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至尊劍皇 > 正文 第二六零五章 劍锏璃傀

正文 第二六零五章 劍锏璃傀

    “這具劍傀相當不錯……”

    秦墨撫著劍傀表面,注入一道開天劍魂之力,這具劍傀立刻動了,雙目亮起,迸射出驚人的劍氣,已是認秦墨為主。

    “墨首領的劍道造詣,也相當不凡啊!”鶴莫殿主目光一動,有些驚詫道。

    在場的強者們也是有些吃驚,能夠這樣輕易,就讓一件大陸級上階的劍傀認主,說明在劍道方面的造詣非同凡響。

    然而,這位墨殿主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也是這般出眾,著實令人吃驚。

    “我在參悟空間之道前,主修的就是劍道。”秦墨笑道,對此也沒什么隱瞞。

    事實上,熟悉秦墨的銀澄、胡三爺都是發現,這年輕人族眼中,掠過一道一閃而沒的喜色。

    顯然,這件神器必定有特殊之處,之前無人發現。

    “墨小子,這具【劍锏璃傀】有什么特殊地方么?”銀澄迫不及待,以心念傳音詢問。

    “確實很不同,想不到在這里,竟會發現這種神料!”秦墨暗中驚嘆,傳音回應,“這件神器中,有著能夠蛻變【分身粗胚】的關鍵神料……”

    聞言,銀澄瞠目結舌,差點跳了起來,秦墨竟以不到三百萬的價格,拍下了這樣一件神物。

    要知道,秦墨修為日漸精進,其【分身術】的推演,已是漸漸完善。

    可是,【分身粗胚】卻不能修煉,只能不斷鑄造,使之能夠承受秦墨的力量。

    現在,那具分身能夠承受的秦墨力量,只有五層左右,這實是因為秦墨的進步太快了,分身的強度已經無法跟上了。

    按照估算,若是秦墨的修為到了界使境的地步,那具分身則根本無法承受其力量,需要進行淬煉,才能夠完善。

    然而,這等于又是鑄造一件大陸級巔峰的本命神器,其關鍵材料太難找尋了,秦墨根本不抱太大希望。

    此刻,卻意外拍到了這樣一件神物,實是讓秦墨感到意外的驚喜。

    “這具【劍锏璃傀】中,只有一小塊神料而已,大概只夠【分身粗胚】進行一次淬煉,回去再看吧。”秦墨暗中嘀咕。

    接下來的競拍,就沒有發現太大驚喜的展品,到了傍晚,主會場暫時休息,一些強者也抽空出來透透氣。

    主會場下層的走廊上,景盟深吸口氣,平復激蕩的心緒,在上層包廂中待的壓力著實有些大。

    不僅是包廂中,一群殿主級強者無意中散發出來的一縷威勢,讓沖界境強者感到心驚膽戰,還因為在競拍時,出手就是百萬的三紋【黑靈晶】。

    對于景盟來說,那種沖擊太巨大了,讓他有種窒息的感覺。

    “也不知鶴莫殿主的提問,到底答案在哪里?若是能夠獲得那件【五方皆達】,我此次盛會上也是滿載而歸了。”

    景盟喃喃道。

    正在這時,一旁傳來一陣冷笑聲:“景師兄,想不到你還真厚著臉皮,跑到主會場來了。”

    不遠處,那于姓青年出現,走了過來,盯著景盟,露出嘲弄的笑容。

    “于師弟。”景盟一驚,臉色立時難看起來,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于姓青年。

    不過,景盟神情很快恢復正常,道:“于師弟,我跟隨副統領進來,有什么厚臉皮的。”

