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摳神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懂得分寸的人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懂得分寸的人

    很快小章又補充說:“難道你那朋友是開飛機接你的?可是這兒根本就沒有跑道可停飛機啊,要不然我肯定開我家飛機來了。哦對了,你剛才還說你剛上高速……”

    程煜笑著簡單解釋了一下,小章那邊氣的吱哇亂叫:“我勒個去,有好路這幫孫子不讓我走?”

    “不是跟你說了,這路還沒有正式通車,屬于測試階段。接你的是鎮上的車,他們得守規矩。我這朋友是當地一個煤老板家的,上上下下關系比較熟悉,就這也是走的私人關系上的新路。”

    小章頗有些無語的嘆了口氣,說:“合著我跟國內呆了這么些年,還不如你回來一年交的朋友有用。你這朋友我得見見。”

    程煜哈哈一笑,說:“他也想見你們,只不過我沒敢答應他。既然你有這要求,倒是合了他的心意……”

    一聽這話,小章頓時猶豫起來:“呃……程煜,我也就是那么一說,你……”

    程煜打斷了小章的話,說:“別想的那么社會,人家沒指望摻合你們家的生意。就算以后有合作,那也得建立在彼此都能幫得上忙的基礎上。”

    聽到這話,小章倒是放心了不少。

    周大銅也扭臉看了程煜一眼,程煜知道,自己這句話效果不錯,或者說周大銅是個聰明人,一聽就知道這話其實更主要是在對他說。

    程煜是在敬告周大銅,我帶你認識朋友沒問題,但你別順著桿子就往上爬,別指望今兒認識人家明兒就能有合作。

    掛了電話,程煜看看前方也就剩下二百公里的路了,他自己也休息的差不多,便讓周大銅在路邊停車,自己來開一段試試。

    坐進了駕駛室,調整好座椅之后,程煜問:“這段路沒通車,照理說應該就沒有監控吧?”

    周大銅點點頭,說:“怎么著,程少您吶想飚個車?”

    程煜赧然一笑,說:“不瞞你說,這車我當年買下來,其實也沒怎么開,那會兒我人在美國,一年就回來一個月。

    而且,即便回來開上了,也不可能開太快。

    就算上了高速也很少超過一百。

    所以,今天看著這路上沒車沒人的,就想試一試,到底能把這車開成啥樣

    。就試試,試過那種速度我就收了,不可能真這么開上二百公里的。”

    周大銅哈哈大笑,說:“沒事沒事,就算您吶想飚個二百公里也沒問題。

    不瞞您吶說,這條路我是沒跑過,但我們這兒新建成的高速也好,國道省道也罷,只要還沒有落成通車的,我幾乎都上去跑過。

    把您吶這車,拉到二百公里以上的時候,真的是爽透了。

    當然,您吶放心,我絕不會罔顧人命,我在普通的路上,也都是嚴格遵守各種交通規則的。”

    “首先,這車是你的,不是我的。其次,我過過癮就行了,也不敢開那么久。然后,麻煩你系好安全帶,坐穩了,我準備出發了。”

    周大銅聞言也不敢怠慢,身體微微往下一沉,向后靠住椅背,安全帶也系好了。

    程煜一腳油門下去,柯尼塞格發出野獸一般的怒吼,宛如獵豹一般的沖了出去。

    幾乎就是三四秒鐘,柯尼塞格的時速已經達到了一百以上。

    又過了七八秒鐘,程煜總算是緩慢的將柯尼塞格的時速提高到了一百五以上。

    這時候,長長的高速在程煜的眼里,就如同一塊電視屏幕一般,兩旁的樹木幾乎連成了片。

    等到時速接近二百的時候,程煜明顯的感覺到車身開始略微有些晃動,這還是跟路面的平整以及程煜的駕駛技術有關,他還真駕馭不了超過二百的時速。

    油門嘗試著稍微再給出一點兒,車速再度提高,可程煜已經覺得兩條膀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的緊張,還是路況所致,周大銅都已經明顯感覺到程煜駕駛下的這輛柯尼塞格不能再快了。

    再快,估計就得飄起來。

    好在沒等周大銅提醒,程煜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稍稍松開了一些油門,當然沒去點剎車,而是任由車速在不給油的情況下,緩慢的降了下來。

