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帝國崛起 > 第八百章還敢更裝一點么?

第八百章還敢更裝一點么?

    第八百章還敢更裝一點么?

    貴族很傲慢,但是在帝國主義分子張廣德面前,貴族的傲慢不如一發炮彈值錢。貴族很現實,貪財怕死是弗拉門戈的本質。所以,弗拉門戈很快就收起了他的屈辱感,這玩意在利益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大明帝國的將軍口中說的大生意,一定不少掙。

    “好吧,總大使閣下,我覺得應該來一杯紅茶,然后大家坐下來慢慢聊,加深一下了解?”弗拉門戈顯得很得體,儒雅的理了一下八字胡?上,眼睛里的**出賣了他的想法。

    張廣德根本就沒把這家伙太當一回事,如果沒有利用價值,完全不介意讓戰艦的炮火告訴眼前這個裝逼的家伙,什么叫“公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內!”扭頭看了一眼:“卡儂,下午茶有什么好的推薦?”

    “主人,廚房有上午做好的綠豆糕,清明前采摘的西湖龍井茶以及武夷山紅茶!笨▋z很快的進入角色,這個女人真是太聰明了,位置擺的極為精準。這種聰明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在長期艱難生活中磨練出來的經驗的總結。

    “綠豆糕不錯,茶還是上信陽毛尖,那套琉璃杯送來!背錾聿诲e的張廣德決定給這個歐洲土鱉上一課,要說喝茶中國絕對是祖宗。至于自帶的廚師和裁縫,沒有太值得夸耀的地方。張家因為在登州經營玻璃制品買賣成為暴發戶后,有條件要裝逼,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裝。在大明的話,底蘊太差的張家人可以裝的余地不多,但是在歐洲,那真是想怎么裝就怎么裝!凹t泥小爐是必須的,燒水的炭必須是從大明帶來的白炭,……!币煌ㄑb下來,弗拉門戈已經被打擊的體無完膚了,以前那種端著瓷杯子喝下午茶高人一等的愉悅。在這個時候蕩然無存。沒法子,歐洲人這個時間點就是農民,真要比享受大明的有錢人隨便甩他們十幾條街。說句不好聽的,變著法子吃喝玩樂中國人就沒輸過。無非就是一個新鮮度的問題。

    反正這個時候,弗拉門戈絕對是個小學生的姿態,仔細的關注張廣德的每一個動作,看著茶葉倒進玻璃杯里,快速沉底之后慢慢的張開軀體。緩緩的上升如一朵綠色的花苞。

    “中國的茶葉分類很多,早在八百年前的唐代,就有關于茶的專業著作《茶經》問世……!辈璧膶W問太深了,隨便拿出一點皮毛來,就能把弗拉門戈忽悠的找不到北。這年月的歐洲人喝到的都是紅茶,遇見良心商人,還能給點好茶葉,遇見黑心商人,茶葉埂子上都沒幾片葉子,照樣當好茶賣給歐洲人。沒法子。這時代就這樣。要不怎么近代英國人憋著壞,要從中國把茶葉引進到印度去種植呢?利益太大了!近代的歐洲人,在中國開茶磚廠發財的不少。

    這頓下午茶喝下來,弗拉門戈發現自己除了茶葉的知識毫無所獲,說好的大買賣呢?就在他小心翼翼的咽下最后一塊綠豆糕的時候,一張紙出現在桌面上:“拿去看看!

    “呃,對不起閣下,這個我可能要拿回去仔細的看一遍才能給您答復!备ダT戈下意識的回了一句,上面都是建筑材料的數量,價格的位置是空著的。怎么做生意他是肯定不懂的。只好讓家里的管家去張羅。

    卡儂站在一邊不說話,心里很好奇這么大一筆買賣,怎么就全部便宜了這個又臟又臭的小貴族。沒錯,比起張廣德的衛生習慣。弗拉門戈確實又臟又臭。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些物資我都能弄來,采取什么交易方式?”弗拉門戈的精明回來了,不是一個精明的家伙,怎么能得到這么一個肥缺?當然了,這個跟他的出身也有關系。

    張廣德就等著這個呢。如果這貨不主動提出來,這買賣不做也罷。太蠢的人往往是豬隊友,離他越遠越好為上策!澳阋粋人跟我來就行了!睆垙V德一句廢話都沒有,立刻起身出門,弗拉門戈一路跟著,走了五分鐘來到靶場。這是留守連的杰作,他們一年多沒閑著。

    一伸手,早就準備好的今村文明,眼角不屑的夾了一下弗拉門戈,絲毫不掩飾他的鄙夷。這小鬼子一點都不含蓄的表達了自己的心情后,沖著張廣德深深鞠躬道:“閣下,一切就緒!

