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召喚大佬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人們需要信仰,英雄服務于強權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人們需要信仰,英雄服務于強權

    云頂千門次第開,風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站在金光里的趙天養,抬頭仰望著天,看著那些從云中穿梭而出的‘仙人’,胸腔之中,激蕩的只有無比充沛的豪情。

    “借我十載,彼可取而代之。”趙天養如此對自己說。

    這一戰,真正的讓他脫胎換骨。

    即使還是沒有太多的見識,即使還是只會一些鄉野獵人的雜亂手段。

    但是他的心態徹底的變了。

    視野也徹底的變了。

    那些驕傲的,高貴的,原本似乎高不可攀的,全都被他踩在了腳下。

    林溪打了個哈欠,不是很在意趙天養的豪情激蕩。

    幾個筑基期、金丹期的小家伙而已···裝什么嗶呢?

    林溪這些時日,可沒有閑著,一直也在修行呢!

    雖然眼下這具身體,走的并不是傳統仙道妖修的路子,更加重了隱匿、隱藏的側重。

    但是想要對付這些從云中飛下來的家伙,其實也就是一口的事情。

    搖了搖尾巴,林溪用耳朵貼著地面,然后瞇了瞇眼睛。

    看起來,就像是一只,好吃懶做的無知蠢貓,雖然也有一點靈性的樣子···但似乎也和尋常的黑貓,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仙門大考,洞天選能,爾等大幸,得入山門,以享長生···。”

    照例是一大堆的廢話。

    當然,云中許多熱絡的眼神,都悄悄的看著趙天養,卻又只能看一看。

    誰都知道,趙天養一定是山海洞天的囊中之物。

    沒有任何一個其它的洞天有膽子去搶。

    在山海真仙獨步天下的前提下,所有其它的洞天,能夠存在···都不過是仰仗了山海真仙的手下留情。

    想吃頭湯是當然沒份的,只能撿一點殘羹剩飯。

    果然,廢話之后,山海洞天的安玄道人出面,首先便點了趙天養的名字‘趙山河’。

    隨后卻并不是剩余的前四十九名。

    而是從前一百名中,仿佛‘隨機’抽選了剩下的名額。

    當然,大部分···還是名次靠前的。

    下方的人群中,一片嘩然。

    但是卻無人敢質疑鬧事,短暫的喧嘩之后,又快速的恢復了平靜。

    因為趙天養造成的‘動亂’,打亂的秩序,最終也只是成全了他一個人而已。

    至于選人者,私相授受,破壞規矩···會不會導致人才流失,山門不濟?

    呵呵···這怎么可能?

    除非是趙天養這種足以以一敵百,凝聚大勢的考生,又或者在比斗過程中,展現出了超越平凡,堪稱神話的強大天賦。

    否則的話,其實普通人和普通人的差距···并沒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何況,那些大家族出身的家伙,只要不是疏于鍛煉,大多氣血比尋常百姓充沛,身體素質也會好很多。

    相對而言,反而更容易煉精化氣,步入修行。

    這就是階層差距,造成的視覺誤差。

    有些人看起來,比天大的事情,在另外一些人眼里,不過是一場無關緊要的游戲。

    各大洞天錄取名額宣布完成。

    所有人身上的銅牌,都化作流光,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那遮蔽了幾乎整個天乾都,凌空而起的擂臺,也紛紛高飛,朝著天外飛去。

    趙天養就站在擂臺上,恍恍惚惚,晃晃悠悠的被拉扯進了一個奇妙的世界。

    前一刻,他還看見漫天的云,流動的光,還有腳下越來越渺小的人群。

    下一刻,他就站在了一個巨大的門樓前。

    門樓后面,是巨大而又遼闊的廣場。

    廣場后面,則是盤山而建,密密麻麻的宮殿樓宇。

    往前看,是秀美與雄厚,同時迸發的奇跡般建筑群。

    而往后看,是飛泉流瀑,峭壁絕崖。

    再往更遠處看,是一望無際的森林、沃野。

    林溪蹲在趙天養的腳邊,瞇著眼,舔著爪子,仿佛對環境的改變,有一定的敏感,卻又沒有太多真實的感觸。

    趙天養蹲下來,將林溪抱起,然后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做出安撫他的動作,心里卻有些戰戰兢兢。

    看似在擼毛,實則手掌并不敢真的貼合上去。

    林溪敷衍的發出一聲叫聲。

    “洞天世界···原來如此!”

