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儒門劍道 > 第八十五章 推斷(下)

第八十五章 推斷(下)

    “各位且聽我慢慢道來,我敢肯定自己推斷無誤,自然有我的把握!

    傅劍寒微微頷首,到了這時,自然不可能還有什么藏著掖著的,全都直接道來。

    “在聽聞此事之后,我自然就將疑點放在于此,所以我派齊大哥前往東陵縣進行調查,除了查實其他事情之外,還有著重查實此事的相關事宜,重點是在當時各位的行蹤。畢竟分身之術不是沒有,但豈是那么輕予就可得?”

    “行蹤?”

    聽到羅文的問話,傅劍寒微微頷首,隨即先看向谷明志。

    “是的,根據我的調查,谷明志公子且不說,事前并沒有太多人關注,畢竟按著谷公子所言,當時是昏睡了過去,而在事情發生之后,許多人都圍住了他!

    隨后傅劍寒微微一轉身,看向了旁邊的谷遠航。

    “另外谷遠航公子也同樣如此,不過谷家雖然田地不少,但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準備下田的時候見過,大致上未曾有人見其離開過。至于,谷家嫂子卻有些不同,我向市集諸多人探問過,卻沒有什么人有所印象……”

    “你胡說!我明明是到了集市,還采買了家用,怎么可能說是未去?就算沒有人有印象,也定是時間太久有了遺忘而已!”

    沒有等傅劍寒說完,那周霞就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語,不過雖然有幾分話語急迫,但表面上依舊也不看不出像是兇犯。

    “若只是尋常犯案自然就是我胡言,但依我看來,恐怕就連你們的神志都被妖魔所惑。本來我這也只是我心頭疑惑而已,但幾番言語下來,我自然可以確認。而若我的推斷不錯,為了讓其本人一直未曾所覺,妖魔必定附身其上才可成!

    傅劍寒沒有絲毫反駁,只如淡淡陳述一件事實一般,然后轉向空寂言道。

    “空寂大師,此乃佛門圣地,不知可以佛光洗禮否?我聽聞若以佛光洗禮,身上一應附著的穢物自然而散,而且對人本身只會有利無害,不知可否一行?”

    傅劍寒的意思已經十分明白,就是周霞本人神智被所迷惑,所以才會顯得這般,正是由于其認知被迷惑,才會連本身都不知。

    “阿彌陀佛,既然傅施主如此確定,那么老衲愿意親自為這位施主洗禮!

    空寂也許不能確定傅劍寒為何如此肯定自己的推斷,但卻一口應承下來。

    事實上,這樣的事情以往也不是沒有過,不然傅劍寒也無法做出如此推論,只不過就算有這樣的事情,往往在‘佛光普照’之下已經現形,更不用繼續多此一舉。

    但畢竟佛門洗禮對人本身也是有利無害,所以見到傅劍寒言之鑿鑿,空寂大師并沒有拒絕的意思。

    只見空寂當下隨即上前幾步,來到周霞身前,微微躬身,口中隨即念誦起了聲聲佛經。

    若是其他人要進行什么佛光洗禮,也許還要花費幾分準備,但如同空寂這樣的佛門大師根本不需要這些,僅僅憑著自身之力便可為他人進行佛光洗禮。

    隨著聲聲誦念,空寂整個人的身上再是綻放出陣陣佛光,不過與之前‘佛光普照’不同,這一次不在是任由光照大殿,而是將之匯聚在周霞身上,而且相比‘佛光普照’那般耀眼,這佛門洗禮的光芒卻是柔和許多。

    殿內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所有的人都明白,事情已經到了關鍵,關鍵是看傅劍寒的推斷準是不準。

    若是常人,被此佛光罩體,不會有任何異樣,只會讓身體得以健強,甚至因此得所開悟。

    但那周霞卻不同,一開始還看不出來,沒有什么異樣,但在過了一刻鐘之后,她的臉色陡然一變,變得極為痛苦。

    “媽!”

    谷遠航驚叫一聲,想要上前,但卻被傅劍寒直接攔截了下來。

    還不等他掙脫,就見到一陣陣的黑霧就從她的背脊之中浮現了出來,瞬間就形成一道恐怖的身影。

    妖魔!

    所有的人神色頓時一緊。

    果然是有妖魔附身其上!

    “桀桀……想不到你們這些文人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為了悄然附身在這女人身上我可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思,不僅要瞞過周圍的人,還要瞞過她本身,讓其連自己都不知道這事情竟然是她自己所為,一切應對全憑著她自己所為?上氩坏骄谷皇潜灰粋小輩給逼了出來!”