    恢復到一百八以內之后,程煜終于重新找回了駕駛的樂趣。

    他看了看周大銅,周大銅說:“這速度我看行,您吶可以跑一小段兒。”

    程煜點點頭,見周大銅也這么說,表示自己并沒有腦殼發昏,于是保持著一百八不到的時速,飛速前行。

    但即便是這樣的車速,也足夠程煜緊張一段的,也就是二十來分鐘,他就覺得自己的神經簡直要崩斷了,于是他徹底松開了油門,任由車速迅速的降低。

    不大會兒,當車速降至一百以內之后,程煜自如的駕駛著這輛柯尼塞格,又跑了五分鐘,他就把車停在了路中央。

    在高速上,有這樣把車停在路中央的經歷,也是蠻奇特的。

    周大銅看程煜下了車,問道:“程少您吶這是不開了?”

    程煜點點頭,拍拍車頂,說:“嗯,你來開,我超過一百就容易緊張,太耽誤時間了。”

    周大銅聞言下車,繞回到駕駛室,調整好座位,等程煜也坐進來之后,從容的開著車往古鎮而去。

    一個小時之后,周大銅一邊開著車,一邊掏出手機給那位老趙打了個電話,告訴對方自己馬上就要到出口了,讓他派人把路障搬開。

    十分鐘后,柯尼塞格駛下告訴,程煜看到周大銅在駛出高速的時候,沖著路邊一間臨時板房里揮了揮手。

    “那間屋里就是你那位朋友老趙?”

    “誰知道呢!或許是他,或許不是他,甚至可能那里邊就沒人。但不管如何,只要有人在,肯定盯著咱的車呢,咱總得跟人打個招呼。”

    程煜點點頭,心說周大銅這人粗歸粗,但也頗有自己的一套哲學。

    這件事,如果換成是程煜,恐怕就不會選擇這樣處理。

    而無疑,周大銅這處理方式,挺好。

    十幾分鐘之后,周大銅帶著程煜和他自己的那輛柯尼塞格,進入了古鎮之中。

    路上,程煜就告訴了徐婉婷自己大概達到的時間,是以徐婉婷也早就在古鎮入口處等候多時。

    一見面,徐婉婷就滿臉歉意的說:“程少,對不起,這次是我安排出了問題。”

    程煜笑了笑,回頭看看站在一旁的周大銅,說:“跟你無關,這一切都是出自于他的安排。”

    徐婉婷明顯感到不解,程煜也只是笑了笑說:“不解釋了,反正這事兒你別放在心上,也別因此怪罪任何人。古鎮方面也有他們的考慮。這一路奔波,累死了,我現在只想趕緊找個地方歇會兒然后吃頓飯。”

    “住宿這次是統一安排,鎮上為我們安排了一間客棧,客棧里只住咱們的人。客棧還不錯,各方面條件都不輸給四五星級的酒店。”

    這一點程煜從未擔心過,畢竟現在的客棧,除了規模和軟件之外,硬件上的確是絲毫不弱于五星級酒店的。甚至于,因為客房少的緣故,人性化方面要比五星級酒店來的更好。

    說白了,這就跟馬代的那些小島類似,說起來是個五星級酒店的名頭,其實也不過幾十間客房的規模。

    當然,馬代的那些酒店,軟件上肯定要優于這些客棧,畢竟,人家在島上的工作人員,可能都比游客數量多了。

    周大銅也把車停了下來,跟在程煜和徐婉婷等人身后一同走向客棧。

    程煜給徐婉婷簡單介紹了一下周大銅,看到周大銅顯得格外的殷勤,程煜擔心這家伙胡思亂想再說出點不合適的話來,便挑明了徐婉婷和譚午廉的關系。

    “我公司的小譚你知道的吧?”程煜扭臉問周大銅。

    周大銅微微一愣,隨即想起,趕忙道:“就是他父親在我家礦上的那位?那事兒安排的怎么樣?他們家還滿意么?”

    程煜笑了笑,擺擺手,說:“那件事已經過去了,而且小譚一家對你可謂是感恩戴德。徐婉婷女士,也是出自那個縣城,并且跟小譚算是準男女朋友關系……婉婷,我這么說沒問題吧?”