    “這里本就是世界的一部分,并不是虛構出來的,而是疊加在了原本的外顯疆土之上。香火···是打開它的鑰匙,也是拓展、探索、獲得更多區域的必須品。”

    “而只有這里,才能接引從九天之上,甚至虛空之中引渡而來的靈氣。靈氣···似乎并不是這個世界原廠的,而是有這塊土地,從什么地方接引而來的。”

    “這個世界被改造過,某個不可思議的大能,用不可思議的手段,硬生生的改造出了這么一個雙面的世界。”林溪感嘆著那不知名強者的偉大,心中卻多了幾分陰霾。

    假如這一切,本身就是這個世界的特性,林溪會高興很多。

    但是現在,一切似乎可能,摻雜一些別的東西。

    這樣一來,林溪必須為自己的計劃,做更多的準備,也想出更多的應急方針。

    林溪可沒想過‘運氣好’‘不可能’‘碰不上’這些念頭。

    慧墟之中,有這么一句話‘心存僥幸者,不足遠’。

    那種受天地眷顧,運氣特長的主角型選手,確實存在。

    但是若是脫離了他們原本所在的世界,到了天地意志眷顧不到的地方呢?那該怎么辦?

    即便是受了大宇宙意志眷顧,但若是連宇宙都走出去了呢?

    當然,如果只是想要做個土霸王。

    那就無所謂了。

    林溪在感慨。

    趙天養也一樣在感慨。

    當然他的感慨,和林溪絕不相同。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仙門弟子,山海洞天···將會是我趙天養···不!趙山河的興起之地,我將征服這里···。”趙天養已經開始有意的,主動接受林溪給他的名字···趙山河。

    不過趙天養的感慨并不持久。

    因為入門不過三天,領取了一些基礎的‘功法’之后,他就被一群修士,引出了山海洞天。

    然后在修士們的‘配合’下,四處作秀。

    借著大考時立下的威風,山海洞天的修士們,乘熱打鐵。

    將趙山河這個名字,推上更高。

    殺妖、捉鬼、除魔、獵殺歹人,伸張正義、除暴安良···仿佛就沒有什么,是‘趙山河’做不到的。

    普通百姓,不會在意,更不會理解,一個入了山海洞天不過三五天的普通人,有什么能力做到這些。

    香火對修行無用。

    對拓展、維持洞天有用。

    所以,趙天養···趙山河這個‘工具人’,得做下去。

    沒有人在意他,是否有時間修煉,是否有時間學習真的東西,是否有時間去沉淀。

    強勢的在擂臺之上,鎮壓一切世界豪門,奪取第一的反噬···終于還是來了!

    在這樣耽擱了兩個月,同一批入門的弟子,都已經練出了真氣,朝著真正的修行者邁進之后,趙天養終于也慌了。

    有林溪給他打底,以他的根基,原本不出半個月,就可以練出真氣,進入煉氣期。

    但是現在,他卻還在門口徘徊。

    他的時間被安排的太緊,也被壓榨的太狠。

    趙天養終于向林溪求助了。

    “主人!我錯了!我明白你之前話中的意思了,果然···我只是一個幌子。看似名揚天下,成為人人羨慕的對象,但是我距離真正的權利和強大,越來越遠。”

    “在普通人眼里,我是蕩魔天君,是除妖祖師,是一等一的大英雄。但是在山海洞天之內,即便是練氣一層的小修士,也可以鄙視我。”

    “我不能繼續這樣耽擱下去了,我需要去沉淀,我需要時間修煉。”

    “我要···真正的強大,而不是這種,這種虛假的東西。”趙天養向林溪請求道。

    其實,趙天養的處境,也沒有他說的這么糟糕。

    就地位上來講,他在山海洞天內,等同金丹。

    那些煉氣期的小家伙們,哪里敢當面的輕視他?

    畢竟,趙天養能給山海洞天,在短時間內收集大量的香火愿力。

    即便是工具人···但如果是高級工具的話,還是不一樣的。

    只是趙天養的野心,已經無法匹配他現在的修為。

    他無法滿足現在的這種狀態。

    林溪舔著手爪,很冷漠、很無情的說道:“權利、地位、財富,你都有了!以你現在的發展趨勢,在你壽終正寢之前,山海洞天內有能力給你臉色看的,你見不著。一般的修士,也得先捧著你,慣著你。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

    他假裝沒有聽懂趙天養的意思。

    趙天養苦澀著臉,在一些刻意吸引來的‘觀眾’面前,將山海洞天圈養,故意放出來害人的狼妖,一腳踢飛,然后驕傲的踩在狼妖的頭顱上。

    那狼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屑,似乎還抽搐了一下嘴角,然后如同二哈一般,發出造作的哀嚎與慘叫,咬破了嘴里的血果,流出虛偽的血漿。

    “看,你不是玩的很開心嗎?”

    “不情愿···你也可以尥蹶子不干啊!”林溪當然還是會給趙天養出主意。

    不過,現在趙天養做的事情,也同樣符合他的利益和想法,他為什么要救趙天養脫身出局?

    真當他是免費送的老爺爺?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