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明天下 > 第一三一章蒙元余孽的大手筆

第一三一章蒙元余孽的大手筆

    第一三一章蒙元余孽的大手筆

    云昭之所以說出屠城的話,是因為他從望遠鏡里看到水車上掛著三具身體,還看見城頭上有一面繪著白色蓮花的旗子。

    旗子上描繪的蓮花開的正艷,這三具身體隨著水車轉動,一會被浸在水里,一會又被水車從水里拖出來送到高處,循環不休。

    最讓云昭擔憂的是,這三具身體似乎都不動彈,如同死了一般。

    云楊也很快發現了那三個人,揮揮手,立刻就有一百騎兵縱馬下了高坡,直奔水車。

    藍田縣人對這東西很是熟悉,一根橫木塞進水車轉軸后,水車就停頓了下來,他們把那三個人從水車上解救下來,放在地上施救。

    云昭見那三個人嘴里不斷地有水被擠出來,總算是放下心來,這說明這三人還沒死。

    一個騎兵跑來稟報道:“是我們的三個騎兵,十夫長賀州,十夫長侯成達,跟一級騎兵劉培”

    云昭瞅著云楊不解的道:“什么情況下,你麾下的騎兵會主動交出自己的武器舉手投降?

    為了救援人質嗎?”

    云楊搖搖頭道:“我們不向賊寇投降,戰死也不向賊寇投降,人質的死活與戰士無關!

    “這就有趣了,明顯是他們放下了武器!

    云昭冷冷的說了一句,就縱馬下了高坡。

    云楊有些羞愧,匆匆的跑去了水車位置,看樣子是去質問那三個棄械投降的家伙。

    城墻上站滿了人,云昭并不理會他們,騎著馬在城門前走來走去的,他心中已經被怒火填滿,已經不愿意聽城頭上那些人喋喋不休的話語了。

    說實話,那些人說的是土話,他也聽不懂。

    很明顯,五百騎兵的威勢還是給了這座城池里的人很大的壓力。

    就在云昭忍耐不住,準備下令炸開城墻的時候,云楊急匆匆的跑來道:“城里有我們一百二十一個人,都活著。

    劉培三人主動解除武裝,愿意作為人質,讓他們準許其余十七人進城保護我們的人!

    “城里出了什么事情?”

    “縣令說是民亂,他們不滿藍田縣派來的里長的胡作非為,魚肉百姓將他們包圍在縣衙,已經九天了!

    “胡作非為?魚肉百姓?你信嗎?”

    云楊連連搖頭道:“不信,一個,兩個可能會有,一群人?沒這個可能!

    縣令說,請縣尊單獨進城安撫百姓,否則恐怕會有不忍言之事發生,還說,這是他盡全力爭取到的最好局面了!

    云昭的戰馬終于停下來了,他瞅著城頭烏泱泱的一片人頭淡淡的道:“藍田縣外派之人全部接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既然已經被這群人圍困了九天,那就說明他們的戰斗力不弱。

    再堅持一兩天是很有可能的。

    這兩個十夫長明顯是想要增強那里的守護力量,就是不知道他們的辦法是否可行!

    “可行,是清水縣縣令張悟本親自出城說的,劉培等人押著張悟本見到了我們的人,再由劉培隨張悟本出城,告知了兩位十夫長。

    他們三人的武器除過長刀之外,都交給了我們自己人!

    云昭臉上流露出一絲笑意道:“下令攻城吧!”

    云楊道:“張悟本說……”

    “攻城!”云昭怒吼一聲,即便是云楊也被這一聲怒吼嚇得打了一個哆嗦。

    隨即對身后的副官道:“炸開城墻!”

