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八十九章 曼古歹

第八十九章 曼古歹

    見大批蒙奴在后方不斷逼近,子仁憂心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敵方追上,對著部下高聲說道:“唐要順、王學道你們兩保著婦孺、傷員一路往東去,務必將他們安全護送回堡內。其他人,是爺們的就和我留下擋住韃子!”說罷,便硬著頭皮召集下屬分兵迎戰。

    知道蒙古騎兵殺到后,自家妻兒定是性命難保。佟家男丁中除了幾名傷員外,全部轉身跟子仁前去阻敵。

    王命硬心知此戰兇險,見子仁讓王學道領兵帶先走,為了替弟弟爭取時間,瞬間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拍馬隨子仁一同抵擋來敵。

    以鄧兒、巴顏達爾見對手居然還敢留下應戰,心中大喜。為了將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明人一網打盡,立刻指揮部屬分成兩路,分城左右兩翼夾擊。

    誰知二人剛剛整隊完畢,本以返身向自己沖來的明軍,竟然掉轉馬頭徑直往南面逃竄。

    原來子仁見尾隨在身后的追兵不下百人,身邊只不過十來騎,本不愿力敵。察覺到對手注意力已經被我方吸引,借著蒙古人重新結陣的間隙,急忙率人往南遁走。想著將對手引離婦孺,如果蒙奴不上當的話,就只得轉身與之拼死一戰。

    好在以鄧兒、巴顏達爾兄弟都是一介莽夫,以為明人怯弱不敢戰,也不分兵追擊王學道一路,直接領著麾下人馬緊隨在子仁一行追來。

    兩人率眾韃子追出了五里左右,發現先前一心逃命的明軍馬速逐漸降了下來。全當是明人馬力不濟,當即命令手下全力加速。

    誰知剛剛追進百步以內,明軍卻猛然開始回身放箭、銃襲擾。蒙奴未及提防,而且又在迎著銃彈、箭矢射來的方向全力沖刺,無形中縮短了兩方之間的距離。來不及躲閃當時就有多人負傷落馬。

    以鄧兒、巴顏達爾早就在提防明軍的火器,所以一直居于陣中,并未被擊中。但受此突然襲擊,行軍的速度不免降了下來。

    有些反應快的蒙古韃子本想射箭還擊,可是明軍趁此時機又重新打馬加速,如此一來,本以拉近的距離又被重新拉遠,跑出了射程之外。

    “曼古歹!”自知中計后以鄧兒、巴顏達爾不禁在心中叫道,見敵方居然用蒙古人最引以為傲的戰術發起偷襲。兩人感覺受到了明人戲弄,當場勃然大怒,催促著族人繼續揚鞭追趕。

    “曼古歹”乃是蒙古騎兵橫掃歐亞大陸時的看家戰法,當年仰仗此法在多瑙河畔大破匈牙利國王貝拉四世率領下,歐洲大陸上最精銳的十萬匈牙利大軍。又被古羅馬人稱為”安息人射箭法”。

    這一戰術的核心就是先假裝潰逃,誘使敵人在身后追逐,再攻其不備用箭矢反擊。通過持續的誘敵、偷襲,消弱對手實力,從而在其疲憊不堪時,再翻身給予致命一擊。

    雖然此計得手,但子仁卻絲毫不敢大意,依舊是愁眉緊縮。全因這曼古歹戰術,必須要占有速度優勢,而且十分依賴于參戰者彼此之間的相互配合。

    己方人馬從未研習過此道,剛剛那一擊全靠對方一時大意才僥幸得逞。蒙奴吃過虧后,定會提高防備,雙方胯下騎乘的馬匹都是蒙古馬,速度也不占勢。敵方陣中又有不少人都是一人雙馬,再這么下去早晚會被敵人追上。

    子仁正在苦思對策時,蒙古韃子這邊也開始改變策略。二人中年長的以鄧兒,決定率二十名族內勇士換馬后,先行沖殺上去與明軍纏斗。巴顏達爾則領著大部人馬隨后跟進,將明人碾成齏(ji)粉。以鄧兒挑選出來的人手個個騎術精湛,換馬后不多時就將距離拉近。

    “少爺!與其這么逃下去空耗馬力,最后被敵人追上,到不如回去殺他個痛快!”見身后追兵逼近,王命硬察覺時態不妙,急忙向子仁提議。佟大方,佟大力等人也是被蒙奴追的一肚子火氣,紛紛起聲附合。

    事到如今,子仁也實在想不出什么脫身的招數。決定死中求活,速即統率屬下回身接戰,同時分出兩騎趕往長寧堡求援。

    以鄧兒見明軍回身來戰,迅速帶領手下放弓殺敵。還不斷大聲呼喊巴顏達爾跟上,切莫放跑了這群明狗。

    子仁也不干示弱,由于三眼銃馬上無法裝填,只能讓佟家人張弓還擊。己方這時的人數尚不及對手的一半,一番對射下來吃了不小。陣中墜馬身亡就有兩人,余下眾人也幾乎是各個帶傷

    以鄧兒見明人只射出了寥寥幾箭,以為對手火器用盡。急速策馬揚鞭殺上前來,企圖將這群膽敢戲弄草原上勇士的明軍斬盡殺絕。

    哪想到剛沖出沒多遠,就見明人中有員銀甲將,突然拿出了一個筒型物體對著自己。以鄧兒自知不妙,倉促之下連忙控馬閃避。

    子仁早以將拐子銃裝填完畢,之所以遲遲不愿放銃,就是為了留著狙殺敵將。眼見著以鄧兒前來送死,怎肯就此放過。只聽“砰、砰、砰”連著三聲銃響,以鄧兒連人帶馬栽倒在地。

    一擊得手后,趁著蒙奴因領兵者受傷,陷入混亂。子仁火速帶著標下兵丁,趕奔長寧堡而去。由于分身乏力,無力奪回遺落在戰場上的手足遺骸。

    跟在以鄧兒后面的蒙古騎兵,擔心踩傷跌落馬下的二臺吉,只得降低馬速。巴顏達爾見兄長受傷,匆忙率部屬過來查看。

    發現以鄧兒肩部中彈后已是昏迷不醒,趕忙護送兄長回草原救治,再也無心追殺子仁一伙。

    正在草原上集結各部兵馬伯言兒,見五子被擒生死不明,四子、二子又先后負傷,不禁怒氣填胸。見三弟脫卜戶、四弟脫退、五弟小老思、以各領兩百余騎趕來匯合。

    加上伯言兒本部的五百部屬,以有一支千人以上的大軍。不待阿爸兀把賽,和二弟都喇勒諾顏的人馬到齊,倉猝領兵氣勢洶洶的向著長寧堡殺來。

    (求粉絲,求收藏,求互動,明天有一更)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