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十三章 強悍

第三十三章 強悍

    阻擋在大坪前的秦家眾大漢淡淡讓開一條通往最近一桌酒席的路,秦樂鷹一拱手:“請!”

    “哈哈!”云中鶴笑了聲,“秦家寨人果然好膽色,云某叼擾了!泵嫔谷坏淖呦蚓葡,大刀金馬落座。

    “樂星,拿酒!”

    “阿亮,上茶!”

    秦樂鷹喝叫著,也大刀金馬般在云中鶴身旁坐下:“云先生是一品堂的高手,在一品堂中也是屬一屬二的,以閣下的身份地位,千里迢迢親自動身來我秦家寨這一洼水之地,怕不是專吃小兒輩的一杯喜酒吧?”

    “哈哈,沒錯,云某確有要事,不過先吃酒,事么!痹浦喧Q眼珠子滴溜溜的掃向人群后面尚未躲進里屋的姑娘婦女,嘴里怪笑著,“不急,不急!”

    時辰未到,酒席尚未開,不過云中鶴作為外客,自然特例,秦樂星抓著一壇花雕,也在云中鶴身旁落坐。

    “云先生,你是不急!鼻貥沸菗]掌如刀,直接砍開泥封,將云中鶴身前大碗倒滿,笑說道,“可閣下這樣的一品堂高手來到我秦家寨,便如蛟龍入了池塘,我們這池中小蝦小魚看了閣下這條龍,豈能不誠惶誠恐?”

    “沒錯,我秦家寨雖然破落,不若閣下一品堂勢力滔天,可這滇南一帶排得上號的不少市集城鎮都有我秦家產業分號,寨中生意也向來由這些在外產業接管,云先生不在分號談事,卻千里迢迢,翻山越嶺,專程闖進我秦家寨這深山溝來,哈哈!”一旁秦風洪聲笑道,“云先生還是先說事,說完了,咱們再喝酒,大伙兒也喝得痛快嘛!”

    周圍一條條漢子耳朵也都豎起。

    云中鶴來秦家寨,就像一只狼進了羊群,不知這狼是不是腹餓之前,眾人哪能真正安心喝酒。

    “我聽說大理鎮南王段正淳小子有一個女人!痹浦喧Q瞇著眼睛喝了一口酒,“這女人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修羅刀,這修羅刀便是你們秦家寨一朵絕色金花,不知可否為云某人引見一下!

    “你要見棉姐?”秦樂鷹眉微一皺,隨即一搖頭,“恐怕得令云先生失望了!

    “哦?”

    “云先生,你所說的修羅刀,確實是我秦家寨的人,不過棉姐她自十多年前離寨,至今未踏入寨中一步!鼻貥氟椥φf道,“即便是我們自己要找修羅刀,也得干坐白瞪眼,云先生來我秦家寨恐怕白跑一趟!

    “你們也找不到修羅刀?”

    云中鶴桀桀一聲,臉色帶著莫名的笑意:“傳聞秦家寨手眼通天,情報網遍布江湖,居然也不知道修羅刀所在,這修羅刀,還當真,嘖嘖……難怪……”云中鶴搖著頭,似極不屑。

    秦樂鷹,秦樂星等臉色都有些難看。

    云中鶴卻是自顧飲酒笑道:“難怪,都說秦家陰氣太盛,對了,我聽說秦紅棉有一子,正在這秦家寨,不知是哪一位少年英杰?”

    “一子?”

    周圍一些秦家漢子怔然,秦紅棉哪來的兒子?有個女兒叫木婉清還聽說是撿的。

    “云先生從何聽聞此事!鼻貥氟、秦樂星卻是臉色更加嚴肅,他們作為核心,是知道西夏誤會秦朝是鎮南王子,從而四處追查的。

    “果然是為了朝兒來!

    秦樂鷹向秦斗使了個眼色,隨即笑道:“云先生,雖然修羅刀十多年未踏入我秦家寨,可是她有沒有兒子,我秦家寨還不至于被蒙在鼓里,這一件事,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訴云先生,絕對是子烏虛有的謠言,棉姐她絕沒什么兒子!

    “沒有?”

    云中鶴一口飲盡身前大碗花雕,怪笑一聲,不再說此事,只是眼睛瞥向大堂處:“為何新郎新娘還未到?”

