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隨身帶著王者峽谷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全程戒嚴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全程戒嚴

    隨身帶著王者峽谷正文卷第四百二十六章全程戒嚴帝宮之內,雖然已是深夜,但依舊燈火通明。

    “老祖有令,立刻尋找高階妖獸,送到此處!”宏偉的宮殿門口,一名侍女低著頭快步走出,對著等候在外的一眾強者說道。

    “謹遵老祖令!”

    “煉獄監察陳宏,多年來恪盡職守,鎮守煉獄有功,擢為監判,節制煉獄大小事務!”侍女又傳達出一條命令,底下眾人連忙應是。

    …………

    聽雨閣

    妲己命令傳出僅僅不到半小時時間,這邊朱俞已經收到系統提示,召喚英雄妲己擊殺兩頭妖神三階妖獸,獲得經驗點:二十億,金幣:二十億。

    “被動疊滿狀態下的妲己,隨手一擊便可滅殺妖神境妖獸,這樣的獵殺,才是最合算的行動,比起之前的補刀,所賺取的經驗和金幣最少翻了一番!”

    朱俞心中暗笑,此刻意識體緩緩靠近地面癱倒的軀體,在消耗了十億金幣后,隨著一陣恍惚,再次恢復清醒時,朱俞發現,自己已經成功回到軀體之中。

    “主公小心!”

    旁邊劍光一閃,李白出現在朱俞身后,一只手扶著其站立起來,身軀和意識剛剛融合,朱俞還有些不適,體內洪爐本已枯竭,現在卻開始重新燃燒,道道能量噴涌而出,使得其肉身迅速恢復到巔峰狀態。

    “咔嚓!咔嚓!”

    朱俞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數枚神靈果,此刻被其當做糖豆一般,隨意扔進嘴里,化作精純的能量。

    四周的黑暗迅速退散,對于朱俞而言,早已能輕松做到視黑暗如白晝。

    “姚師姐……醒醒……”

    朱俞目光環視了一圈,蹲下身去,一只手搭在姚詩雨鼻翼前,眉頭緊鎖,姚詩雨是第五閣的天驕,這次若是死在這里,自己肯定難脫責任。

    一道意識順著朱俞的手指蔓延而出,將姚詩雨包裹起來,不知為何,朱俞有一種強烈的直覺,對方絕不會這么容易身死,上古姜家的底蘊極為深厚,甚至比青丘狐國還要可怕,姚詩雨作為姜家的天驕子弟,身上怎么可能沒有保命之物。

    “乒~”

    有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朱俞耳朵聳動,目光立刻移了過去,黑暗中,姚詩雨隨身佩戴的玉鐲此刻布滿無數細密的紋路,微風襲來,下一刻,玉鐲已經化作一地粉塵。

    “唔……”

    與此同時,姚詩雨櫻唇微啟,吐出一口微弱的熱氣。朱俞收回手指,他能清晰感覺到,強盛的氣息正在重新回歸姚詩雨的身體,那是屬于掌控強者的霸道氣場,讓他本能的想要遠離眼前的危險人物。

    不知為何,朱俞有一種強烈的直覺,死里逃生后的姚詩雨,比起之前的其,實力竟不退反進,恐怖的能量波動自其身上散發出來,毀天滅地。

    “是死祭之法!”

    姚詩雨目光掃過四周,在朱俞身上微微停頓,似乎有些驚訝,而后直直望向窗外,那邊,雄偉的狐國帝宮如同一頭遠古巨獸,悄然蟄伏。

    “這些……都是你做的?”良久,姚詩雨收回遠眺的目光,幽幽問道。

    閣樓依舊處于黑暗之中,但對于姚詩雨這等強者來說,早已能做到視黑暗如白晝,即使不用神識探查,四周的情況在對方眼中也是分毫畢現。

    閣樓正中,一頭巨大的狐貍尸身橫臥其上,磨盤大的腦袋滾落在一旁,雙目圓睜,眼中還殘留著一絲疑惑之色,閣樓入口處,更是有數十具破碎的尸體堆積,濃烈的血腥彌漫四周,令人作嘔。

    “不錯!能被師尊看中……果然是人中龍鳳!”姚詩雨輕笑道。

    李白就立在朱俞身后,白衣勝雪,長劍歸鞘,恍然間,如同謫仙降世,姚詩雨驚異的目光多次在其身上停留,紅唇張了數次,最終卻沒有問出心中所疑。

    “先離開此處,我等怕是陷入了某件驚天密謀之中,若非底蘊深厚,怕是早已身隕!”

    姚詩雨秀眉輕皺,身軀晃動,人已經出現在聽雨閣樓下,腳尖輕點,瞬間竄進遠處一所民居之中,一道神識籠罩四周,還不忘將四周殘留的氣息小心抹除。

    閣樓之上,朱俞愣了一下,按理說,自妲己成功融合狐族老祖開始,整個青丘狐國已經成了他的囊中之物,在無任何威脅可言,但此刻,有著姚詩雨在旁,他自然不會暴露這些。

    腳尖輕點,身軀已經竄出三層閣樓,在空中變換了一個角度,向著姚詩雨剛剛落腳的民居快速射去。

    這是一處三進三出的宅院,后面有花園,前面有門樓,絕非尋常人能夠居住的住所。

    朱俞落入宅院正中,旁邊劍光閃爍,李白已經緊隨而來,先其數步走到側屋門前,木門被無聲推開,朱俞神情自若,邁步走了進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略帶脂粉氣息的淡雅閨房,正前方擺著尊貴的桌椅,有玉石茶具放置其上,雕花屏障后,是一張繡床,旁邊則是實木所制的梳妝臺,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坐在梳妝臺前,光亮的鏡子里,印出一張楚楚可憐的面孔。

    秀發高盤,眉清目秀,因為是在閨房中,房屋的主人穿著很是隨意,透薄的輕紗下,隱隱露出迷人的雪白,令人不禁血脈噴張。

    “權貴子弟?”

    朱俞好奇的問了一聲,鏡子里,女子的眼珠立刻轉動過來,眼中露出魅色,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楚楚可憐。

    “本座預料,之前的血祭……十有**是狐國某位大能所為,現在的九黎城,絕對是鐵桶一般!想要離開,比登天還難!”姚詩雨面色冷峻,此刻瞪了那名狐族女子一眼,聲音凝聚成線,直接在朱俞耳中響起。

    “這……”

    朱俞面色嚴峻,內心有些糾結,難道要他告訴姚詩雨,自己一道意念,就能讓兩人安然離開九黎城,甚至讓青丘狐國舉國迎送,也能輕松做到。

    “轟轟轟!”

    外面隱約傳來整齊的踏步聲,同時傳來的還有金鐵摩擦之聲,顯然是有大批精銳軍士正從外面路過。

    “全城戒嚴,嚴查異己!凡涉及嚴松等叛逆者,殺無赦!”有最高命令自帝宮中傳達出來,殺氣騰騰。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