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重生之日本大作家 > 第774章 文武雙全

第774章 文武雙全

    不日,白間正雄是尋到了東京都,繼而正面駐足于竹下家的大門前面。頭發亂糟糟,連續有好一陣子既沒有洗過澡,又沒有換過衣服的他,還渾身上下散發出一陣陣食物變質的餿臭味道。氣色不好,精神萎靡和頹廢的白間正雄,滿面都是顧不上整理的胡渣子。全然失去了過去那一種上流人士風度和氣質的他,臟兮兮地如同街面上的流浪漢是差別不大。

    深知唯一能夠拯救自己和白間家的人就住在這一所大宅內的北川正雄,昏沉沉地腦袋里面時不時還“嗡嗡嗡”莫名其妙的作響。明白破產就意味著自己會失去過去那一切的他,眼神癡呆的注視著久久都沒有為個人打開的正門。

    這個時候的白間正雄就如同白俄政權時代那一些流亡到周邊國家的公主,貴婦,小姐是早早地失去了過去高高在上的一起耀眼光環,從而淪落到了以賣身為生的茍延殘喘活命當中去。無論是誰,只要付得起錢,皆可上她們。

    早就被大管家打過招呼的安保人員,自然不會像過去一樣給竹下家這一位姑爺開門了。透過攝像頭看到當前白間正雄這一副落魄丑態的他們,忍不住在監控室內是進行百般的嘲笑和奚落對方連一條普通人家的狗都不如,甚至透過語音系統叫他是“趕快滾蛋”。

    感覺自己等了好久的白間正雄,不但吃了閉門羹,而且還換來了這么一句臟話。當即就不干的他,無名火起,公子哥的“小宇宙直接爆發”出來,完完全全地如同潑婦一樣的跳著腳是罵罵咧咧道:“北川美雪,你給老子滾出來。我和你還沒有正式辦理離婚手續,而我還是你的男人。同樣也是你們竹下家名正言順的姑爺。你們這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勢利鬼,別以為我白間正雄就這樣輕易的倒了......”

    忽然間,竹下家的兩扇大鐵門是朝內左右的大打開了。站在大門內,雙手反剪在身后背著的北川龍馬,獨自一個人是出現在了白間正雄的視線內。朝著對方是徑直走了過去的他,絲毫沒有猶豫和恐懼,畢竟自己長這么大就沒有怕過任何一個非血緣關系的外人。

    還沒有駐足下來的北川龍馬,當即就聞到了白間正雄身上那一股股散發出來的惡臭味道。本來就不高興的他,頓時就在臉上顯露出了極其厭惡的表情,從而想要盡快解決掉這這一個突如其來的事情道:“你非常有種。這么多年來,你是第一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人敢于站在我們竹下家的大門口撒野!

    切身感受到了來自對方強大氣場和壓迫力的白間正雄,老早就知道對方自幼開始就不是一個善茬。從幼稚園到如今,北川龍馬可不是單單地靠著自己是竹下草芥的親生兒子就讓不少人心生恐懼,而是也憑借自身實力的一雙鐵拳,稱王稱霸在學校,以及周圍一帶。身材魁梧高大的他,可不是四肢發達和頭腦簡單的男人,畢竟考上東京大學的商學院是個人的努力和真才實學。

    不僅如此,還打過職業泰拳的北川龍馬,還贏得過實實在在地三條金腰帶。當初,自己就讀于高中一年級開始,就左右為難和內心糾結到底是考取防衛大學當職業軍人,還是考取東京大學商學院,以便今后接班,從而繼承竹下家的本家。他非常清楚,無論個人如何選擇,都能夠上名校,畢竟是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的名牌大學都會為非富即貴家庭出來的子女留有后門的名額。

    算是文武雙全的北川龍馬,平日里面總是一副吊兒郎當和漠不關心的流氓模樣。這真要是到了關鍵時刻,就天翻地覆的大變樣。以他的學習成績,無論是防衛大學,還是東京大學,都能夠憑借自身實力考上。

    哪怕自己沒有二姐北川美宥那么創造歷史的牛逼和頭腦,也沒有同父異母哥哥酒井秀樹那樣的商業天賦和奇才,卻也有個人的特技和他們都沒有的優點,運動天賦。這要是擱在明治維新時代,他必然是會以前六名的優異成績從大學得以畢業,繼而順利進入軍刀組,并從天皇手中接過授予最優秀軍官的指揮刀,留在參謀本部。

    最后還是選擇了棄武從商的北川龍馬,一方面是不想讓竹下家偌大一個家業旁落他人之手,另一方面是要和心中自幼就開始崇拜的同父異母的哥哥酒井秀樹干一樣的事情。當然,這也是爸媽都希望看到的事情。

    軍人這樣的職業對于他們這樣的文人家庭而言,確確實實地很是另類,叛逆和離經叛道,畢竟自己從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就是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何況他最是崇拜和尊重的爸爸第一反感的就是本國的右翼勢力,第二就是本國的職業軍人。

    “那,那,那又怎么樣?”心里面早就發虛,從而連說話都開始不利索的白間正雄,完全就是膽小鬼走夜路唱歌來壯膽道。

    “若不是我還瞧在你和我大姐有過夫妻的情分上,你已經是絕對的傷殘人士了!比痪筒皇窃谔搹埪晞莸谋贝堮R,背在身后的那兩只手是禁不住發出了骨頭“咯咯咯”的聲音道。

    “北川美雪又不是你親姐,而只不過是你爸爸的養女。你不是也很恨她嗎?怎么在這時候就要替她出頭了?”或多或少還是知曉竹下家一些內情的白間正雄,本能保護自身的后退了兩步的同時,后背心是冒著冷汗的據理力爭道。

    “即便北川美雪是我爸爸的養女,名義上的大姐,也是我們竹下家的人。我們竹下家的家事,用不著你一個外人來瞎操心。當然,這要是有誰活膩味了,非得來欺負我們竹下家的人找不自在,便休怪我不客氣。打斷手腳,踢斷肋骨都算是輕的。重的,我不介意把你打死之后裝麻袋去讓人丟入日本海!睔怏E起的北川龍馬,瞬間就目露兇光的不是在開玩笑道。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