    “我秦家寨習俗,新郎此刻正從岳父母家領新娘子過來,云先生不用急,新娘子快接到了!鼻貥氟椥Φ。

    “哦,倒是云某人少見多怪了,對了,我聽說這新郎的高堂正是你們秦家寨樂字輩第一高手東山虎秦樂刀,嘖嘖,秦家寨第一高手!”云中鶴聲音里似嘲笑,又是真誠感慨,“此事可當真?”

    “沒錯!鼻貥氟椏傆X得不對勁。

    “這東山虎娶的女人,不是鎮南王妃的親妹妹么?”云中鶴尖聲一笑,“云某人在滇南常聽人說,鎮南王妃是大理第一美人,這王妃的親妹妹想必也是國色,哈哈!”

    “云先生!”

    秦樂鷹臉色一沉:“還請慎言!

    秦樂星、秦斗、秦亮、秦風等也都是勃然色變:“閣下嘴下留德!”

    “哼!”云中鶴冷哼出聲,“云某不過實話實說,莫不是鎮南王妃妹妹長得不能見人,哼,云某人來此給她道賀,為何不見東山虎夫婦前來見客?如此豈是待客之道!

    “啪!”

    秦樂星一拍桌子,周圍幾條漢子手已經抓向刀把。

    “云先生!鼻貥氟棾谅暤,“閣下雖然是貴客,可大堂中自有身份更高的貴賓,東山虎夫婦正在大堂內招待貴賓,絕非故意晾著閣下!庇挚聪蛞慌宰臐h子,“秦風,去跟樂刀說一下,讓他出來見一見云先生!

    秦風刷的立起。

    “不必!

    云中鶴一擺手:“東山虎有什么好見的,云某人要見也是看看王妃之妹,是個什么模樣?”說著話,驀的起身。

    “嘩!”

    一排排秦家漢子齊齊立起。

    “云先生,還請安坐!鼻貥氟椖樢换,大堂內大都是女眷,雖然秦雨、秦凝、秦雪這三朵金花不在,可刀玉鳳,本身就是姿容出眾,尤其是這一年來不知為何,氣質更近天然,讓秦樂刀出來,就是想應付云中鶴,怕他這色中餓鬼看到了刀玉鳳后起色心。

    西夏一品堂高手,對大理鎮南王尚且不在意,豈會怕在這秦家寨鬧事?

    “桀桀,秦家好大的排場!”

    云中鶴一掃齊齊站起的秦家眾人,突兀的身形便是一動,移向大堂方向。

    “敢爾!”

    “大膽!”

    秦樂鷹、秦樂星、秦亮、秦樂金等齊齊暴喝。

    “鏘!”“鏘!”“鏘!”

    一把把大刀出鞘,可就在這時,云中鶴的身形猛的一加速,突然便越過了身近前的秦樂鷹,秦樂金,仿佛帶起幻影般沖著大堂箭射而出。

    “呼!”

    刀光亮起。

    一個個身影攔過去。

    云中鶴一來,這大坪外圍的秦家眾大漢人人都提著十二分的小心,就是怕云中鶴突然發難,此刻云中鶴一動。

    一把把大刀也隨之跳起。

    頃刻間,一片嚴密無比的刀網便交織亮起,寒光閃閃之下,云中鶴若是再跨前半步,除飛化為蚊蟲,否則根本闖不過。

    “哈哈!”

    這時聲音響起,原本箭射向前要闖入刀光網的高瘦身影仿佛違反自然規律一樣,忽然以更快的速度向后飛退。

    一把把刀落空,而這身影卻已到了大坪邊沿的大路上。

    “砰!”

    云中鶴不知何時已飛上一棵大樹,腳一踩,身子斜斜飛出。

    “云某不過是品鑒一下秦家寨的美人,何須如此大動干戈?”飄忽的聲音中,只見云中鶴身子電射向左邊人群希疏處。

    “呼!”

    匹煉的白光亮起。

    秦樂紅不知何時已經攔在云中鶴身前,大刀如煉,封鎖一切砍向云中鶴。

    “咦?”

    云中鶴似驚咦了聲,一只手,又長又瘦的大手一動,突兀的便插入刀光中。

    “砰!”

    刀影散去,這只手按在秦樂紅右肩上,而后秦樂紅臉色蒼白后退,而云中鶴的身影卻已經到了丈外,腳一點黑色的酒席桌,身形直飛而上。

    “啪!”

