堅守到援兵抵達。

    金冠、馮文升擔心子仁此行勢單力孤,本想從手下抽點部分兵馬一同出戰。不過子仁擔心韃子去而復返,覺得平虜堡還是留重兵把守為妙。除了從兩人手上借調了一些馱馬外,婉言謝絕二人出兵的好意。

    “子仁老弟,老哥哥有一事相求!北娙松⑷ズ髮O守經找到子仁,見四下沒有外人,支支吾吾的說道:“不瞞你說,我沒有你這么厚的家底,不知可否借我一些銀兩,給手下弟兄們鼓鼓勁。放心我不白你的,拿韃子的首級作押!

    孫守經為人正直,從不克扣兵丁的糧餉,子仁見他卻有難處,客氣的回道:“孫三哥這就見外了,在下正有一計可振軍心!闭f罷,拉著孫守經耳語了幾句。兩人達成一致后,叫過孫守禮、金冠、馮文升眾人一同合謀了起來。

    曹錫遠挨了子仁一腳傷的不輕,聽聞弟弟有難也顧不得養傷,自己手頭能戰之兵也就五百人上下,獨自出兵毫無勝算。這會騎不了馬,找了輛馬車代步趕奔平虜堡。下車后,兩腿趴得像只螃蟹似的,拉下臉來請堡內眾將發兵救援。

    “都說我孫子是裝死,你看這不就好了嗎?”子仁下腳時使了暗勁,曹錫遠表面上傷的不重?墒悄I經以傷必定絕后,見他的滑稽模樣,似笑非笑的說道:“曹指揮這是要帶傷上陣?我丁守明佩服!”

    “將軍你佩服他干什么?”王命硬舉著一支三眼銃,壞笑著說道:“要我看這姓曹的定是回去縱欲過度。聽說他那幾房妻妾早以被弄得‘松不可言’,估計我把營內的三眼銃塞進去,都可暢行無阻!薄斑得是加上鐵釘的,不然都碰不到邊際!敝艽筢渚率恼f道。

    再看金冠這會已經笑得是前仰后翻。孫守禮為人謹慎,不愿得罪曹錫遠。強忍著未笑出聲來,結果把臉憋的是通紅。馮文升乃是曹錫遠的屬下,此時不便露面,也躲在屋后暗自偷笑。

    “什么松不可言,你們這話我怎么聽不明白?”孫守經故作不解的說道,見曹錫遠氣鼓鼓的樣子卻又不敢還嘴,故作好意的說道:“曹將軍,絕非我等見死不救,只是這幾日守城下來將士死傷慘重,實在無力出兵救援啊!闭f完后。一臉為難的搖了搖頭。

    曹錫遠挨了一通暗損,見兩人不愿發兵,沒好氣的說道:“這蒲河所要是有失,我曹家自然脫不了干系,不過在座的諸位也都沒好果子吃!

    “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子仁針鋒相對的頂了一句后,立馬板起一張臉:“我丁守明是客兵來援,奉孫副總兵的將令協守平虜堡,幾日下來浴血沙場斬敵無數,你曹家人守的城池丟失與我何干?”

    孫守經也不甘示弱的說道:“我等同韃子苦戰數日,到是你小子每日龜縮在城內,F在到來興師問罪,姓曹的你當我們孫家是好欺負嗎!”

    曹錫遠本想還嘴,可是仔細一想二人所說確有道理,正在皺眉不展時。笑夠了的馮文升跑了進來,好言相勸:“諸位大家都是同僚,曹指揮一時氣急,大家不要千萬見怪!

    子仁為了合伙對付曹錫遠,私下贈予了馮文升十枚首級。馮文升自然是心中有數,依照子仁的吩咐小聲說道:“蒲河所內可還開有‘蒲河書院’。一旦城破書院被毀,生員有所死傷,到時御史們彈劾下來,此事非同小可!”

    此話一出,成為了壓死曹錫遠的最后一根稻草。子仁和孫守經有軍功護身,加上有李家的庇護,此戰稍有閃失,出去頂罪的肯定是自己這衛指揮使。思索了片刻,一臉不甘的說道:“丁將軍,孫將軍前面曹某多有冒犯,在下愿出五百兩紋銀作為賠罪,還望兩位不要見怪。出援一事~”

    子仁繃著臉看著曹錫遠,說道:“曹指揮,你這賠罪的誠意可不足啊。你今天踹你一腳,害的我腳現在還腫著,現在這化瘀的活血散可不便宜……”

    “我要去巡視城防,告辭!”孫守禮實忍不下去了,捂著嘴跑了出去。

    聽子仁這么一說,曹錫遠氣得都開始打起哆嗦,把心一橫說道:“再加五百兩銀子,給丁將軍買活血散,不知道將軍可曾滿意!

    子仁微微點了點頭,笑呵呵的說道:“這些倒是夠了我買活血散了,不過出援時的軍械、糧草損耗,還有將士們的賞錢怎么算?”

    “丁守明,你別太過份!”為了把戲演足,馮文升橫眉豎眼的站了出來。

    “就這么點銀子,每名兄弟都分不到一兩,你們算盤可打的真好!”平日里最會精打細算的丁守鐵站了出來,指著曹錫遠和馮文升的鼻子反駁道。

    “文升!”擔心激怒子仁,曹錫遠立刻叫住了下屬。他心中雖已作好準備,要被宰上一刀,但是萬沒想到會被宰得這么狠,咬著牙看著子仁的方向說道:“還請丁將軍你受累,算了一下到底還要多少銀兩,才肯發兵出援!

    子仁嘴角微揚,看著臉色有些漲紅的曹錫遠說道:“曹指揮勸你一句,別那么激動,你獨自率兵同韃子拼命時用的上。對了多提醒你一句,韃子不下萬人,祝曹將軍以少勝多!

    曹錫遠就怕子仁說出這種撒手不管的話,被他宰上一刀最多就是破財消災。但要是蒲河所被攻破,就算能勉強保下性命,自己這指揮使的職位肯定是當到頭了。最后牙齒都咬出血來了,拿出了兩千兩五百紋銀,五百石糧草,外加五十匹戰馬作為犒勞,子仁和孫守經才‘勉強’答應出兵。

    子仁同曹錫遠約定,由他派兵從蒲河北岸佯攻牽制韃子的注意力。掩護子仁和孫守經,從南岸渡河入城支援。曹錫遠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如今容不得他討價還價,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曹錫遠走后,孫守經小聲問道:“子仁,你真的要率兵渡河?”

    說完見子仁笑而不語,孫守經也就不再追問,拿著分得的千兩紋銀起身回營。這時子仁小聲嘀咕了一句:“現在打仗不帶上些可以賣的隊友,總覺得缺了點什么!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

    PS: 。ㄏ乱徽旅魈煜挛缛c前更新。)xh.73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