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大周王侯 > 正文 第一二四六章 故人來

正文 第一二四六章 故人來

    大周王侯卷一羅綺滿城春已暮第一二四六章故人來其后數日,伏牛山中進入了異常忙碌的狀態之中。林覺主持之下,頒布了《戰時緊急條例》,簡單而言,便是一切資源向軍隊傾斜,實行先軍政策。其實伏牛山中一直是這么做的,只是程度不同,也沒有正式的發布條例。現在這么做便是以條例的形勢公布出來,讓山中所有軍民遵照執行,也做到了有律可循,減少紛爭。

    條例的實施對山中百姓的影響還是很大的,首先便是建立百姓聯防制度,從百姓之中選拔出青壯進行訓練,將山中的部分治安之責交于鄉勇團練負責,讓落雁軍正式脫離一些瑣碎治安事務的糾纏,全力訓練。其實林覺這么做的真實用意便是要建立預備役兵馬,一旦落雁軍出山作戰,必有傷亡。這時候便可以從預備役中補充進來。這么做的好處是,補充進來的人不至于全無作戰經驗,提前的集結訓練是很有必要的。

    于此同時,林覺讓林伯庸率領林家眾人吸收了七八家山外投奔山中的商賈組成了采購商團。同時從落雁軍中選拔一些人手充入其中作為幫手和人力的補充。這只商團在林覺回山之后正式離開伏牛山,分為八只商隊開始前往大周各處州府進行大采購。林覺當然不是要以權謀私,讓林家領頭采購不是出于利益,而是因為商賈采購物品比之落雁軍主動去采買要熟練的多,人脈也廣的多。林覺也是跟林伯庸等七八名商賈之家的人進行了一番座談溝通,說明了形勢,取得了他們的同意才這么做的。

    他們采購比落雁軍自己派人去采買具有更大的優勢和專業性。人盡其用,伏牛山中原本可用之人便很少,各行各業的人都有一些,這種時候自然是要全部調動起來。

    當然,選拔數百名落雁軍士兵充入其中,既是幫忙保護他們,當然也是監督他們。林覺可不想有人拿著自己的銀子半路跑路,即便是林家自己人,林覺也不能允許有這樣的漏洞發生。林覺并不介意將所有的銀子花光,只要留下夠發軍餉的銀子便可。這種時候,所有的金銀珠寶都不如換做更為強悍的作戰裝備和武器來得更為實用。

    在商賈出山采購的時候,大力整合兵器作坊的行動也開始進行。沈曇率領人手出山,去左近州府村鎮開始了強行抓捕工匠進山的行動。這么做雖然野蠻,但林覺卻不得不為之。他需要更多的匠人為大力打造裝備做準備。十幾座作坊被整合成一處,在西山山坡上的大型兵工廠將需要大批的工匠入駐。制造盔甲打造兵器火器,制作火箭箭支等等,所需的人力是嚴重不足的。等候原有山中工匠的傳徒教授已然是來不及了,所以便只能去山外強行擄掠那些工匠進山。這種時候已經不能去照顧他們的感受,《戰時緊急條例》上明文規定了,只要局面所需,可強行征集山內外一切資源。包括人力以及車馬舟船房舍物資等。要知道,這《戰時緊急條例》的適用范圍可不僅僅是伏牛山中,范圍囊括了整個大周境內。這既是宣示伏牛山落雁軍是大周兵馬,不是叛軍的意味,也是為了今后出山作戰時征集物資軍用時不必有心理上的障礙。

    戰爭是殘酷的,林覺深知這一點。落雁軍如果要出山作戰,便只能不顧一切的取得勝利。這些細枝末節的東西林覺自然不會去理會。所以在有些人對這些舉動提出異議,認為這些做法和強盜土匪無異的時候,林覺嗤之以鼻,選擇了無視。

    自七月初十之后,源源不斷的山外的消息匯總而來。那是大批出山打探消息的斥候們送回的消息。送來的消息既多且雜,但林覺想要的關于朝廷和遼人之間是戰是和的消息卻遲遲沒有到來。雖然時間才過去不到半個月,事情或許還沒有那么快的有結果,但對林覺而言卻很想立刻知曉結果。因為這不僅是朝廷的事情,也干系著山中的方向是否要及時的調整或者更加的加快步伐。

    七天后,林覺終于等到了從京城送回的消息:大周朝廷和遼人達成了和議,楊俊因戰敗之責被殺。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林覺正跟眾妻妾在夏夜的水榭之中納涼談笑。聽到稟報后林覺一口茶水全部噴在了坐在對面的高慕青微微隆起的肚子上,惹得高慕青怒目而視。

    這個消息讓林覺之所以震驚,不是因為議和的結果。這個結果讓林覺其實早就在意料之中。因為林覺料定郭旭一定以保住皇位為先,不敢冒險。而且以郭旭的智慧和魄力,恐怕也不敢有破釜沉舟之心,他會選擇最為穩妥的手段。議和無疑是他認為的最好的手段。