    猛然提到這個,徐婉婷微微紅了臉,但總不至于因此去否認什么。

    “程少怎么會突然提起他?”

    “哦,這位周大銅先生呢,家里是做煤礦生意的……”看到周大銅有些焦急之色,便又道:“哦,因為這些年小礦不多了,他們家也在積極做著轉行的準備,現在不算是煤老板了。”

    周大銅這才滿意的笑了笑,畢竟,煤老板這種稱謂,總歸是讓人覺得有些土氣。

    而徐婉婷也多看了周大銅一眼,她當然知道譚午廉的父親是在一個煤礦上工作的,但并不知道其中的內情,可也明白了這位周大銅大概就是譚午廉父親工作的煤礦的少東家。

    于是乎,于情于理,徐婉婷都對周大銅要更客氣一些。

    沖著周大銅點了點頭,徐婉婷給他一個微笑。

    程煜繼續說:“小譚的父親呢,去年出了點狀況,在下班的時間和途中,發生了一些意外。

    這件事我幫著過問了一下,確定是發生在非工作時間以及非工作場所,所以,原本周先生家里的煤礦,是沒有什么責任的。

    不過周先生得知此事之后,還是第一時間表示了關懷,小譚家里的經濟狀況不足以支撐他們看病的需求。

    所以,周先生家里的礦上,就負擔了他們的醫療費用,并且在小譚父親傷愈之后,讓他回到了礦上繼續做力所能及的工作。

    不能說周先生是小譚家里的恩人,但至少也是貴人了。”

    徐婉婷聽罷,也立刻想起譚午廉父親那略微有些跛了的腳,當下明白,周大銅之所以會管這種閑事,并且把一個不具備完全勞動能力的人繼續留在礦上,毫無疑問只是為了交好程煜而已。

    “原來周先生就是午廉的那位貴人啊,午廉跟我說過這事兒,過年我去他家里的時候,他父母也是極為感恩戴德的,說周先生您真是幫了他家大忙了。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遇到周先生。周先生,請您這次一定要給我一個機會,請您吃頓飯。”

    周大銅哈哈一笑,擺擺手說:“首先,您吶是女士,哪有讓女士請客的道理?

    其次,這里是我的地盤,不瞞您吶說,您吶幾位下榻的那個客棧,就是我在古鎮上的幾家客棧之一。

    鎮上當初跟我商量的時候,也沒說是程少的事兒,否則,你們其他工作人員的住處,也不用勞煩別人了,全都安排在我的客棧里也安排的下。

    下次有機會,我要是去了您吶幾位的城市,您吶再做東。

    在這里,我是絕不會讓您吶花錢的。”

    徐婉婷其實還想爭取一下,程煜卻是擺擺手說:“你也別爭了,周先生這人就這樣。

    另外呢,今晚他是必然要給我接風的,這我們已經說好了。

    小章也會參加。

    你如果想感謝他,就在吃飯的時候多敬他兩杯。

    明天開始咱們怕是也沒空再正式的吃吃喝喝,也就別提什么誰請客的事情了。

    等結束了,大家都沒時間繼續留在這里。

    所以,我覺得周先生的建議挺好,今晚他做東,然后等有機會,咱們再聚。

    或者你們單獨聚。”

    程煜這么一說,那就是做了決定了,徐婉婷也只能順著說道:“那就多謝周先生了,您要是有機會去寶安,一定要通知我,到時候我請您吃飯。”

    周大銅笑了笑,對于徐婉婷,他其實并沒有太多的結交之意:“好說好說。”

    “對了,有幾位到了?”

    “曼沅姐比較忙,程少您知道原因的。所以她是晚上的飛機,等到這兒估計得快天亮了。”

    程煜點了點頭,徐婉婷接著說:“木匠先生這會兒剛上車,到這兒也得挺晚了。戴先生到的最早,這會兒應該跟小章先生在聊天喝茶呢。”

    眼看著到了客棧門口,程煜一看,不禁有些頭大,門外站著四個身穿保安制服的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你們這是生怕我們的目標不夠顯眼啊。”程煜隨口說了一句,然后轉向周大銅,說:“既然是你的客棧,那就一塊兒進去吧。”

