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孺子帝 > 第七十六章 老婦闖門

第七十六章 老婦闖門

    (感謝讀者“環保工程師”、“月上浮云”、“嚴潤清”、“Lainjoy凌兮”、“ryankim”、“廁所在,此歡迎拉屎”的飄紅打賞,再次感謝所有讀者的支持。)

    確認半路被劫真的只是一場意外,自己沒有生命危險之后,東海王發怒了,但他最恨的人不是韓孺子,而是太后,“關了我這么久,我每天變著花樣討好她,居然將我攆出來了,連句解釋都沒有,兩名太監把我扔上車,我還以為……”

    東海王打個寒顫,他當時以為自己命不久矣,所以一路上都沒敢吱聲。

    “那太后究竟選誰當皇帝了?”韓孺子只關心這一件事。

    “還有誰?咱倆都被攆出來,她肯定是要自己當皇帝!”

    “不可能吧?”韓孺子怎么都覺得這種說法匪夷所思,對正走過來的楊奉說:“史書上有女帝嗎?”

    “只在太古傳說中有過!睏罘钔T谲嚽,看了一眼里面的東海王,皺起眉頭,他對太后立誰為帝不感興趣,只覺得這第二輛車是個麻煩,“得把他送回去!

    “送到哪?”東海王不肯下車,緊緊抓住轎窗,“我不回宮,我是說我不跟你們回宮,我要去南軍找舅舅,讓他送我回宮……”

    楊奉不客氣地放下轎簾,對韓孺子說:“得把他送回崔家!

    府丞去宗正府向上司報告情況,只剩府尉一個人留駐侯府,完全不知所措,急得團團轉,這時走過來,抓住楊奉的胳膊:“楊總管,這事你得負責,我只是一名小吏,上有老下有小,經不起折騰……”

    楊奉拍拍馬車!败嚴锏娜私渝e了,你把他送回太傅崔宏府中吧!

    府尉使勁兒搖頭,“我不送,這事與我無關!

    “府丞溝通侯府與相關衙門。府尉是管什么的?”

    府尉啞口無言,名義上府尉要對侯府的安全負責,可他眼下最不想沾上的就是這種事。

    “車里不是倦侯的家人,請府尉看著辦吧!睏罘钔浦n孺子向后院走去。

    東海王掀開轎簾一角,仍不肯出來。大聲道:“韓孺子,別把我留在這兒,送我回崔家!你親自送,不要這個家伙!

    韓孺子想要說話,被楊奉推著往前走,停不下來,走出沒多遠,身后追上來一名太監,氣喘吁吁地說:“崔家來人了,還不少!

    楊奉止步!皝淼玫箍,倦侯,你先擋一會,別讓他們過這道門,也別多說話!

    “我?”韓孺子心中沒有底氣,“我恐怕不行……”

    “什么事都得經歷一下!睏罘钆呐木牒畹募绨,轉身走回馬車前,將車夫叫來,命他駕車進入后院,自己跟隨其后。也不管里面的東海王嚷些什么。

    韓孺子手忙腳亂,這跟面對宮中的逆賊不一樣,闖府者當中很可能有崔小君的親人,場面會十分尷尬。

    楊奉甩手走了。韓孺子只能自己想辦法,命張有才將宮里跟出來的太監全叫過來,列隊堵住第二道門,這時大門外的叫嚷聲已經傳來,府尉急得直拍腦袋,他得罪不起倦侯。更得罪不起崔家。

    韓孺子將府尉叫到身前,“你想迎接崔家嗎?”

    府尉拼命搖頭。

    “那就帶著你們的人站到一邊去,別參與也別吱聲!

    府尉如蒙重赦,答應一聲,跑去向各部司派來的士兵傳令,然后自己先跑進一間房子里躲藏,其他人站在前院角落里擠成一堆,目光在大門和二門之間來回掃視,心里既緊張又好奇,都想看看廢帝如何應對崔家。

    前院不大,擠著數十名士兵,剩下的空地沒有多少。

    一大群人氣勢洶洶地由大門進來,一眼就看到了封堵二門的太監與倦侯。

    韓孺子心里一沉,來者當中大都是女眷,正是他預料中最尷尬的場面。

    一名滿面怒容的老婦人走在最前面,一大幫婦人緊隨其后,還有幾名男仆在外圍護衛。

    這一邊的人比倦侯府的太監要多至少一倍。

    闖入者在大門沒有遇到阻攔,氣勢更盛,一進院就大呼小叫,看熱鬧的士兵覺得不安全,許多人轉身鉆進屋子里,只聽聲,不露面。

    老婦停在倦侯身前,跟他差不多高,胖了一圈,將倦侯上下打量幾眼,一舉手臂,身后眾人全都閉嘴。

    韓孺子比面對太后還要緊張,咳了兩聲,正要開口,對方先出招了。

    “養不大、活不久、臉沒皮、眼沒珠的臭小子,你好大膽啊,敢搶崔家的閨女……”

    口水撲面而來,被冬夜的寒風一刮,像是雪片和碎冰的混合物,韓孺子無處可躲,只能身體后仰,慢慢后退。

    張有才不服氣,跑出來要為主人撐腰,也是剛一張嘴就敗下陣來,老婦人指著他破口大罵:“小猴崽子上躥下跳想干嘛?你下面沒把兒,上面也沒長眼睛嗎?你是什么人,給崔家倒尿桶的資格都沒有……”

    張有才光顧著舉手護臉,根本沒有還嘴的機會,韓孺子這邊壓力稍減,從另一名太監手里接過巾帕擦擦臉,硬著頭皮上前一步說:“岳母大人……”

    老婦突然半嘴,用憤怒的目光盯著倦侯。

    韓孺子知道自己認錯人了,這不是崔小君的母親,可是看年紀也不像東海王的母親,他對崔家女眷了解極少,實在猜不出這人的身份,一時間張口結舌,準備好的一番話沒法說下去了。

    老婦扭頭對一名女子說:“他叫你呢,還不過來見見你的好女婿!

