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三十三章 文道之種

第三十三章 文道之種

    文道院前,傅劍寒手捧著一書一頁行在前頭,身后跟著數十名學子,緩緩邁入其中。

    經過騰龍夜宴一事,對于傅劍寒成為此次縣試案首,自然無人不服,更何況如今傅劍寒欲奉圣道,行在隊前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愿以此而奉圣道?”

    科考乃文人要事,在此之時必須要德高望重之人進行主持,如今開河府內除了孫仲明之外沒有第二人選。

    今日孫老身著文服,嚴肅端重,不茍言笑,盡顯大儒氣質,立于文道院前,看到傅劍寒手捧而來真書真頁,眼眸之中在閃過幾分滿意的同時,緩緩開口嚴肅相問。

    “你已得眾位學士認可可奉圣道,奉圣之文由你而來,你愿將此大道真頁、大道真書送入文道院中?”

    奉圣道,需要其文要在縣試大宴中得到各位文人的一致認可,然后手書其文奉入文道院中,并不局限于當時手書。

    所以傅劍寒完全可以過后再是抄錄一份行奉圣道,不一定要以大道真頁、大道真書送入文道院中,但在一番思量之后,傅劍寒還是如此而行。

    既然其他文士多會如此,其中必有玄妙,就算失大于得,憑著前世的積累,大道真頁,大道真書不是不可再得。

    “是。文道乃我人族圣道,若能為我人族盡一份心,我愿意!

    傅劍寒微微頷首,很是認真地回答說道。

    “我必須要告知于你,大道真頁、大道真書甚為可貴,送入文道院之后雖可得文道饋贈,但日后所得文道精華卻不會再有分潤于你,而且你一旦做此決定,便不可后悔!如此,你還愿意否?”

    孫老依舊未動,再次緩緩而道,再次出言提醒,亦是震撼傅劍寒心志。

    “能為人族盡一份心力,我無悔!

    但傅劍寒早已經思量清楚,縱然聞聽得如此所言,其回答也毫不猶豫,沒有半點遲疑。

    “好!汝等學子隨我進殿,奉圣道與文華洗禮都要在正殿當中!

    見此,孫老終于微微頷首,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后輩學子能如此一心為人族而盡力,自然能得到這位大儒的認可。

    正殿之內,先賢圣象無數,但一入此間,便能感覺到一股莊嚴肅穆之感,但與此之外,更有一種恍若徜徉在文學海洋之中的感覺,讓人不自覺心頭舒暢。

    就在這時,孫老微微一頓身,隨即嚴肅應和一聲。

    “先賢在上,呈文奉圣,以祭文道!”

    一作聽聞,傅劍寒當即疾走數步,雙手高舉將書、頁放在案桌之上,同時面向圣像祝禱言道。

    “人族后進學子傅劍寒,偶有書文可得,文及大道,今以之奉圣道,呈先賢,還請先賢以觀之!

    隨著傅劍寒話音一落,一股宏大的力量憑空而自書、頁之上迸發而出,隨后就見書、頁之上,紫光再次綻放而出,濃密的紫光只在瞬間就將整個正殿全都籠罩,所有在場學子沐浴其中。

    紫光照耀之下,所有人都感覺到靈思泉涌,平日所習之知識全都一一在腦海之中涌現而出,絲絲真義不言自明,片刻所得,不啻于一月苦學。

    傅劍寒亦是如此,所以傅劍寒并沒有見到,隨著紫光彌漫,那大道真頁、大道真書也漸漸虛化,其中大部分匯入文道院中消失不見,但卻有小部分化作絲絲紫光融入傅劍寒的身體當中。

    不過傅劍寒雖然沒有見到這一幕,卻能感覺到自己有所不同。

    本來不自覺沉浸于冥思之中,但乍然之間,傅劍寒好似心魂出竅,整個人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但在此黑暗之中,傅劍寒沒有絲毫擔憂,恐懼的情緒,反倒是一陣舒暢,好似回到了母親的懷抱當中。

    只在瞬間之后,本來空無一物的黑暗之間,便有絲絲紫光自虛空而來,融入匯聚,不到片刻時間,就漸漸匯聚成一枚散發著瑩瑩紫光的種子。

    “這是心魂識海?不是要將自身修煉成武者才能坐神入照,靈入識海的嗎?還有那枚種子是什么?”

    不知為何,越在這時,傅劍寒就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越發清醒,甚至只在片刻思量之后便能明白自己身處如何。

    隨著絲絲紫光不斷匯入,那枚神秘的種子本來還見虛幻,但漸漸是變得凝實起來,隨著最后一絲紫光融入到那神秘種子當中,一道氣息直接從種子當中射入自己的腦海當中,頓時傅劍寒就此明了。

    “大道真種,乃取本人所著的大道真頁與大道真書之文才而成就,若能以文才之氣供養,可做孕育成形,得成通天大道。這是什么意思?文才之氣又是什么?”

