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仙界贏家 > 正文 第3060章 不必擔憂

正文 第3060章 不必擔憂

    在謝迅的指引下,周舒在無遮界里觀摩陣法。

    謝勝很老實的跟在后面,偶爾說話,也是先行禮,驕矜之氣少了許多,大約是被周舒完全折服了。

    周舒對此不甚在意,仙城人少,多個人用總是好的。

    至于謝正的用意,不管他是讓謝勝去監督仙舒城,還是表明信任派謝勝去當一個質子,或者就是單純的想讓謝勝去歷練一下,周舒都不在乎,仙舒城完全在他的掌控下,一個謝勝怎樣都翻不起浪來,回去了再好好炮制。

    近距離觀察陣法,自能看出許多東西,獬豸國里有陣道高人,這一點毫無疑問,而讓周舒驚訝的是,這位高人的陣道和自己掌握的很有相似之處,而且陣道還在自己之上,超出不少,不是他自我標榜,在陣和符兩種道上,他自認為超過自己的不多,應該大多數都在仙界大宗門里,能在獬豸國發現一位,的確很意外。

    不過謝迅和他交情這么深都沒有提起過,那位高人的存在顯然是獬豸國的一個秘密,他也沒法提出來去見上一面,當面談道,就只能在這陣法里細細體會揣摩。

    或曰神交。

    見周舒看得入神,隱隱進入了修行者說的頓悟狀態,不知道多久才能醒來,謝迅便囑咐了謝勝幾句,自己忙去了。

    等周舒醒來,已是一個月后。

    周舒看了周圍一眼,似有所思,“你一直都沒走么?”

    “是的,舒師。”

    謝勝點點頭,又補充道,“周師在這里,我怎么能隨便離開,再說鎮國也囑咐過,讓我看著你。”

    “等等,你叫我什么?”

    聽到舒師這個稱呼,周舒莫名一滯,心里一個人影浮現出來,不由暗嘆了一聲。

    謝勝神色如常,緩緩道,“家父常告誡我,說能者為師,而城主絕對當得起一個師字,至于用舒不用周,不是為了忌諱,而是我的習慣,獬豸國幾乎人人姓謝,我也有很多老師,但我要都叫謝師的話,那就分不清楚了,所以以名為師,現在也就習慣的叫城主舒師了。”

    他頓了下,“城主要是不許,我就不叫了。”

    周舒搖了搖頭,“隨你便罷。”

    謝勝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好的,多謝舒師。”

    周舒似有所悟,“你有很多老師?”

    謝勝點頭,神色頗是誠懇,“三人行,必有我師,國都里的大多數人都當得了我的老師。”

    周舒卻不意外,這也是他信奉的道理,只笑笑道,“國都外面也不少啊。”

    謝勝想了想道,“明白了,我第一次出國都,以后會跟著舒師好好學習。”

    “我問你個問題吧。”

    周舒指了指不遠處的陣法,“無遮界還有國都的鐵幕,應該是一樣的吧,你可知道,他們出自何人之手?”

    “這……”謝勝愣了一會,看著周舒堅決的道,“舒師有問,我本不該不答,可這是獬豸國的重要機密,事關國本,恕我不能告訴舒師,除非……除非國主有命。”

    “呵呵,不說就不說,你也不用這么在意。”

    周舒笑了起來,輕松的擺擺手,徑直往前去了。

    謝勝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跟著,想了想還是跟過去,亦步亦趨。

    對這個年輕人,周舒則是多了一絲好感,幾次試探下來,謝勝的品性還是可以的,身具高位,卻能親民,懂得學習,性情也直,許多人說他是下一任國主的有力人選,也不是空穴來風。

    當然,缺點也不少,天潢貴胄的傲氣始終都還有,第一眼容易讓人生氣。

    謝正把他送過來,是想讓自己幫他打磨打磨?

    還沒走回去,遠遠就看到謝遜,手里拿著一杯東西,正仔細端詳著。

    周舒大步過去,面帶不悅,“謝老,你可不夠朋友,把我一個人丟在荒山野林,自己跑來喝酒。”

    “不是有謝勝在么,再說我也不是喝酒,這邊可忙得很。”

    謝迅微微一滯,把那杯子遞過來,神色肅然,“你看看這是什么?”

    還沒看,一股濃郁的死氣就飄過來,凝目看去,全是猩紅的鮮血,其中隱隱帶著些綠色。

    周舒神色微凝,“剛取出來的血本該有很多生機,但這里的卻有相當濃烈的死氣,跟魔血池里的血水有些類似,但卻沒有一點魔氣,這是來自巫神祭壇的?”

    仔細看一眼結論就出來了。

    里面的那股死氣,給周舒的感覺,和周舒在十萬大山里的華米絲池里的池水很相似。

    和玄黃界差不多,其他界和巫神交流的方式大多也是祭祀,簡單直接,良苗國也是如此。

    當然,肯定有巫神使者在那里。

    “老夫也覺得是,可云泉界怎么會出現巫神祭壇呢?”

    謝迅臉色很陰沉,“這是族人才從云泉界送來的。”

    謝勝走上一步,介紹道,“云泉界離良苗國比較近,曾經也被良苗國占領過,不過很早前就奪回來了。”

    周舒看著他點了點頭,“謝老,你覺得那邊有人開始信奉巫神了?”

    “有巫神祭壇,很難不這么想,可……云泉界里基本都是我們的族人的真實之影,有族人背叛獬豸國?”說到后一句的時候,謝迅眼里已是帶了殺氣,比那杯子里的死氣還要強烈的殺氣。

    也難怪如此,正在和良苗國戰爭的時候,卻有族人去祭祀巫神,那無異于叛國。

    周舒似有所思,“也許是過去留下的。”

    他不覺得獬豸族會去信奉巫神,那根本毫無好處,獬豸族可不是良苗國那種異族,又不是不了解巫神,本身就是神獸,真想要什么,直接去詢問好了,何必要通過祭祀這種方式,愚不可及。

    謝迅的情緒平復了一些,“不管如何,肯定要去探個究竟,可我的幾個真實之影都離得遠。”

    周舒緩聲道,“謝老不必擔憂,我正打算往那邊走走看,順便幫你去看看云泉界。”

    “有你去,老夫也放心了。”

    謝迅看著周舒,緩緩取出一枚木牌,沉聲道,“你帶上我的令牌,云泉界的事情由你做主,若真有人違反戒令祭祀巫神,立刻殺了,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令牌烏黑,觸手極沉,上面紋著一只獨角。

    拿在手里,莫名有種能號令天下的感覺。

    (ps:謝謝杰的一直支持,感謝散場電影的書友們~~~~一個字是怎么起的,好奇。)

    妙書屋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