    女子四五十歲,個子不矮,可是一直彎腰低頭,顯得比老婦矮了半頭,這時也只是唯唯諾諾地稱是,既不敢看老婦,也不敢看倦侯。

    原來她才是崔小君的母親。

    韓孺子突然想起,崔小君曾經對他說過,兩位哥哥打架,將母親氣得直哭。而那名老婦的淚水大概都化成口水了,絕不會被任何人氣哭。

    尷尬一點也沒化解,韓孺子猜測老婦肯定是崔家的長輩,很可能是太傅崔宏的母親、崔小君的祖母輩?伤是不知該如何稱呼,只能在心里暗暗埋怨楊奉,那名狡猾的太監肯定是故意躲起來的。

    “老夫人大駕光臨,孫婿未能遠迎……”

    韓孺子終于想出幾句話,沒說完又被老婦打斷!澳闶钦l的孫婿?崔家的女兒嫁的不是皇帝就是一方諸侯,你一個被扔出皇宮的廢帝,怎么好意思跟崔家攀親?我都聽說了,你昨天跟乞丐一樣去各部索要財物,你連臉面都不要,干嘛還纏著我的孫女?快將小君交出來!

    韓孺子生氣了,臉上有點發紅,先躬身施禮,然后說:“嫁出去的女兒卻要往回搶,這就是崔家的臉面嗎?”

    老婦不習慣被人頂撞。心中越發惱怒,眉毛豎起,斗志勃發,“我孫女嫁給的是皇帝,你是皇帝嗎?”

    “小君嫁給的是韓孺子,我現在仍是韓孺子!

    “哈,聽聽你自己的名字,好歹也是韓氏子孫、當過皇帝的人,居然叫什么‘孺子’。小君不能壞在你手里,莫說你們只有夫妻之名。就算有了夫妻之實,崔家照樣能將她嫁得更好!

    韓孺子更生氣了,他與崔小君同床而不圓房,乃是宮中秘事。老太婆不知如何得知,張口就說,粗俗得令人難以想象他是當朝極品權臣的母親。

    氣到這種程度,韓孺子反而冷靜下來,笑了笑,“小君從前是皇后,F在是倦侯夫人,老夫人想將她嫁得更好,莫非還要她當皇后嗎?”

    少年的笑容讓老婦一愣,將他重新打量幾眼,老婦說:“怎么,你以為崔家沒這個本事?”

    天已經黑了,太后既然將東海王送出來,想必是已經施展了楊奉所謂的“奇招”,無論結果如何,對崔家都不利,而老婦顯然還對此一無所知,韓孺子又笑了笑,說:“崔貴妃來了嗎?”

    韓孺子向老婦身后看去,跟來的婦人不少,沒有一個像是東海王的母親。

    崔貴妃雖然也是桓帝之妃,但是桓帝死后她一直沒有得到冊封,因此不能被稱為皇太妃。

    老婦后退一步,“我女兒沒來……”話未說完又向前一步,橫眉立目地說:“少來拐彎抹角,過了今天晚上,你小命難保,休想連累我的孫女!

    老婦率人硬要闖門,嘴里大叫“小君”,十幾名太監擋在門口,寸步不讓。

    韓孺子不愿與女人相爭,在張有才的保護下退到一邊,張有才看得眼熱,“我去幫忙!闭f罷沖進戰團。

    一名婦人被擠出來,踉踉蹌蹌,韓孺子上前一步將她扶住,小聲道:“岳母大人!

    崔小君的母親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馬上推開女婿,躲到人群后面去。

    一群婦女和太監正爭得不相上下,從大門外匆匆跑進來一名年輕男子,在人群中到處張望,喊道:“老君!老君!”

    原來“老君”才是崔太夫人的正確稱呼,韓孺子心想,小君一定很受老婦的寵愛,才會起這樣的字。

    男子連喊幾聲,混亂終于停止,老婦正在興頭上,唾星橫飛,痛斥眾太監,好一會才轉身,一時分不清敵我,對自家人也是惡聲惡氣,“勝兒,你來得正好,快將這幫擋路的狗太監給我攆走。對了,宮里傳出消息了?”

    男子名叫崔勝,是太傅崔宏的一個兒子,正是為此事而來,上前道:“大事不妙,我聽說東海王也被送出宮了,跟妹妹一塊出來的!

    東海王在宮里上車,護送者都不知道車中是誰,崔家事前毫不知情,老婦怔住了,“東海王就要當皇帝了,怎么會被送出來?”

    崔勝氣急敗壞,“太后那個老……老……她立別人當皇帝了,百官正趕赴宮中,城門也都關閉,不準任何人進出,我沒法出去通知父親!

    老婦不信,連連搖頭,“不可能,桓帝就兩個兒子,一個在這兒,是廢帝,還有一個是東海王,太后還能立誰當皇帝?”

    崔勝急得直跺腳,“我還沒打探到確切消息,可是我聽說幾位重臣都非常支持新皇帝,以為非他莫屬!

    韓孺子跟其他人一樣困惑,突然發現楊奉不知何時從里面出來了,站在一群太監中間,面沉似水。

    (求訂閱求收藏)(未完待續。)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