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五十章 斬草除根

第五十章 斬草除根

    如今正值春耕時節,韃子大兵壓境,堡內的軍民無法耕作不說,剛剛冒頭的秧苗也被韃子戰馬啃食去了不少,堡內士紳正在為來年的收成發愁。見子仁愿意出面請郝巡按減免賦稅心中大喜,丁思財率說道:“丁將軍有什么難處,但說無妨!

    “多謝諸位,為表敬意在下先干一杯!弊尤逝e起酒杯,一飲而盡后將酒杯倒了過來,開口說道:“韃子此番扣邊,我沈陽衛深受其害。衛指揮使曹錫遠和備御曹錫選二人,克扣軍餉導致軍兵弱不能戰,臨戰時又怯敵畏戰,難辭其咎。兩人雖以戰死,在下本準備上書彈劾此二人,不過本人乃是客兵出戰人微言輕,還望諸位能一同聯名,為枉死的百姓討一個公道!

    “好狠的手段!”范楠看出了子仁這是有意借鄉紳之力,斬草除根為自己絕除后患,心中暗叫一聲。

    “曹錫遠死了?”韓原善這時驚得大叫了一聲,眾鄉紳們臉上也漏出了疑惑的表情。

    古語有云“皇命不下鄉!弊尤噬钪l紳是左右地方的中堅勢力,早年在江南時丁家一門因人丁眾多,家中子弟都在軍中任職,歷任知縣上任都要來家中拜會。表面上美其名曰了解民情,實則是希望丁家配合其治理地方,不要拖延賦稅,否則就憑他知縣衙門那點人手,每年光是下鄉催繳賦稅就能把他們累死。

    為了徹底將曹家除去,子仁決意先借助鄉紳之力聯名上書,師出有名。到時自己再去郝杰面前扇風點火,曹家想要不死也難。見眾人對此事將信將疑,補充道:“我軍出援前本同曹錫遠約定,由其率馬兵吸引韃子的注意,我等趁機渡過蒲河入城來援?上н@姓曹的無能,損兵折將不說,還過早暴露了我軍的意圖,引得韃子狗急跳墻發兵攻城。要不是我等及時趕到,這蒲河所今日可是兇多吉少!闭f罷,裝作心有余悸的搖了搖頭。

    范楠如今以是子仁門下,立刻在一旁扇風點火道:“曹錫遠救援不利。曹錫選臨陣脫逃,此二人是唯恐我蒲河所不失,實在可惡!

    在座的眾鄉紳為保家中安寧,族內的子弟不少都戰死在了城頭,心中對曹家早有不滿。子仁和范楠這一番話語。如同落入干柴中的火星,瞬間點燃了眾人心中的怒火。其中雖有精明之人雖看出了幾分門道,可見子仁有李家撐腰,扳倒曹家定是十拿九穩,出于各自的盤算紛紛起身應和。

    丁思財首先拍案而起,破口大罵:“曹家兄弟這幫生兒子沒腚眼的東西,丁將軍聯名一事算我一個!毙闹袇s在暗想,曹家垮了好,蒲河所以后只有自己一家糧店,這可是發財的好機會。

    趙本森不甘落后。跺著腳說道:“這群狗東西,別看我老李平時悶聲不響,此事真是可忍孰不可忍,算上我一個!蹦X海中卻想著,沒眼力的曹錫選,當初讓你娶我女兒你百般推脫,現在后悔也來不及。

    一時之間,墻倒眾人推。范楠見狀當場讓人拿來了筆墨,提筆撰寫起彈劾曹家的文書。完后眾人依次上前,簽上了自己名諱。

    這會李如梅氣也消得差不多了。湊到子仁耳邊小聲說道:“妹夫,你這招可真狠!闭f完后懶得提筆,在彈劾文書上按了一個油乎乎的手印。

    唯有孫守經心中犯起了嘀咕,子仁擺明了是要斬草除根。曹錫選之死全是他咎由自取,可是曹錫遠死的大為蹊蹺,依照自己對子仁的了解,有九成的可能是他害死了曹錫遠。暗害同僚可是大罪,上頭追究下來自己知情不報也是大罪一條,想到這里眉頭不免皺了起來。

    子仁察覺到了孫守經的變化。在他身邊小聲說道:“孫三哥,此戰你出力不少,我查抄曹家時得了一樣東西,留著沒用不如您拿著吧!闭f話的同時,偷偷遞給了孫守經一張質地不錯的紙張。

    孫守經低眼一看,竟是五百畝水田的田契,蒲河所周邊一畝水田的地價在八兩銀子左右。這可就是四千兩紋銀,見子仁許下了厚利,思索了片刻后,長息了一口氣,在彈劾文書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事成之后眾人寒暄了一番,見天色不早,眾人便紛紛起身離席。

    子仁同李如梅一起回營的路上,見這位未來大舅子一直悶悶不樂,心知他定是介懷自己斬獲遠超與他,開口說道:“如梅兄,你是標兵營的游擊將軍,此戰我等合力斬敵無數,你看該如何向上報捷!

    李如梅先是一愣,這才反應過來子仁如今是自己的下屬,無論其斬獲多少,自己這作上官都有一份功勞,笑著說道:“這還能怎么寫,無非就是你我二人運籌為握,將士用命斬敵多少多少,這一類陳詞濫調!

    “不然!边@時子仁突然開口,在李如梅一臉的不解中說道:“我二人合力此戰斬敵不下五百,如果一并上交有些太過扎眼,都說這棒打出頭鳥,弓射排頭燕,而且我大明有制,為官者最多只可連升三級,交的太多不免有些浪費!

    李如梅從軍多年,聽出了子仁話中的門道,焦急的問道:“子仁你到底有什么好點子?快快說來!

    子仁摸了摸鼻子,緩緩說道:“依我看,這首級就先交三百枚上去,夠你我二人連升三級便可。余下的留著日后再交,此外我還準備拿出五十枚送給如楠兄,算是我這當妹夫的一點心意也好,算是給李如柳姑娘的聘禮也行,如梅兄你覺的如何?”

    “還是你花花腸子多!就照你說的辦!崩钊缑酚X得子仁言之有理,起聲應和后眉毛翹了起來,大笑著說道:“這么厚一份聘禮,夠小棒槌謀個好職位,有你這么好的女婿,我成材叔和嬸非得樂開花不可!闭f罷,兩人便各自回營。

    此時,遠在千里薊州鎮副總兵李成材,卻遠沒有兩人這份悠閑。土蠻率大兵扣邊,為保京師不失,除了遼東鎮派出的援兵外,宣大總督也派出了宣府鎮總兵,李成梁長子‘李如松’領兵萬余前來馳援。加上薊州鎮總兵“杜桐”和其弟杜松,可謂強軍云集。薊遼總督張國彥,正在召集眾將商議退敵之策。

    (明晚十點前更新下一章)(未完待續。)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