    讓林覺震驚的是郭旭居然以兵敗之責殺了楊俊,這簡直讓人不可思議。在這種時候殺楊俊?這不是瘋了么?楊俊雖然兵敗,但卻也沒到要殺了他的地步。再怎么說楊俊也是大周軍中目前唯一可以擔起大任,凝聚軍心的人物。一場敗仗并不能改變這一點。郭旭以兵敗的理由殺了楊俊,這無異于自毀長城。郭旭難道不明白楊俊對他的重要性?難道他不怕楊俊手下的領軍的將領嘩變?他怎么敢,怎么能這么做?林覺覺得,如果消息屬實的話,這當中必有文章。

    次日清晨,林覺起床的時候,郭昆馬斌等將領聯袂而來。林覺甚至還沒漱洗完畢,他們便迫不及待了。因為他們也得到了消息,昨晚在林覺接到消息之后,半夜更是連續送來了好幾條消息,都是在京城的斥候送來的關于朝廷和遼國達成和議以及楊俊被殺的消息。這些不同的斥候探聽到的消息自然完全證實了消息的準確性。而且,其中一只斥候小隊還將朝廷公布的楊俊的請罪奏折的全文謄錄送回。

    林覺仔細的讀了那奏折時候,心中疑惑不已。楊俊的請罪奏折中根本沒有求死之意。就算他認了兵敗之罪,郭旭也不至于將他殺了。林覺急切的想知道和議的內容,然而接下來送來的消息卻并無這方面的內容。看來朝廷只宣布了和議達成,卻沒有公布和議的內容。

    林覺對此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心中猜想了好幾種可能,卻也無法落實。

    四天后的午后,東山峽谷口的落雁軍抓到了一家子試圖進入山中的十幾口人。其中一名老者聲稱他是林覺故交,是特地來投奔林覺。兵士們將他們押解到縣衙里通知了林覺。林覺聽了士兵的稟報之后驚喜不已,士兵稟報了抓獲的那老者自己報出的姓名,那人姓張名寒秋。正是林覺當年在條例司的故交。去年冬天,林覺前往蛇島時順道京城探訪二伯林伯年的下落時,曾經冒險去見了這位張寒秋,希望他能夠幫著打聽下落。也正是從他的口中,才得知二伯林伯年在楚州運河上投水而死的消息的。對于這張寒秋林覺還是信任的,自己在京城去見他是冒著巨大的風險的,不過這張寒秋以實際行動證明了他的可靠。

    林覺急忙策馬趕來,一進縣衙大廳,便看到一身黑袍,打扮的像個普通百姓的模樣的張寒秋正坐在椅子上發呆。

    “張大人,果真是你,哎呀呀,這可真是教我意外的很。他們報了你的名字,我根本不敢相信。哈哈哈哈。”林覺大笑著拱手上前,故人相見,心中的欣喜倒是真的。

    張寒秋站起身來看了半晌,終于認出了林覺,躬身行禮道:“林大人,呵呵呵,老夫差點沒認出來。林大人可清減了,皮膚也黑瘦了許多。去年冬天咱們在京城見面的時候,林大人卻還是個白面書生呢。”

    林覺哈哈笑道:“可不是么?我在這荒山野嶺之中,能夠什么好臉色?山中太陽毒辣,能不黑么?怎地張大人怎么突然來到我這里了?特意來見我的么?還是順道路過?他們是張大人的家眷么?”

    張寒秋道:“說來話長,容我給林大人引見。”

    張寒秋領著林覺來到旁邊圍坐在一起的七八名家人前給林覺引見,兩名老婦是張寒秋的老妻和老妾,一名年輕男子是張寒秋的獨子,一名年輕婦人是他的兒媳婦。兩名五六歲的男童是張寒秋的兩個孫兒。

    見禮已畢,林覺更是有些納悶。張寒秋這是舉家前來,莫非真的是辭官來投奔自己而來?

    “張大人,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去家里歇息,我宅邸大,今晚便住在我家中。晚上我為你接風洗塵。明日再安排你們的住處。走走。來人,備車馬。給張大人搬行李上車。”林覺暫時也不多問,看著一家疲倦之極的樣子,得先接風洗塵才是。

    張寒秋連連應了,一家人從京城風塵仆仆而來,又是大夏天的,確實累得夠嗆。于是跟隨林覺下了山寨來到落雁谷中前往林覺的住所。一下到落雁谷中,張寒秋一家子都傻了眼,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山坡下的山谷之中居然是一座世外桃源一般的場景。

    “哎呀,林大人,這里……這里當真是世外桃源啊。這山谷中稻菽翻浪,河流蜿蜒,白鷺飛落,村舍離離,簡直讓人無法相信這伏牛山中還有這樣的地方呢。你是怎么找到這個地方的?看來林大人是早就未雨綢繆了啊。”

    張寒秋看著滿眼的稻菽縱橫的河流溝渠以及筆直的大道和規劃整齊的村落,簡直目不暇給,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他本認為林覺在山里必是過著貧瘠的日子。進入那座恢宏大寨時便已經很驚訝了,此刻再看到眼前的場景,自然是完全顛覆了他的想象。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