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三十一章 隔河炮轟

第三十一章 隔河炮轟

    白洪大昨日沒有殺得盡興,見明軍來援躍躍欲試的說道:“安達算我一個!

    蒙古大軍陣中立刻號角聲響成一片,腦毛大、白洪大各率兩千精騎,伴隨著馬蹄揚起的陣陣風沙,率兵奔馳而去。

    宮圖雖領命攻城,不過擔心明人詭計多端。只是同長昂率兵將蒲河所團團圍困,并不急于攻打。

    見蒙古韃子忽然分兵而走,城上苦戰多時的將士們知道定是援兵來了,臉上露出一絲喜悅的笑容。不過圍城尚未解除,韓原善不敢大意,趁此時機調整部署,將火炮、兵丁分派到東西兩城駐防。

    范楠雖為一介書生,不過祖上正德年間官至兵部尚書,其父范沉曾任沈陽衛指揮同知。雖然家道中落,但范楠自幼耳濡目染,初上戰場絲毫不見一絲膽怯,一面率鄉勇幫著搬運守城器械,一面派學生發動城內民眾上城助戰。

    唯有曹錫選看到身后家丁已經死傷過半,眼珠子轉了兩圈后,叫過心腹曹武,小聲吩咐道:“讓弟兄們收拾好金銀細軟,如果援兵被韃子擊退,咱們今晚就殺出城去!

    “二老爺這么做不妥吧?”曹武知道曹錫選這是想要棄城而逃,好心提醒道:“臨戰脫逃,上峰追究下來大老爺可也保不住咱們!

    “你懂什么!”曹錫選瞬間板起臉來,瞪著眼睛說道:“我這是出城接應援兵,最后被韃子擋在了城外,無法回城何罪之有?”

    “二老爺英明!辈芪浞畛辛艘痪浜,心中暗自嘀咕起來:“把這甩嘴皮子的本事,放在軍務上該多好!彪m覺得此話太過牽強,但還是硬著頭皮下去安排。

    領兵沿河來援的曹錫遠,本想在蒲河所周邊找一處僻靜之地養精蓄銳,待子仁、孫守經二人率部抵達再發兵誘敵。哪曾想這么早就被蒙古韃子察覺,看到如同潮水一般向自己殺來的蒙古騎兵。大喊了一聲“撤”,即刻帶領部屬奪路而逃。

    可惜腦毛大、白洪大斷不會讓他如愿。為了全殲明人的援兵。兩人所帶都是族內精銳,人人配置雙馬,在后方緊咬不放。

    曹錫遠手上的良馬被子仁訛去了不少,只能勉強做到每人單馬。一番馬力角逐下來,漸漸被韃子趕上。腦毛大見明人以進入射程,大喊了一聲放箭!

    一聲令下,蒙古韃子陣中弓弦狂震,傾天箭雨如同烏云蔽日。瞬間齊射而出,化作道道寒光破風而下,曹錫遠所部頓時傷亡慘重,不少騎手哀嚎著跌落馬下。

    還沒等曹錫遠幸存的人馬緩過神來,第二波箭雨傾瀉而至,這一波箭矢準頭更勝。兩輪打擊下來,曹錫遠麾下死傷過半,余下的也是人人帶傷。蒙古韃子不待箭雨停歇,立刻換過短兵準備將陣腳大亂的明軍殺盡。

    曹錫遠顧不得胯下被馬匹顛得生疼,奮力打馬只求能逃過此劫?墒乔胺綋P起的沙塵。卻又讓他的血都快涼了。

    就見百十騎韃子偵騎迎面殺來,曹錫遠手下已經折損過半戰意全無,一旦讓這股韃子纏住,片刻之后大隊蒙奴趕到,此戰定是九死一生。正在他快要絕望時,河對岸突然傳來一陣炮響。

    尋著響聲看去,只見一面由紅日、黃月相疊,襯以藍底的日月旗迎風搖擺。數十門滅虜炮、弗朗機一字排開,火炮左右兩翼成隊的士兵依托戰車的掩護,緊握火銃、兵刃在蒲河南岸整裝列隊。

    軍陣中央。一位年輕將領穩坐馬背,手持銃三眼銃輕輕敲打著足下的鐵網鞋,周身上下殺氣凜凜。

    “丁將軍救我!”曹錫遠見到子仁,也顧不得顏面大聲哀嚎起來。

    子仁一臉冰冷的大聲道:“姓曹的你速速下河。否則炮一響恐有誤傷,到時可別賴在我頭上!

    蒲河寬不過十步,雖然曹錫遠水性不好,無路可逃之下立刻帶兵打馬渡河。見坐騎畏懼水流躊躇不前,曹錫遠情急之下直接縱身下水。連嗆了幾口河水,被兩名會水的家丁救起。拉著他飛速往河對岸游去。

    腦毛大和白洪大見明人下水逃遁大喊了一聲“殺!”。韃子瞬間利箭齊發,如飛蝗般射出的箭矢籠罩了河面。

    在水中躲閃不易,曹錫遠所部不斷有人中箭后被河水沖走,鮮血一時染紅了河面。

    子仁見狀立刻下令雷鎮威開火,數響炮聲轟天而起,炮聲響徹蒲河兩岸。饒是韃子陣型稀疏,仍有十余名沖到河邊的韃子,連人帶馬被打成了肉醬。在火炮的掩護之下,曹錫遠終于帶人渡過河來。

    看著身后僅存的三四十名殘兵敗將,加上馬匹盡失,曹錫遠知道在憑借實力說話的遼東鎮,自己這指揮使的位置是當到頭了。

    這會也顧不傷心,快步向子仁陣內逃去,心中卻在不斷抱怨:“丁守明這小子,為何把火炮架得離河岸如此之遠?”

    蒙古韃子都是屬秤砣的,天生對水心存畏懼,自知無法追趕,心有不甘之下,隔著河岸射出一陣箭矢。

    子仁隔河望見曹錫遠被韃子追殺,即刻命手下將士離河岸八十步結陣,為得就是在降低韃子箭矢威力的同時,可憑借火炮的射程優勢轟殺韃奴。

    韃子的箭矢在此距離上威力大減,加上兵丁們都以撤回車陣內隱蔽,紛紛獨輪戰車前的擋板攔下。除了射倒幾名曹錫遠的部屬外,取得的戰果寥寥無幾。

    腦毛大和白洪大二人見今日將明人殺得大敗,俘獲戰馬五十余匹以是一場完勝,不愿繼續空耗箭矢,在子仁再次發炮前翻身而走。

    見韃子緩緩退去,子仁策馬來到狼狽不堪的曹錫遠身前,俯視著對方的面孔說道:“曹指揮我叫你率兵誘敵,沒讓你跑去送死?上Я诉@么多將士和馬匹,你要養不起直接送我多好。如今打草驚蛇,若是再想渡河救援可就難了!

    子仁所說句句在理,曹錫遠被噎得說不出話來,羞愧之下臉漲得通紅愣在那里。

    此時一直在后方戒備的孫守經跑了過來,笑著說道:“子仁你看誰來了!

    曹錫遠看清了來人面貌,立馬上前跪倒在地,哭喊道:“丁守明毆打上官,還訛詐在下的錢財,還望將軍嚴加懲處,還曹某人一個公道!

    (明晚十點前更新)(未完待續。)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