    周大銅有些尷尬,雖說這是他的客棧,但鎮上找到他的時候是說好了的,除了鎮上派來幾個服務人員之外,包括他這位老板,以及店里其他的工作人員,都是不允許在這幾天進入這間客棧的。

    徐婉婷倒是先行一步上去跟那幾個保安打招呼去了,既然是節目組的朋友,那幾名保安當然不至于阻攔,只不過哪怕是知道周大銅的身份,他們還是打了個電話請示。

    鎮上領導心知肚明,之前周大銅安排那輛商務車“爆胎”他們采取的也是默許的態度,現在只不過是周大銅要進去,當然是立刻放行。

    進去之后,程煜先在徐婉婷的安排下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徐婉婷告訴他,隔壁就是小章的房間。

    程煜進了屋之后,放下行李,也沒多做停留,直接走向隔壁,敲響了房門。

    小章一開門,看到是程煜,笑著給了他一個擁抱。

    然后,小章的目光就落在了周大銅的身上。

    “這就是我跟你說起的那位朋友,你說巧不巧,咱們這間客棧,其實也是人家的產業。鎮上也不知道我和他認識,只是找他借來這間客棧。”

    小章一聽,哈哈笑道:“還有這么一出呢?那看來還真是緣分了。周先生,你好。”

    周大銅受寵若驚,趕忙握住了小章伸過來的手,說:“歡迎章總來咱們這里指導。”

    小章擺擺手,道:“指導個啥?先進屋吧。”

    進去之后,帶鹽體先生也是恭候多時了,彼此介紹一番,各自落座。

    “周先生很客氣,原本他已經要回去了,但得知我們要來的消息,堅持要留下來請咱們吃頓飯。要不今晚咱們就聽從周先生的安排?”

    小章跟程煜已經有過聯系,自然是點了點頭,帶鹽體先生雖然對周大銅本身并不太感冒,但程煜和小章都沒意見,而且這還是程煜的朋友,他當然更加不會有意見。

    說句不好聽的,就如同他沒什么太大意愿跟周大銅接觸一樣,程煜和小章只怕也沒太大意愿跟他接觸,自然也是同意。

    周大銅立刻站起身,說:“那我就安排一下,諸位有什么忌口的么?”

    大家都表示沒所謂,周大銅說:“那就安排一個烤全羊,然后再來點咱們本地的特色菜,如何?”

    見沒人反對,他急忙出去打電話安排去了。

    周大銅走了,小章才詳細問起程煜和周大銅的關系。

    雖然層次不同,但如果程煜真的和周大銅交好,小章也無所謂多一個朋友。

    程煜也沒有刻意的去跟周大銅保持距離,只是說:“也是一個朋友介紹的,當初我創業需要資金,就把一輛柯尼塞格賣給他了。

    一來二去也接觸過幾次,人不錯,有想法但也懂得分寸。

    這不,他這次就是開著我以前那輛柯尼塞格把我給接來的。

    那車啊,我到手都沒開過幾次,今兒反倒是過了癮了。

    那條路還沒正式通車,路上一馬平川啊,于是我飚了會兒,發現這車要是留在我手里還真是白瞎了,給他至少還能偶爾跑出個極速什么的來。”

    這么一說,在場的人也就都明白了。

    周大銅和程煜談不上是什么朋友,但懂得分寸,那就好辦。

    小章也是笑著說道:“程大少這是在敲打我啊,我那一車庫的車,其實也沒怎么跑過。”

    “不一樣不一樣,我對這些沒有特殊的愛好,小章公子是真愛車。”

    周大銅回來了,說:“安排好了,這時間也差不多了,如果不等其他人的話,要不咱們就先過去?”

    四人當然不會有什么意見,紛紛起身,跟著周大銅一起離開了客棧。

    去的那家餐廳,其實也是個客棧,同樣是周大銅自己的產業。

    這客棧今天沒住人,周大銅就利用起來,否則去普通酒店,遠不說,因為人來人往保不齊還會產生其他問題。

    吃了頓飯,賓主盡興,周大銅也如愿以償拿到了幾位的私人聯系方式。

    回客棧的時候,程煜說:“雖然我知道周先生是個很有分寸的人,但還是要跟你打個招呼。這交情需要慢慢的建立。”

    周大銅趕忙道:“這個您吶放心,我不會貿然打擾他們的。”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