    面對弗拉門戈還算客氣的張廣德,面對今村文明時傲慢的氣焰大漲,接過遞過來的米尼步槍,熟練的拿起定裝彈藥裝填完畢,舉起瞄準時才停下道:“總督先生,你覺得那個靶子有多遠?”說完瞄準一會,扣動扳機。砰的一聲,一百米外的一個靶子上多了一個眼。

    這時候弗拉門戈有點傻眼了,這么遠的距離,能打中目標么?滑膛槍這東西,三十米以內還有準頭可言,超過這個距離就得看上帝的意思了。更不要說,這個時代的歐洲人玩的還是尼瑪火繩槍,燧發滑膛槍都是新生事物。別說現在了,就算龍蝦兵縱橫世界的時代,也都還是滑膛槍打天下。只是這玩意的準頭實在不靠譜,龍蝦兵才會玩那種頂著對手的兩輪射擊,沖到二十米以內,然后一輪齊射,端著刺刀沖上去捅人的戰術。

    “八環!”報靶的士兵從掩體后面鉆出來,手里拿著喇叭喊了一嗓子,端著靶子往更遠的地方跑。一百五十米,靶子用肉眼看都很小了,熟練裝彈的張廣德又是一槍過去,這一次的成績很一般,五環。

    放下槍,張廣德嘆息一聲道:“太久沒摸槍了,生疏了。換成在軍校那會,二百米都能命中十環!比绻詈阍,一定會很不屑的表示:“你就吹吧,二百米你能看的清楚靶子就算是眼神好了,還十環呢。不脫靶就躲起來透著樂吧!”

    這個時候,弗拉門戈再傻都知道這里頭有說法看,上前笑道:“閣下,我能開一槍么?”

    張廣德把槍遞給他,一番講解后,弗拉門戈笨拙的裝彈完畢,然后瞄準的是五十米的靶子,扣動扳機后,報靶的士兵很無情的喊了一句:“脫靶!”再來,這一次不錯,上靶子了。連續打了十槍之后,雖然最好的成績不過四環,弗拉門戈依舊可以確定,只要經過一段時間訓練,五十米內精確射擊不是夢想。

    “這種步槍有多少?”弗拉門戈迫不及待的追問,張廣德無奈的聳肩:“很少,鋼材的量產問題很難解決!闭f這個話的時候,好像沒看見身邊不到三步遠的地方,一名士兵手里拿著的是一桿新式的后裝步槍一樣。

    對于張廣德這種無恥的作風,弗拉門戈表示非常欣賞的點點頭:“沒錯,確實很少。好吧,閣下打算用軍火來付賬的事情,我看沒有任何問題!

    張廣德滿意的點點頭,伸手打開腳邊的一個木箱,指著里面的步槍道:“燧發滑膛槍,目前的主要外銷軍火!闭f著有走了幾步,拍著一門六磅滑膛炮:“六磅步兵炮,野戰利器!

    弗拉門戈不是蠢貨,知道眼前這個家伙賣給他的都是落伍的產品,甚至那桿能在一百五十米之外擊中靶子的步槍,也是TMD的落后的產品。問題是,擺在眼前的這一箱滑膛步槍,在整個歐洲來說,已經是很先進的武器了。歐洲不是沒有燧發槍,但是受制于鋼材的質量,發火率有五成就算是很好的產品了,而大明賣給荷蘭人的步槍,葡萄牙人有幸也弄了一批回來,那玩意在葡萄牙的殖民地巴西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老對手西班牙人和荷蘭人,都沒少挨排槍的鉛彈。

    “總大使閣下,我還是希望能多拿到一些新式的裝備!闭f著弗拉門戈手里的步槍掂了掂,張廣德露出笑容道:“沒問題,我可以賣給你五百桿,這是最大的數量了!

    “價格呢?”弗拉門戈提到了最重要的問題,張廣德卻換了一個語氣,毫不在意的聳肩道:“這個問題,好像不該我們來談,你有管家,我也有賬房先生,讓他們去為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磨嘴皮吧。過兩天我打算去一趟法國!

    這是雞毛蒜皮的買賣?還敢更裝一點么?弗拉門戈心里的想法,絲毫不敢露在臉上。只能默默的詛咒:“這個該死的大明帝國貴族,詛咒你在搞女人的時候染上臟病!狈路鹂匆娏藦垙V德因為得病必須切掉小雞雞的悲慘場面,腦補之后弗拉門戈狠狠的自嗨了一番。

    抬頭看看前面這個家伙的背影,弗拉門戈還是決定跟這個家伙好好合作一番,盡管在英雄港掙錢不少,但是肯定沒有倒騰軍火來錢快。只要這家伙的價格不要太離譜,一桿滑膛槍怎么也能掙上十個銀幣的。

    張廣德在英雄港盡情的裝逼時,李恒這個苦逼則要面對白眼狼土著分子帶來的戰爭。

    沒錯,那個滿臉涂著顏料的土著分子,在營地里養傷半個月之后被釋放了,現在正帶著不下于三千人的土著,出現在營地五百米左右。(未完待續。)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