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血染的日月旗 > 第六十一章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第六十一章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女真大漢一行進入酒樓后,在此就餐的食客見這群兵丁來者不善,紛紛躲避到一旁。+◆uc書盟,酒樓掌柜的和伙計見慣了丘八鬧事,知道這女真籍的官兵鬧起來最為兇狠,立刻將柜臺內的銀錢收好,生怕被他們搶去。

    大漢草草掃了一眼酒樓內眾人后,大聲叫嚷道:“丁守明在哪,快叫他出來見我!

    子仁和沈有容的等人,這時也聞訊從樓上的雅間走了出來。雖然樓下這群人都身穿大明制式軍服,領頭的大漢還身披著鎖子甲,看來官職不低。但子仁一見到女真人的發飾,心里就覺得老大不爽,手握刀柄提防對方發難的同時,沒好氣的說道:“我就是丁守明,怎么著!”

    聽見自家將軍這般語氣,一同赴宴的王命硬,丁守鐵等人立刻緊握兵刃,目帶警惕的看著對方。

    沈有容見狀,急忙出來打圓場的說道:“子仁不用緊張,這人與我相識!闭f罷,下樓朝女真大漢走去,來到對方身前后,不太客氣的說道:“我說賽因塔,你這脾氣就不能改改,到哪都扯著嗓子亂喊!

    賽因塔似乎和沈有容關系不錯,笑著摸了摸光亮的額頭,聲音洪亮的說道:“我天生一副大嗓門,這么多年下來早就習慣了哪還改的掉!边@時話風一轉,反問道:“老沈,聽說丁守明請你這老上司喝酒,他人在何處!

    “跟我來!鄙蛴腥莼亓艘痪浜,便拉著他一同上樓來到子仁身旁,介紹道:“這位是東寧衛指揮使賽因塔,此番隨郝巡按一同來援,一路上我二人聊得投機,此人除了嗓門大一點之外,還是個急脾氣不會說話,不過沒什么壞心思你別放在心上!

    看在沈有容的面子上,子仁壓下心中的不滿,故作客氣的說道:“我就是丁守明,不知賽將軍指名道姓找在下何事!

    “哈哈哈!”賽因塔上下打量了子仁一番,聲似洪鐘的大笑了一聲,語帶感激的說道:“年紀輕輕就有這般手段,多謝你幫我出了一口惡氣,請受在下一拜!闭f罷,雙手抱拳對子仁行了個大禮。

    對方的舉動太過突然,子仁稍微頓了一下,立刻俯下身子將賽因塔扶起后,開口詢問道:“你我二人素未謀面,賽指揮為何行此大禮?”

    賽因塔起身后,嘆了一口氣,沉著臉的說道:“我家祖上是邊外建州女真部人,從爺爺那輩起便率部屬歸附大明,多年征戰下來,我這輩終于拼到了這東寧衛指揮同知一職。誰知的東寧衛指揮使佟養真擔心我危及他的地位,這幾年一直處處同我作對,不時暗中下絆子,害得我沒少吃虧!

    說道這時,賽因塔忽然覺得喉嚨有些干渴,也不同子仁客氣,從餐座直接上拿起一壺水酒,仰著脖子一飲而盡后,繼續說道:“多虧丁將軍收拾了這龜孫子,沾你的光我還官升一級,今日特來道謝,哈哈哈~”說罷,扯著嗓子大笑了起來。笑聲過后,聽到他肚內傳來“咕嚕!币魂嚶曧,想來是還沒用過午飯。

    見來人并無惡意,加之同沈有容交好,反正雅間內還有地方,子仁便讓伙計多加一張桌子,邀賽因塔一行共同入席。

    賽因塔從來就不知道什么叫客氣,一屁股座到了沈有容身旁,兩人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

    眾人圍席就坐后,不多時酒肉便一盤接一盤的遞了上來,沈有容對自己有知遇之恩,子仁為了款待老上司點的可都是硬菜。賽因塔見到這一桌子的好酒好菜,也真沒把自己當成外人,抓起一只雞腿,一邊吃著,一邊滿嘴油光的說道:“丁將軍你人好,這朋友我交了,下次再收拾那姓佟的時候叫上我,咱倆合伙非弄死這狗東西不可!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子仁同賽因塔從無交集,卻因為有著佟養真這個共同的敵人,彼此之間的距離瞬間被拉近不少。

    不過子仁對女真一族多少有些不放心,將筷子轉了兩圈后緩緩放下,笑著說道:“據在下所知,建州女真以蘇護、哲陳、王甲(完顏)等八大部為首,不知賽指揮祖上是哪一部出身!

    賽因塔就是個直腸子,對子仁的試探似乎毫無察覺,將吃剩的雞腿骨扔下后擦了擦嘴,直言不諱的說道:“我家祖上是哲陳部出身,當年可是建州衛的一大強部,可惜前年讓愛新覺羅家的那幫兔崽子給吐并了,早知道當年就該剁了他們!保ɡ吓页錾斫ㄖ菪〔,不在八大部之中)

    話道此時,賽因塔拿起了一只豬蹄,語帶不滿的說道:“大小野豬皮仗著有李總兵撐腰,這些年來越來越無法無天,對建州女真諸部刀兵相向,如今已經統一建州八部擁兵萬余,我看李成梁這老小子遲早養虎為患。嗨~沈將軍你踢我干什么,不說了填飽肚子要緊!

    沈有容見賽因塔說話越來越沒有分寸,雖然在做的沒有外人,但是李家權傾遼東,加之酒樓里的人來客往的,此話要是傳了出去,賽因塔恐要大禍臨頭,在桌子下面輕踢了他一腳。

    誰知這賽因塔天生頭腦簡單,一點都沒往心里去,叨咕了一句后,開始和手中的豬蹄較上勁來。

    “賽指揮見解獨到,來我敬你一杯!弊尤室娰愐蛩柏i皮一家有仇,加之為人耿直,同此人結交對于自己有利無害,站起身來敬了他一杯。

    兩人干杯之后,子仁還未坐下,雅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只見李如梅竄進屋內后,小心翼翼把門關好,背靠房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看李如梅這樣子,子仁心中大驚,難不成賽因塔所說已經傳到了李家耳中?李如梅這是趕來給自己報信。

    不待子仁開口詢問,屋外傳來一聲叫罵:“李如梅你個沒良心的東西,藏哪去了!快給我滾出來!

    再看這李五公子,聽到罵聲頓時嚇得兩腿發抖,一時情急直接鉆到了桌子底下。躲好之后還不忘探出頭來,滿面汗水的說道:“子仁事關性命,千萬別說我在這!闭Z畢,李如梅就把頭縮回了桌下。

    這時就聽“咣當”一聲,雅間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

    (明天下午五點前更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