    從那大道真種當中所得的乃是一道簡單的信息,讓傅劍寒愈發摸不著頭腦。

    但還未等傅劍寒再做冥思,突然感覺渾身一震,整個人頓時清醒過來,重新回到了文道正殿當中。

    思緒回蕩,傅劍寒很快就是回過神來,不過傅劍寒心頭隱隱有所感,感覺自己似乎隨時能進入到自己的識海當中,這應該是成就武者之后才能做到的事情。

    能成就文道之種的自然唯有傅劍寒,不過其他人的收獲顯然也是不小,恐怕正因如此,孫老才特意領著所有人一同入正殿。

    “奉圣道畢。今在此文道正殿之內,公布此次縣試所通過者,并且給予文華洗禮!

    就在這時,孫老再次開口,頓時將所有人的注意里全都吸引了回來。

    隨后孫老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道帛書,緩緩念道。

    “此次縣試,經由我開河府諸位文士認可,共有三十五人為童生,其為:傅劍寒、何封、顧子風……”

    一一念來,正是進入文道正殿的三十五學子之名,念完之后,孫老將帛書一合,隨后恭敬地將之同樣放在案桌之上,恭敬一拜而道。

    “孫仲明受邀主持此次縣試唱名,在此拜求先賢以賜文華給諸童生洗禮,讓其可成我人道基石!

    說話之間,就見十數枚文道精華直接從孫老身上飛出,飄浮臨空,而后又見一股玄黃清氣直垂而落,一碰到那文道精華,那文道精華隨即漸漸融化開來,隨后便化作三十五滴清液,而后齊齊一動,分向三十五為學子射來。

    文道精華所化之清液大小如一,但有的渾濁,有的清澈,其中一滴晶瑩通透,猶如凈水一般,直射向傅劍寒的眉心。

    清液一碰,傅劍寒只感眉心一涼,隨后就感覺那一滴清液好似化作無數滾滾洪流自自己的眉心而下,經由奇經八脈呼嘯而過,一路所過,奇經八脈俱是通暢無阻,只在瞬間,奇經八脈俱通,后天之氣隨即轉為先天之氣,只要經過一段時日的鞏固修煉,就可達到武者之境。

    不過那滾滾洪流在為傅劍寒打通奇經八脈之后才是損耗一半,眼看傅劍寒已經無從吸取就要散去之際,傅劍寒突然感覺自己靈識當中那枚神秘的種子微微一顫,頓時所有洪流倒轉,全都匯入其中。

    見到如此,傅劍寒心頭驀然一跳,隨即下意識就將自己身上所帶的文道精華中的九枚自行而散,將之化作一道道奇異的力量匯入大道之種內。

    這全然是下意識所為,待到傅劍寒回過神來之時已經阻止不及,文道精華碎裂,自然就相當于傅劍寒已經將其所用。

    不過,隨著九枚文道精華所成的力量匯入,本來顯得還有些虛幻的大道真種頓時真正凝實起來,隱隱之間散發出一種勃勃生機。

    “文道精華就是文才之氣?不對,這不是,文道精華并不是文才之氣,那文道洗禮,所成的力量才是文才之氣!文道精華只是恰好可促進其用而已!”

    傅劍寒微微有些發愣,不過隨即那枚大道真種再是微微一顫,數道信息再是為傅劍寒所知。

    文道精華的確不是文才之氣,真正的文才之氣乃是文道所垂,乃是文道院抽取大道真頁、大道真書其中神髓轉化而成。

    至于方才,也正如傅劍寒所想,只是略有不同的是,那一絲文才之氣蘊含著先賢意志,可以借著文道精華孕育大道真種。

    日后若想要不斷培育大道真種,還要依靠自身書寫成文,以大道真頁、大道真書之中的文才之氣以供養之。

    這時,隨著大道真種的凝實,傅劍寒卻是得到了其對自己的兩大妙用。

    其一,乃鞏固命魂,映照命魂,命魂穩固于否是能不能成功沖擊武者的標準,本來經過文化洗禮的童生差的就是這一步,甚至排名前三最大的好處也就是在文華洗禮當中可以更好的穩固自身命魂。

    可以說如今傅劍寒隨時可以成為武者,而成為武者,考取秀才的第一前提也就達成,秀才與武者同級,但更強于武者。

    文人區別與武人,乃是因為文道,不過對于絕大多數文人而言,要提升武道階級不難,難在提升自身文道,武人不過只是一個基礎而已。

    但無論如何,這一功用至少也省卻了傅劍寒一年之功。

    而至于另外一個功用,則為文道天應,此乃是可以增強文道精華半成的效用,不錯,正是增強文道精華的效用。

    文道精華,可以讓文人心想事成,但單一枚文道精華的效用卻有著極限,依照著使用方法的不同,這極限也不同,但若有這文道之種相助,并且能以文人所用之法運使文道精華,皆便可增添半成的極限效用。

    隱隱之間,傅劍寒能感覺到這第二效用還有極大可以增強的潛力,若能將文道之種培育起來,這等效用還更可倍增,而且傅劍寒更能想到,這文道之種只有這些妙用嗎?

