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卜筑 > 101、小酒

101、小酒

    “我來陪你去!绷璐じ鴰撞胶,又突然想起來什么,從腰上的彈簧繩子上扯出來鑰匙,慌慌忙忙的把門鎖上了,再次緊追上兒子。

    然后小跑到前面帶路,氣呼呼的道,“我跟你說老鄉坑老鄉,兩眼淚汪汪,可不能信他們的鬼話,不能他們說多少,你就給多少,一定要舍得還價!

    “那給你買!绷瓒@樣的富一代,隨手一掏,自然都是百元大鈔,讓凌代坤喜出望外。

    他進到菜場的第一件事是往最里面的一家賣散酒的店里去,他是這里的?,但是不一定是受歡迎的。

    賣酒的老板是個體型龐大的中年胖子,看到凌代坤張口就要二斤,不禁皺起來了眉頭。

    “快點啊,我還要去買菜呢,不要給我兌水的!绷璐す室獍咽掷锏腻X摩挲的吧嗒響。

    他是真的氣死了!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他早晚要讓他們好看呢!

    “等會,我給你打酒,純糧食的,”老板拿著酒舀子一邊往瓶里灌酒,一邊笑容可掬的道,“咱倆是老交情了,我還能蒙你!

    這要不是看在現錢的份上,他真不稀罕搭理凌代坤,每次來基本都是賒賬,就最近一些幾個月稍微好一點,可也就打個二兩三兩這樣子。

    像這次一下子打二斤,他就不得不疑心了。

    他封上口后,凌代坤不放心,還是打開蓋子,聳著鼻子在瓶口嗅了嗅,然后才滿意的扣上蓋子,往肉案子上去。

    肉案子的老板看到凌代坤過來,提著一塊油膩膩的槽頭肉道,“老凌,這給你?”

    “那玩意喂狗,狗都不吃,你給我?”凌代坤不高興了,下頜部位的槽頭肉是豬身上最埋汰的地方,他每次都要清洗好長時間,別說吃,就是氣也把他氣飽了。

    肉案子老板愣了愣,這是什么情況?

    每次你買的不都是這玩意嗎?

    有時候看你可憐,都是半賣半送的,怎么今天就嫌棄了?

    “蹄髈都給我,我回去燉上,時間還來得及!彼璐な呛蔚热,對方的小心思他瞧個清楚呢,不給對方說話的機會,啪嗒,十塊錢往桌子上一扔!

    乖乖的給老子撿去!果然,對方的表現很讓他滿意,不但高高興興地撿了錢,還熱情的把兩個蹄髈在繩子上給系的好好的送到了他凌大爺的手里!

    一手提著蹄髈,一手提著酒,然后又從旁邊的菜攤上買了一點土豆和辣椒,這才滿意而歸。

    凌二自始至終都跟在他老子的身后,也沒有多說什么話。

    回到住處,凌代坤在屋檐底下蹲豬蹄子,削土豆,外面的雪還在肆虐,剛飄到鍋沿邊,就被冒出來的熱氣給化的干干凈凈。

    屋里陰暗潮濕,冷風不時的往屋里呼呼直灌,凌二簡直無處躲藏,關上門都沒用,反而顯得更壓抑了。

    他把衣領豎起來,縮著脖子,手插在口袋里,不停的抖動著雙腳,凍死他了!

    這是他不得不佩服他老子的地方,這鬼地方是怎么住人的!

    誰能敢說他老子沒毅力?

    沒點大毅力,這鬼地方連一天都住不下去!

    蹄髈沒有燉好,米飯還沒有煮,但是這不妨礙凌代坤自己先喝起來,他把床頭柜的雜物放到床上,然后把床頭柜搬到了靠近門口的位置,人剛好可以坐到床邊。

    他拉開抽屜,從里面找出來一包花生米,張開袋口,又擺上兩個酒盅,兩副筷子,對凌二笑著道,“咱爺倆也走上!

    不等凌二端杯子,他已經送進了嘴里,茲拉下嘴后,放進了一顆花生米。

    凌二只聞了一點,便感覺難以下咽,但是為了取暖,還是硬著頭發喝了一點,果真是不好喝,一團火在喉嚨里燒著了,然后竄進了心和肺,灼的有點痛。

    趕忙往嘴里送了個花生米。

    凌代坤看到兒子皺著眉頭的樣子,又往嘴里灌了一正盅,忍不住哼唧了一聲,好像有點示威的意思。

    很明顯嘛,兒子哎,跟老子比喝酒,你差了遠了去了!

    “半斤不當酒,一斤扶墻走,一斤半墻走我不走!彼麡返寐冻隽藚⒉畈积R的牙花子。

    “喝你的吧!绷瓒滩蛔⌒α,然后又抿了一口,“你怎么不說,革命小酒天天醉,吃壞了腸子喝壞了胃!

    “不是你那么說的,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喝得大家頭碰頭,見了老婆說沒醉,還能喝上三大杯!”凌代坤認真的給兒子糾正。

    凌二無奈的搖搖頭后,接著道,“喝到嘴里辣嘴,喝到肚里鬧鬼,走起路來絆腿,半夜起來找水,早上醒來后悔,這說的不是你?”

    “胡說八道,老子喝完酒從來不起夜,更不會后悔!绷璐ぐ舌豢,又是一杯子見底。

    鍋已經滾了幾開,他抓起凌二的手看了看腕表道,“有一個多小時了!

    拿了雙筷子,掀開鍋蓋,往肉里插了插,高興地道,“爛的透透的!

    火爐的進風口封上,連鍋一起端到了床頭柜上。

    凌二見他要煮飯,便擺手道,“別煮飯了,回頭要是餓了,買倆大饃,現在都幾點了,煮飯也來不及了!

    “照!绷璐ひ幌,也覺得在理。

    兩個豬蹄髈,爺倆一人啃了一個。

    吃好飯后,凌代坤要在床上躺一會,凌二攔住了他,讓他收拾東西,現在走人,這鬼地方,他一分鐘都不想多呆。

    凌代坤為了防止剩余的米面受潮,都給堆到了床上,外面的炊具也放進了屋里,然后又認真的把床頭柜里的塑料袋認真的揣到了懷里,揣好后,又拍了拍。

    他到了兒子的房子后,發現居然凌龍和邱家兄弟、王剛等人也在,滿滿的一桌子菜,還有酒。

    再次習慣性的聳聳鼻子,好酒!

    酒香不怕巷子深,何況還在一個屋子里!

    他不高興了。

    奶奶個熊,在他兒子家,吃的是誰的?

    肯定是他兒子的!

    他做老子的還沒吃過這么好的菜,喝過這么好的酒!

    你們這么大吃大喝,算怎么回事?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