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絕代影后 > 第八十九章:還你五年時光

第八十九章:還你五年時光

    自打蕭妃兒離開休息室后,在保姆車上迪娜,看著身旁蕭妃兒一臉陰沉的處于游離狀態,迪娜見狀,她小心翼翼的開口向她詢問著,“妃兒姐,羅總經理和吳皓臣真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蕭妃兒看著車窗外的那倒退的街景,她只是微微點頭的回應著迪娜。

    迪娜看著蕭妃兒點頭的模樣,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難怪在劇組,我發現你看著羅總經理的神情都是充滿了復雜的神色!

    “妃兒姐,你是把羅總經理當做皓臣了吧?”

    蕭妃兒看著車窗外的姿態依舊不變,只是她神色僵了僵地沒有回應迪娜的話。

    保姆車內氣氛一時顯得尷尬而沉悶。

    和靈兒坐在后排的衛瑫,此時輕哼了一聲隨后發出一陣溫和的聲線,“妃兒,現在媒體把你和哲沇的事情一曝光后,我看以后你又是有麻煩事纏身了!”

    聽著衛瑫在此時很掃氣氛的分析,靈兒一臉不悅的開口道:“衛瑫,你說什么,干嘛在一旁煽風點火!”

    “你們給我聽好了!羅哲沇是影傳媒的總經理,吳皓臣五年前已經死了!”

    靈兒的話音雖然不大,但字字清晰入耳的被蕭妃兒認真聽著。

    吳皓臣五年前已經死了?不!皓臣沒有死!他只是出車禍,然后失蹤了而已!

    想到這,蕭妃兒心情沉重的壓根沒心思再想這剛才羅哲沇對自己所說的話,她轉頭來,蕭妃兒那森冷的黑眸緊緊注視著靈兒,在狹小的保姆車內,眾人的氣氛充滿了令人窒息的危險感。

    蕭妃兒眸光閃動的低沉地吐出幾個音節,“他沒有死!”

    靈兒抿著唇,迎著蕭妃兒的眸光,她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

    “啪!”

    很是一聲響亮的耳光的聲音,在旁的迪娜和衛瑫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靈兒因為給蕭妃兒一耳光而顯得通紅的手。

    感受著右臉被打得生疼的臉部肌肉,蕭妃兒神情怨毒的盯著靈兒。

    靈兒一臉嚴肅地向蕭妃兒竭盡全力吶喊著!澳憬o我冷靜的,蕭妃兒,吳皓臣已經死了,死了。你不要再報任何幻想了!”

    靈兒每每和自己爭執吳皓臣的生死的時候,蕭妃兒就很是傷心得胸口猛地一陣生疼。

    此時的蕭妃兒就像是一個不會說話的芭比,她空洞的眼眸中沒有一絲的色彩,想起自己和皓臣的過往思緒仿佛飄了好遠好遠。

    保姆車依舊行駛在開往蕭妃兒家的路上,但是車內盡管揚聲器放著多么勁爆的音樂都不能掩蓋死寂一般的沉默。

    不知這氛圍保持了有多久。蕭妃兒喉嚨哽住,眼眶微微泛紅的自顧自說著,“都是我的錯,是我害了皓臣,害他失蹤!”

    “假若那一天我聽媽咪的話,不要去見皓臣,假若那一天沒有和皓臣約定一起私奔,也許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會變成現在如今的模樣!

    靈兒看著車內眾人向妃兒投去訝然的目光,她微微扶額嘆息。

    靈兒自嘲一笑,道“不是你的錯。是吳皓臣爸媽的錯,他們把吳皓臣一步步逼上的絕路!”

    聞言,低頭垂眸的蕭妃兒神情復雜地望著靈兒。

    沉默,依舊是沉默。

    當保姆車停在蕭妃兒別墅外的具有歐式古典氣息的大門前時,蕭妃兒注視靈兒幾秒后就頭也不回的下了車。

    目送著保姆車駛離自家的門前,蕭妃兒很是疲憊的打開大門然后進入別墅。

    當蕭妃兒在離自己別墅的大門還有十米的時候,視線觸及到站在門外的那一道熟悉的偉岸,蕭妃兒頓時一個激靈。

    今天的張赫沒有穿著正裝,中分的深藍色的發色造型,依舊帥氣的俊顏略微顯現絲絲疲憊。他的上身一件YJ造型館旗下的時尚衛衣,下身一件淡藍色破膝蓋的牛仔褲,腳下雙黑紅相間的阿甘潮牌運動鞋,整個人無時無刻不散發著青春的氣息。

    蕭妃兒停遲疑了幾秒。然后停下了腳步,當她視線注視張赫眼底那令蕭妃兒可怕的眼眸時,她美顏上閃過一絲慌亂,錯愕地望著張赫然后身子一僵。

    “張赫?”

    張赫一副面無表情的來到蕭妃兒的身旁站定,他陰郁的眸色掃視著蕭妃兒因為緊張而慌亂的美顏。

    看著張赫這一副生氣的模樣,蕭妃兒心微微一沉的向他淡然開口道:“你都知道了?”

    張赫瞟了一眼蕭妃兒。然后裝作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大明星蕭妃兒的前男友吳皓臣和現今影傳媒集團總經理羅哲沇長相一模一樣,蕭妃兒和羅哲沇是不是背著張赫舊情復燃!”

    張赫此時官方的念出媒體所報道的新聞,現在他的每一個字在蕭妃兒的心里都覺得是如此的諷刺,她皺著眉的向張赫怒吼道:

    “張赫,你夠了!”

    張赫見狀,他再也壓抑不住自己內心暴動的心情 ,“是你夠了吧,蕭妃兒!”

    “難怪我一直覺得自從羅哲沇出現后,你整個人的精力都似乎花在了他的身上,你變得不愛搭理我,原來只因為羅哲沇是你心里那一個一直深愛的人,對吧!”

    看著此時的張赫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態 ,蕭妃兒也徹底急了。

    “沒錯,我是把羅哲沇當做了吳皓臣,五年來我對你一點點的心動也沒有!”

    “啪!”

    又是一個響亮的耳光。

    蕭妃兒嘴角露出一抹自嘲,“張赫,你解氣了嗎?”

    張赫喘著粗氣,他心疼地看著蕭妃兒那右臉上的清晰可見的巴掌印,張赫耐著性性子問道:

    “為什么不躲?”

    聞言蕭妃兒隨即輕笑的開口,“這是我虧欠你的,五年的時光,我還給你!”

    “難道昨天你所說的跟我訂婚是騙我的嗎?”

    “我......”

    的確,自己根本不能做到跟張玄的承諾,和張赫訂婚只是在欺騙著自己也欺騙著眾人,自己始終不能接受張赫,始終還是活在對皓臣的想念中!

    想到這,蕭妃兒腦子里一片空白,她啞口無言,她不知道怎么要繼續編制著華麗的謊言來欺瞞著張赫,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在欺騙自己!(未完待續。)

    PS:  知道自己女友的緋聞,張赫第一次生氣了!

    難道,在蕭妃兒的心中她真的對張赫一點心動都不曾有過嗎?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