    一陣怪笑聲中,那一團黑霧驀然睜開了一對猩紅的眸子,直直盯來,讓傅劍寒也感覺一陣心頭發寒,手足微顫。

    妖王!

    此附身之妖其實力最少也是達到妖王之境,而且還是實力強大的妖王!

    好在此時空寂大師口誦佛經,將其壓制,不然以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單單只是這份氣勢恐怕就足以讓傅劍寒連大氣都難出一口。

    “這一切都是你所為!”

    這時,羅文一雙眼眸亦是射出一陣犀利的目光,好似要將黑霧之后的幕后黑手都為之穿透一般!

    想要出手,最后還是忍耐了下來。

    這終究不是妖魔本體。

    “這案子本來就不難,真正的難就難在兇手本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兇手,所以其本身所行,所為,甚至感情,全都無所作假,本心所行之下,就顯得難有破綻。加上這妖魔附身其上,就連其親屬也多受影響!

    顯然一時被其氣勢威壓,但傅劍寒終究是傅劍寒,心氣一提,緩緩自言道。

    “而且我若所猜不錯,谷明志公子孝悌之道之所以會因此而破,其中固然有其兄身死悲傷之故,但也當有這妖魔做下手腳的緣故,不然其終究是一位秀才,何以淪落至此?文人心智本堅,縱然如此打擊亦可承受,而且之后谷公子對此,以及對昏睡一事無所覺,恐怕也是因為受其影響之故吧!”

    前世與今生不同,不同就在與,這世上多出了許多玄妙之力。

    身為文人,自然不會如此妄為,但妖魔、巫蠻若能削弱人族實力,必定不會有絲毫留手。

    “桀桀……小輩雖然是小輩,但眼光的確不差!不錯,這一切都是本座所為,本來我還想試一試你們人族大道問心,到底能不能查出我的跟腳,若果然不能的話,桀桀……”

    黑霧恍若在狂笑,一下猛然大漲起來,就連空寂大師也壓制不住妖魔氣焰。

    “想不到最后竟然被你一個小輩給識破!不過你們人族也猖狂不了多久了,天下終究是我們的天下!還有!小子,我已經記住你了。你放心,你活不了多久了!為我妖魔大敵者,死!”

    話音一落,黑霧頓時在佛光當中完全消融不見,再是看去,好似一切都未曾發生,不過隨即周霞的身子隨即一歪,就是倒下在地。

    妖魔附身其上,必定耗損其元氣,如今雖然妖魔驅除,但其本身體力也同樣不支。

    “媽!”

    “嫂子!”

    直到這時,谷家人才是反應過來,谷遠航當即沖到其身旁,緊緊抓住其肩臂,至于谷明志雖然不好太過親近,畢竟叔嫂有別,但這時眼神也十分復雜,不過相對而言,卻以關切居多。

    此亦為人之本性,更何況孝悌之道亦有侍奉兄嫂之言,雖道已破,但其行未改。

    “想不到事情結果會是如此!

    羅文一直沒有動手,直到這個時候,才是微微一嘆。

    其實不是羅文不想動手,而是知道那不過是一縷附身而已,連分身都算不上,就算將之消滅也不損本體分毫,更何況有空寂大師在,他也無需多費心神。

    但也只是一嘆,嘆息過后,羅文當即就是想起那妖魔最后所言,如今妖魔氣焰高漲,更有犯足衛國之意,實在不得不讓人為之憂心。

    來回踱了兩步,羅文神色忍不住微微一變,好似下了什么決心。

    “如今妖魔多狡猾,竟然以如此壞我人族根基,若這一次我有不察,其必定另外害人。不,說不定如今就有妖魔潛伏在我人族之中欲行詭事!我要立即聲傳九國,讓所有人防范妖魔詭計!”

    羅文乃舉人自然有這份資格,更何況有實況為證。

    不過妖魔如此詭譎,就算如此,也難以防范。

    但無論如何,做了總好過不做,當下羅文心中念頭一定,隨即決定行事。

    “各位,此事甚急,這里還請各位相助善后,其中若有花費,羅某愿意全部承擔!

    羅文向著空寂大師一拱手,顯然正是對其所言,在對空寂大師言盡之后,又微微轉頭看向傅劍寒。

    “傅公子,這一次多謝你之相助。待到公子春閨之后,在下必有厚報!相信以公子之大才,春闈必定不在話下,在下就先賀公子旗開得勝,得成秀才了!

    “羅縣令客氣了!

    傅劍寒微微拱手謙虛一語,但羅文雖然急迫行事,依舊微微搖搖頭說道。

    “傅公子這番破案之法就是羅某所不知,待到有空閑之時,羅某必定來向傅公子請教一二,到時候愿以傅公子為師也!”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