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四十六章 青山易老,碧海斷流

第四十六章 青山易老,碧海斷流

    “子仁是我!”卻聽得腦后傳來一聲疾呼,子仁急忙收槍,就見李如梅從頭上飛躍而過。

    原來這李五公子覺得張弓殺敵不夠過癮,效仿子仁從馬上縱躍而來。誰知這一下用力過猛,落地時又踩在韃子的下水上,當即摔了出去狼狽不堪。

    一名手持長槍的韃子自然不會放過這機會,立刻快步上前直取李如梅后頸。

    李如梅雖然頭戴鳳翅盔,身披亮銀山文甲,可這后頸卻無甲胄相護,一旦中招必死無疑。

    “大梅~子別慌!”就聽子仁大喝一聲,手中槍尖隨聲便至,一擊刺中韃子的胸口。韃子受此重創,攻勢瞬間瓦解。

    李如梅險些命喪韃子之手心中大怒,見對方尚未氣絕,立時出槍貫穿了韃子的咽喉。結果對手后看向身旁,語帶疑問的說道:“子仁,你前面叫什么,我是不是摔糊涂了,怎么聽到有人叫妹子?”

    子仁情急之下,隨李如柳叫起了李如梅的小名“大梅子”,臨戰時熱血亂涌,發聲不免有些變音,落入李如梅耳中錯聽成了妹子。

    “你肯定是摔糊涂了!”見李如梅問起此事,子仁一語道必迅疾出槍,刺中一名想要上前偷襲韃子的腰眼,收槍的同時高喊:“蒙古大軍臨城,還是殺敵要緊!”

    “言之有理!”李如梅應和了一聲,使出一招“鐵牛耕地”,掃倒了兩名韃子。見韃子倒地,子仁長槍連刺兩下,就見兩道寒光閃過,立時洞穿了敵人咽喉。

    子仁同李如梅雖是初次配合,不過二人都是研習大明名聲最響的楊家槍,此槍法為南宋末年紅襖軍首領李全之妻‘楊妙真’所創,戚少保曾在《紀效新書》中有贊之曰:“楊家槍變化莫測,神化無窮,天下咸尚之!

    楊家槍共分七大套路,共計二百二十三式。各套路其槍勢又多少不一。行伍中人研習的‘軍戰槍’共計二十二式,丁家祖上武勛出身略作精簡,傳到子仁時共計一十五式。

    兩人槍出一門招式大同小異,同韃子血戰時卻猶如并肩征戰多年的老友。兩桿長槍凌空耀舞。槍勢宛如川流不息的兩道銀河,又似帶著冷焰的破空流星,以令人目不暇接的速度閃過寒光點點,帶銀光皪皪直取韃子要害。

    幾名悍不懼死的蒙古韃子,斗膽揮動兵器上前迎站。就聽幾記長槍扎入血肉的悶聲響起。地上之剩下幾把無主的兵刃和冒著血花尸體。

    子仁披金甲,李如梅披銀甲,就見一金一銀兩員戰將,一攻一守,一進一退之間連斃韃子數人。兩人身上明亮的山文甲,逐漸被敵方噴涌出的蓬蓬鮮血所染紅。乍一看去猶如兩座浴血煞神,以不可逾越之勢肅立在此。

    主將身先士卒在前方浴血,二人麾下將士無不用命,揮舞起手中的兵刃,同不斷涌入的韃子廝殺在了一起。硬生生將韃子逼回了城門洞內

    宮圖見戰局不利,率領親衛來到北門外壓陣。

    蒲河所城門寬不過五步,兩方空有數千人馬,可是能上前廝殺的不過十余人,一時之間刀刀見血,槍槍帶肉,戰事又重新陷入了膠著。

    蒲河所內的鄉勇、民壯城門被攻破時本以無心戀戰,跑回家中護著家人,如今聽得援兵入城,北門的喊殺聲傳遍四野。心中不禁覺得守城有望。

    這時韓原善兄弟、范楠等人組織起城內的兵丁,穿大街過小巷的喊道:“父老鄉親們,援兵已經入城正在同韃子激戰,快快上城助戰。我蒲河所的生死存亡就在今日!”

    一名叫“狄溫韋”的鄉勇聞聽,手持大刀戰戰兢兢的打開了房內,就聞得一陣血腥氣鋪面而來。一陣眩暈之后,定睛一看街上以是滿目瘡痍,枉死的百姓,敵我兩方陣亡將士的遺骸。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

    狄溫韋乃是北宋名將——樞密使“面涅將軍”狄青之后,見此情形深知城破后斷不能幸免,為保一家老小,心中尚存的一絲熱血被逼發了出來,大喝一聲:“大丈夫保家衛國就在此時!”話音落地,回身望了一眼房中正在瑟瑟發抖妻子魏氏和一雙兒女,一臉決然的往喊殺聲最響的北城跑去。

    恐懼到了盡頭便是憤怒,城內男丁見韃子入城本以是萬念俱灰。如今聽聞有援兵抵達生機驟現,對韃子的憤恨戰勝了心中的恐懼,拿起手邊的利器紛紛涌奔北城。

    孫守經這時也以帶兵進入了城內,將南門緊閉后,率兵趕奔北城參戰。城內軍民同仇敵愾,北城上立時箭矢、銃彈、滾木礌石傾瀉而下。

    蒙古韃子的弓手連射數箭后,臂力耗盡無法壓制城頭。加之屢攻不克傷亡部下,見到城上的明人越聚越多,陣中不免軍心動搖。

    孫守經察覺到了韃子的異樣,指著城上的幾門二將軍炮、弗朗機炮問道:“炮手何在,速速發炮殺敵,違令者斬!”

    韓原善同孫守經相識,在家丁的攙扶下走了過來,解釋道:“孫軍門非是我等不愿開火,韃子離城太近都在火炮的死角內,此時貿然開火也只是枉費銃彈!”

    “那可如何是好!子仁的尸油和萬人敵要在那該有多好!”孫守經看著城下人頭涌動的韃子,一臉焦急的說道。

    “在下有一計不知當講不當講!”范楠這時站了出來自信滿滿的說道,見孫守經、韓原善一臉疑惑的看向自己,開口道:“火炮既然無法殺敵,不如將它們拋下城去,這些火炮最少也有百斤之中,將城門外側堵死便可解今日之危!

    “范先生言之有理!”孫、韓二人聞聽連忙召集人手,合力將城上的幾門火炮搬運到了北門之上。

    宮圖這時正在北門外指揮韃子攻城,突然聽到頭上有風聲傳來,急忙后退幾步。就見重達百斤猛旋著從城上墜落而下,帶著凌凌風聲,將幾名來不及躲閃的韃子砸成了一灘爛肉。

    心有余悸之下,宮圖見城門洞以被火炮堵死,破城無望不敢戀戰,大喝了一聲“撤!”,說罷頭也不回的帶兵歸去。

    被困在城門洞內的韃子瞬間陷入了絕地,短短幾息之后便被子仁和李如梅率兵合力斬殺。

    子仁看著腳下已被鮮血浸透的土地,城內軍民也是滿臉征塵,不盡心生感慨道:“青山易老,碧海斷流,唯我遼東軍民之忠勇與世長存!”

    (明天晚上加班,向給位衣食父母請假一天,周五晚十點前更新)(未完待續。)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