    高瘦的人影落于屋頂。

    大堂中,秦樂刀,秦書文臉色都微微一變,屋外的動靜,他們豈能不關注!坝聒P,你小心點!鼻貥返兜统恋,一手已經抓起腰間的大刀,眼睛緊盯著屋頂,忽然——

    “篷!”

    一篷碎瓦木屑爆開,頭頂轟的落下一道人影。

    “找死!”

    秦書海、秦書知等一個個立時便竄向人影,這屋內都是輩份較高,年齡較大的秦家高手,雖然筋骨不若年輕輩,可論身手更在外面秦樂鷹、秦樂紅等人之上。

    可這一出手。

    只見云中鶴隨意一晃,一雙又長又大,仿佛蒲扇般的大手一拔一拍,整個人在四五個秦家高手圍攻中隨意得仿佛閑庭信步一樣,甚至眼神還肆意的掃向對手身手,仿佛在尋找美人。

    “好賊子!”秦書文臉色鐵青,一再高估云中鶴的身手,可親眼所見,還是心中不免發寒,身形一閃,便掩在了刀家老族長身前。

    “哈哈,誰是東山虎?”

    云中鶴忽然一個縱躍,往后飛起,半空中眼神一瞥,忽然掃到了站在秦樂刀身旁的刀玉鳳身上,頓時雙眼的光芒仿佛一瞬間都亮了起來。

    “不好!”

    秦樂刀一直注意著云中鶴,一看云中鶴的眼神便知要糟了。

    “桀桀!”

    尖利刺耳的笑聲響起,飄退半空中的身影,雙腳往后一點后墻,高瘦的身子陡然加速。

    “妙哉!這娘們兒真夠俏麗,云某人造化來了!”

    云中鶴在大堂東一下,西一下,來來回回幾個起落,便晃過了包抄過來的秦家眾高手,嗖的一下到了刀玉鳳近身處,看也不看揮刀過來的秦樂刀。

    “俏娘子,跟爺爺快活去!”

    一雙蒲扇般的大手半張著,似要抓向刀玉鳳。

    “滾!”

    秦樂刀右腳一踏,身形竄出,一把大刀緩緩揮出,仿佛拖著的是一把千斤重刀一樣。

    “嗯?”

    云中鶴原本不在意這中年人,可此刻卻不由將放光的雙眼從刀玉鳳身上收回,看向這一刀。

    “你是誰?”云中鶴挑眉。

    “呼!”

    沉重的刀勢直斬云中鶴,秦樂刀十多年前成名一戰能和‘馬王神’鐘萬仇對拼一千零八刀,最終握手言和以平手結局,本身在那時就已經身手遠居正常秦家高手之上,不然一個小小的秦家寨弟子,何以能娶得到擺夷大族刀家的千金。

    這些年秦朝的出世。

    秦朝自三歲之后,便修煉太極,這太極秦朝并未在父母面前藏著揶著。

    秦樂刀雖然不屑,可十年時間,秦朝早晚在他面前打拳,秦朝走后刀玉鳳又成天在他面前打,再加上秦雪等人。

    太極雖然秦樂刀沒刻意去學。

    可一個武者。

    耳濡目染之下,潛意識中也受影響。

    再加上端槍,梅花樁,刀玉鳳這樣和他身手相近的高手陪練,此刻的刀法早已超出秦家同輩太多。

    “呼!”

    云中鶴似要抓向刀玉鳳的大手一轉。大刀當胸砍到,便見云中鶴胸前詭異的一凹,避過剖胸而來的刀鋒,轉過的大手已到了大刀上方。

    大手拍下。

    “篷!”

    刀背上便壓了一只手。

    秦樂刀臉色猛變,云中鶴這一拍,手上仿佛有著千斤重力一樣,完全讓他有種掌不住刀和內力的感覺,偏偏云中鶴微退的身子又是向前一沖,擦著刀撞向秦樂刀懷中,云中鶴另一只收回的大手,直拍秦樂刀胸前,又疾又快又詭異,秦樂刀完全來不及躲閃。

    “糟了!”

    秦樂刀亡魂俱冒,云中鶴手上的力量,這一掌要拍中。

    這時——

    “咻!”

    突然一抹光芒亮起。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