    先輩文人的選擇可沒錯,舍棄一時之利,卻得長久之計也!

    “汝等都經此文華洗禮,可謂身強體健,只要能好做修煉,那么五載之內也必可成就武者,但若因此而懈怠,滿足于當前成就,一輩子只是童生者,以往也不見少數,文道洗禮雖以讓汝等體質改善,但終究有所極限,我等讀書人,能依靠的始終還是自己,所謂文道洗禮亦可算外力也!”

    就在傅劍寒方一有所感悟之時,就聽到孫老再是緩緩開口而言,所言乃孫老自己所年所見所聞所得。

    “另外,爾等身為童生,自然不可等同那等蠻夫,于功課學業上也同樣不可忽視,你們皆為文士,若文道不前,日后難及大道,且記!且記!”

    雖然孫老還有不少話語是要囑托,但孫老更加明白,此時恐怕更有不少人不愿多聽此言,若人人能從其所言,恐怕人族終會更為昌盛。

    童生畢竟沒有真正接觸大道,不明白大道艱難,必須苦心攀登,反而易于自滿自足,最后淪為尋常武人。

    但這也算是考驗,若連這點意志都沒有,如何可成文人,所以最后孫老也只是點到為止而已。

    但既然是點到為止,自然就難以真正入耳。

    當然,這也與孫老并未曾真正表露身份有關,許多人只知道孫老身份頗高,但卻不知道孫老是為東閣學府第一人。

    因為縣試大宴其實已經提前舉行,所以這時在正式獲取童生資格的時候反倒顯得簡素了許多,并沒有太多繁奢的禮儀,文華洗禮之后,便算結束。

    不過對于通過縣試的各個學子而言卻算不得什么,確定自己通過縣試是最重要的,若非文道院中不可喧嘩,早就有許多人在此歡呼起來。

    饒是如此,在離開文道院之后,不少人都是呼朋喚友,準備好好慶賀一番,對于孫老所言,幾乎大部分人轉身就忘。

    只不過這其中顯然不包括傅劍寒,童生只不過是一個基礎而已,更何況在文心幻境之中,傅劍寒已經見識過大道威嚴,明白大道險阻難以成就,所以已經將目光放到了長遠。

    “依依,該到了離開開河府的時候!

    微微搖搖頭,在離開文道院之后,傅劍寒直接找到了在外面的依依,直接而言道,離著明年開春不過就那么數月時間,若是可以的話,傅劍寒希望能進修以提升自己的學識,一舉通過院試。

    濟平學院乃數縣之內最好的學院,甚至在整個開河府內也少有學院能與之相比,返回學院進修,乃為當務之急。

    “好的喲!”

    身為侍女,依依無疑是十分合格的,很快就幫著傅劍寒收拾好了行禮,隨即準備離開開河府。

    “嗚嗚……”

    但不知怎么的,傅劍寒兩人方才出得如歸樓,便聽得一陣嗚咽之聲,嗚聲切切把傅劍寒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只見一個衣妝素白的女子半跪在街邊,旁邊更有一牌,上書‘賣身葬父’四字,聲聲嗚咽,讓人心疼。

    “這是怎么回事?”

    傅劍寒微微一愣,這個世界雖然不說人人衣食無憂,但在文人教化之下,百姓衣食還能得到保障,一般而言,應該不會有這樣的事情才是。

    正在傅劍寒疑惑之間,一個人模狗樣的家伙領著幾個狗腿子般的家伙就是大模大樣地走到女子身前,很是大氣地說道。

    “賣身葬父?嘿嘿……小娘子長得挺標致的,不如就跟了大爺如何?只要跟了大爺,無論吃香的還是喝辣的,統統不成問題!”

    女要俏,一身孝。

    不得不說,俏麗面容,素面朝天,再配上一身孝服,誰看了都有幾分眼熱,若再有地痞惡霸什么的做陪襯,無論是誰都會有熱血上涌的時候。

    “……小娘子,你就從了我吧!”

    就在這時,那惡霸地痞好似已經忍耐不住,伸手就向那素服女子抓去,素服女子淚光瑩瑩,欲語還言,想要求救敘說又是不敢,直讓人看得心都微顫,義憤填膺。

    “住手!”

    (新書上傳,前各位書友能多多支持!多多收藏!多多推薦!謝謝。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