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卜筑 > 正文 218、達成意見

正文 218、達成意見

    “又光著腳了是吧?”凌三喊住她,把她的鞋子從沙發邊上朝她踢過去,“玩會手機就睡覺,別玩太晚。”

    “知道了。”黃多多又騰騰地轉回身,彎腰直接把鞋子提在了手上,跑進臥室,騰的關上了門。

    “這孩子是一點招沒有。”老三搖搖頭,隱隱約約能夠明白黃李玉為什么把她束縛的那么緊了,這孩子雖然聰明,但是和他們小時候不一樣,沒有一點的自制力和自律,一旦沒人管,就能徹底的放飛自我。

    瞧瞧,這才來他這里幾天?

    就徹底玩瘋了,暑假作業是帶過來了,可是碰都沒碰過。

    想著明天得督促她做作業,不然回去了,不但黃多多沒法善了,他作為臨時的監護人,也沒法向黃李玉交代。

    吳麗君道,“現在成年人都是成天抱著手機,刷視頻、玩游戲,比孩子還依賴手機,一天不碰手機,跟丟半條命似得。

    所以,對孩子也不能太苛刻,還是多一點理解比較好。”

    “說的有道理。”凌二笑著道,“以前還有網癮這個詞。”

    現在再也沒有人提了。

    沒有網癮的人,好像就不是正常人。

    “爸,你喝多了沒有?”吳麗君走到吳老頭跟前關照道。

    “沒有,”吳老頭擺擺手,“不過那個黃旗山是真能好,我都有點迷糊了,人家臉色都沒變。”

    凌二笑著道,“我估計他能喝二斤是起步,要是繼續喝,他能把咱們這一桌人喝翻了。”

    吳麗君把泡好茶在每個人的面前分別放了一杯,然后道,“爸,你喝的水醒醒酒,等會就回家了。”

    “你上去給老叔收拾個房間,晚上就在樓上睡,你呢,晚上跟多多睡。”凌三笑著道,“太晚了,叔估計都犯困了,別熬他了。”

    吳麗君想了想道,“那也行,夏天簡單,有張席子,有個枕頭就行。”

    凌三道,“樓上空調也有。”

    想想后,還是陪著吳麗君一起上樓去了。

    “叔,你喝茶。”凌二親自把茶盞送到吳老頭的面前。

    “哎呀,謝謝,謝謝,你太客氣了。”吳老頭抬起屁股虛扶了一下。

    “我們家老三,從小就肯上進,心地也好,沒壞的心眼,”凌二吹拂了下茶葉,笑著道,“當然了,毛病也有。”

    “人無完人。”吳老頭陡然提起來了精神。

    “別看表面上大大咧咧的不著調,實際上死倔,屬驢子的,說撅蹄子就撅蹄子,”凌二接著道,“我家大姐是老大,長姐如母,天天替他操心,奈何他什么都聽不進去,這么大年齡了,打不得罵不得,想想都犯愁。”

    “我家這丫頭也是一樣。”吳老頭接過凌二的煙,凌二要給他點煙,他也沒有拒絕,“這腦子里想的是什么,我這個做老子的都搞不明白,長這么大,愣是連個對象都沒談過。”

    “叔,咱什么都別說了,咱們互相了解這個意思就行。”凌二順手也給自己點著了一根煙。

    “難怪生意能做這么大,敞亮!”吳老頭哈哈大笑。

    有些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叔,你號碼給我,回頭我給你打電話,大后天是周末,我意思呢,是我們兩家人坐一起,我家老爺子,也能喝,到時候,咱們好好喝。”凌二煙抽了兩口,又摁在橘子皮上掐滅了。

    “我家老婆子是后天回來,剛剛好。”吳老頭爽快的應了,接著道,“那就這么定了。”

    兩個人一起大笑。

    凌三從樓上下來,看著兩個人笑的詭異,總感覺莫名其妙。

    “我回去了。”凌二揉揉額頭,站起身對吳老頭道,“你坐著,不用你送。”

    “我給你打車。”凌三把他送到了門口。

    凌二擺擺手,“文生已經安排司機過來了。”

    說話間,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院子的大門口。

    凌三把大哥送上車,替著關上了車門。

    “他大哥,那你弄慢一點。”吳老頭也跟著出來沖凌二揮手。

    “晚上好好休息。”凌二沖吳老頭揮揮手,對著回望的司機點點頭。

    吳老頭進屋,把杯子里的水喝完,打了個哈欠后對凌三道,“我就不客氣了,上去睡了,明早我們要是走得早,不跟你打招呼了,你盡管睡你的。”

    凌三笑著道,“行,你也盡管放心睡你的。”

    第二天一早,他醒來后,吳家父女倆已經走了,黃多多一個人坐在餐廳里喝著牛奶,吃著面包。

    “二哥,你也吃。”

    “你姐姐買的?”老三問。

    “嗯。”嘴里塞滿了,黃多多無暇答話。

    她平常早餐吃包子,油條,真的是吃得夠夠的,面包才是她的最愛。

    可是不管是媽媽,還是二哥,都滿足不了她天天早餐吃面包的愿望。

    兩個人吃好飯后,黃多多在二哥的逼迫下,終于放下了手機,開始寫暑假作業,眼睜睜的看著在那玩手機游戲。

    太不公平了!

    說好的大吉大利,一起吃雞呢!

    凌三不時地回望她一眼,稍有不專注,便回瞪她一眼。

    電話進來,是大姐的,說是喊他晚上回家吃飯,把黃多多一起帶著。

    他沒多大的反應,肯定是老四或者老五回來了,一起吃個飯很正常。

    可黃多多卻耷拉著臉,生怕回去就回不來了,回家和蹲監沒有多大的區別。

    凌三笑著道,“你放心吧,無論如何,我也會把你撈出來的。”

    “能不回去嗎?”黃多多對二哥其實沒多大的信心。

    “不能,不然你大姐會氣的原地爆炸,打電話請吃飯,都這么不給面子。”

    “那你回去,我不回去可以嗎?”

    “也不行,”凌三同樣搖搖頭,“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我很放心,就是怕你媽不放心,她不吃飯,也得來接你回去。”

    “還有我姥姥。”黃多多明白這是事實。

    “那就得了。”老三看了下時間,然后道,“我去買菜回來做飯,你認真寫作業,不準亂跑。”

    踢了一腳在屋里追逐蒼蠅的銀星后,又補充道,“不要再隨便喂他東西吃了,鹽分吃大了,掉毛。”

    “好吧。”她喜歡喂它餅干、蛋糕之類的東西。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