    隨著一聲清脆的銅號令響起,五百騎兵齊齊的從馬包里扯出一個枕頭大小的包袱,縱馬向城墻奔去。

    開戰了,云霄,云豹,徐五想都不再說話,眼看著騎兵洶涌而下,引得城頭上的人驚叫連連。

    清水縣城外的護城河并不寬,也就一丈左右,城高不過一丈半,這樣的城池可以有效地防御盜匪,可惜,在云昭的大軍面前,根本就不足論。

    騎兵們如同一道黑色的龍卷輕輕地接觸了一下城墻,將枕頭大小的火藥包用匕首刺破丟在城墻根下,然后迅速后撤,直到最后一個騎兵將點燃的火藥包丟在大堆的火藥包上,就呼喝一聲極速后退。

    城墻上的人對這一幕似乎一無所知,一個瘦峭的中年人站在城頭不斷地揮舞著雙臂,希望能夠跟云昭好好談談。

    可惜,云昭依舊站在遠處冷冷的看著城墻上那些大呼小叫的人。

    “轟隆”一聲巨響,地動山搖,只見清水城薄薄的城墻立刻就碎裂了將近五丈,站在這截城墻上的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硝煙還沒有散盡,兩百騎兵就已經重新撲向缺口位置,幾十枚手雷丟進城墻缺口處,就紛紛甩出手中的鉤子,準確的勾在城墻上,而后撥轉馬頭就走,隨著戰馬發力,一塊塊的石頭被鉤子鉤下來,掉進了不算深的護城河。

    就在此時,一群穿著各異的蒙面人從左邊的樹林里沖了出來,揮舞著刀劍無畏的向云昭所在的地方沖了過來。

    云豹見狀,呼喝一聲,就帶著本部人馬迎面向對手攔截了過去。

    云昭左右看看,干脆下了戰馬,坐在徐五想拿來的折疊凳子上,指著依舊在城頭飄揚的那面繡著蓮花的旗子道:“你知道它的來歷嗎?”

    徐五想瞅了片刻猶豫的道:“白1蓮教?”

    云昭點點頭道:“沒錯,就是白1蓮教,另外,你知道大明朝名字的由來嗎?”

    “日月同輝是為大明!”

    云昭搖頭道:“開始不是這樣的,后來才有了這個說法。

    很久以前呢,紅巾軍起義要推翻蒙元的統治,他們的首領叫郭子興,后來郭子興去世后,我太祖皇帝就受劉福通節制。

    劉福通轉戰北方,與韓山童一起借助白1蓮教的名義在天下傳教,一時間韓山童被人尊為“明王”。

    最開始的時候啊,元順帝時期,黃河泛濫,蒙元朝廷征發十五萬勞役修建黃河大堤,韓山童跟劉福通在黃河大堤上埋了一只背上刻了字獨眼石頭人。

    等這個石頭人被挖出來之后,馬上就應驗了他們早就傳播的那句“石人一只眼,挑動黃河天下反”的讖言。

    然后轟轟烈烈的造反大業就開始了。

    這個時候呢,我大明太祖皇帝很不幸的也是“白1蓮教”后來改稱“明教”的教眾。

    這是非常不妥當得,想要締造一個國家,就必須要把神權跟王權嚴格的區分出來,如果可能一定要消滅神權。

    你看看現在的歐洲就知道了,那里的人還在為了推翻神權做最后的斗爭。

    大明如果不幸成了一個神權國度,那將是大明百姓的一場大災難。

    好在,我們的太祖皇帝堪稱英明。

    等韓山童被蒙元弄死之后呢,他就用計逼死了白蓮教的狂信徒劉福通,然后再命廖永忠弄沉了韓山童的兒子,也就是那個被劉福通扶持起來的“小明王”韓林兒。

    繼而一統北方群雄。

    因為軍中將領大多信奉‘明1教’,也就是白1蓮教的變種,這對純潔大軍非常的不利,這個時候我太祖皇帝又開始在起義軍中剪除那些白1蓮教的狂信徒,這個工作一直延續到了他成為皇帝之后。

    我沒有想到,在我藍田縣治下,居然也有這樣的污垢存在,既然見到了,就要下大力氣清除。

    現在,你明白我為何要屠城的原因了嗎?”

    徐五想囁喏半天,才小聲道:“能否區別對待?”

    云昭嘆口氣道:“蒙元吃足了白1蓮教的大虧,所以我聽說這里的世家大族是蒙元余孽之后,一點都不懷疑他們會使用白1蓮教這個武器。

    兩百多年,一個蒙元余孽可以穩穩的待在清水城這個地方,且讓人人崇拜,沒有百十年的傳教,是達不到這個目標的。

    徐五想,你既然在為百姓考慮,覺得我們可能會殺錯人,那么,剿滅蒙元余孽的事情我就交給你,別讓我失望!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