    “哼哼……,你那副統領是什么貨色,我還不清楚么?若不是仗著自家的勢力,還能進到主會場來?”于姓青年冷笑不已,直接揭開車副統領的老底。

    “姓于的,你嘴巴放干凈的,侮辱我可以。你若敢對車副統領不敬,別怪我不客氣。”景盟面色一冷,目光凌厲起來。

    對于車副統領,景盟一直很尊敬,不容外人不敬,尤其是于姓青年。

    “怎么?景師兄,你對車副統領那窩囊廢,還真是尊敬,不過也難怪,當初若是沒有車副統領,恐怕你也活不到現在。”于姓青年冷笑道。

    “當年之事,你還有臉說……”景盟臉色越發冰冷,身上騰起一股冰冷又熾烈的矛盾氣息。

    “景師兄,想動手么?這可是你先準備動手,到時候,別怪師弟我下手無情。”于姓青年哂笑,對于景盟的反應,正中他下懷。

    周圍,許多強者看了過來,卻是對此并不在意,兩個沖界境強者的沖突,根本引不起在場強者的觀看興致。

    況且,在主會場這樣的地方動手,必定會驚動寂淼衛隊,下場往往是被驅逐出去。

    不過,有些人也在奇怪,一般這個時候,寂淼衛隊的成員應該出面警告了,為何到現在一個也不見。

    當然,這只是少數人的疑惑,卻也對此不會在有關注,兩個沖界境強者就算打得再激烈,也影響不到周圍的強者們。

    此時,在不遠處,秦墨等佇立,正在觀看這邊的動靜。

    “這么說來,景盟之前,本來也是要被選入枯劍巨頭領地的,卻被那于姓小子暗算,又被你所救么?”

    鶴莫殿主這般說道。

    “正是如此,當時我也是湊巧路過,救下了垂死的景盟……”

    車副統領躬身,道出曾經的往事,昔日,景盟、于姓青年都是一個小勢力的弟子,后來被枯劍巨頭領地看中,要選入其中。

    那時候,景盟的天資,比現在要強得多,在于姓青年之上,也惹來后者的嫉妒。

    之后,景盟被于姓青年暗算,丟棄荒野,被路過的車副統領所救,撿回了一條性命。

    不過,也因為那次重傷,使得景盟的武道根基受損,修煉速度大不如前,實力上也一直落后于于姓青年。

    “可惜……,景盟這小子若是未有那一劫,如今也是我們死焱巨頭領地出類拔萃的天才強者。”車副統領嘆道。

    “那場劫難,倒未必是壞事……”

    鶴莫殿主的話,讓車副統領錯愕,不明白這位殿主大人所言何意。

    秦墨等則是明白,景盟身上的空間之道血脈,或許就是那次劫難的契機,才有了覺醒的跡象。

    砰!

    這時,景盟,于姓青年已是開始交手,雙方一出手,就是施展殺招,瘋狂攻擊對方的要害。

    洶涌的氣勁蔓延開來,卻是沒有擴散太遠,就被無形氣勁擋住。

    這樣的交鋒,讓距離稍近的一些強者詫異,在主會場動手,真當寂淼衛隊不存在么?

    一些強者心中納悶,寂淼衛隊的成員呢?這種時候,早就該出來,將這兩個動手的驅逐出去才對。

    人群中,寂淼衛隊的幾個成員在默默觀戰,卻是收到駱隊長的命令,并沒有出手阻止。

    “焦統領,你這下屬在主會場鬧事,這讓我們很難辦啊!”

    另一邊,一個寂淼衛隊成員開口,與焦統領等強者抱怨。

    “寂淼衛隊的老兄,你也看到了,這不是我下屬先動手的。這也怪不到我們身上吧。”焦統領反駁道。

    那寂淼衛隊成員皺眉,道:“那焦統領你說,該如何處理?兩個沖界境強者鬧事,確實算不了什么,但是,枯劍巨頭領地,死焱巨頭領地鬧騰起來,你讓我們寂淼衛隊有些難辦啊!”

    言下之意,這種小打小鬧,寂淼衛隊并不想理會,讓焦統領這邊自行處理。

    “老兄說得是,這種小打小鬧,我也不好插手。就讓他們自行分出勝負,如何?”焦統領看了看戰況,于姓青年已是占據了絕對的上風,便這般說道。

    “你們兩大巨頭領地的事情,我們寂淼巨頭領地不想插手,只要別鬧騰大了,我們可以當做沒看見。”

    那寂淼衛隊成員這般說著,已是離去。

    焦統領笑著頷首,轉頭看向交戰的兩人,隨即臉上浮現冷笑,若是景盟被于姓青年擊斃,到時候,車副統領的臉色必定很精彩。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