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全民神兵 > 第4章 再氪一次

第4章 再氪一次

    其實陸子明也想明白了,外援請不來,還不興自產自銷嗎?

    放著自己行伍多年,又有皇帝這個平臺,要養成一支虎狼之師,多么容易的一件事!

    外面的攻伐聲已經停了,樊登也沒進來,陸子明決定出去看看。

    他出得宮門,沿著寬闊的庭院往前,很快來到二宮門處。宮門是關上了的,插了八道橫閂,百來個親衛軍將士在樊登指揮下,分成三批,一批頂門,一批沿著院墻警戒,一批休息。

    那些人身上確實是個個帶傷,有的簡單包扎一下,有的則聽之任之。

    見陸子明出來,樊登招呼人迎接,口稱“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陸子明拉他起來,正要問情況,外面的人似乎聽到里面的動靜,開始鼓噪起來,有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在外面大喊:

    “里面的昏君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陸子明:“……”

    這話好耳熟。

    “……給你三柱香的時間,乖乖出來受死,還可以留你個全尸!也能保全部下性命!不然的話,我楊建越誓將踏平你這狗皇宮,殺它個血流成河雞犬不留!”那人用力喝道。

    這楊建越正是楊丞相的小舅子,城防軍的統領,也就是叛軍的二頭目。

    陸子明不理他,問樊登道:“這邊怎么樣?”

    “放心,盡可支持得!”樊登肯定地道,“皇上,這里太危險,您先回去吧!等會兒這邊實在頂不住了,我會護著皇上從秘道走!

    “沒事,再等一會兒!

    陸子明稍稍放心,尋思反正還有三柱香時間,不急。隨即問他道:“那個馬長老送出去了?”

    “嗯,一刻鐘以前已經出去了!狈堑,問他:“皇上,他能行嗎?”

    “我也很想知道!”陸子明撇撇嘴道。

    想了想,他提高音量朝外面喊道:

    “外面的叛軍都聽著!我是皇上!你們膽敢跟著楊賊犯上作亂!全都是誅九族的死罪!你們若肯就此退兵,我可以既往不咎當這事兒沒發生過!”

    他也知道這是多此一舉,不過因為掛念馬進良刺殺楊令的事,打算吸引對方注意力,盡可能給他爭取點時間,

    “哈哈哈哈……”回答他的是一陣哄笑聲。隨即楊建越的聲音清晰傳來:

    “來!狗皇帝!來誅我九族!我等著你來誅!我也不怕告訴你,等你死了,我姐夫就要立我為帝!哈哈!”

    哦哦……原來他就是越帝!

    陸子明也不動氣,淡淡地說了一句:“就你那逼樣還當皇帝?也不撒泡尿照照!當坨翔還差不多!”

    “什么翔?”

    “狗屎!”

    “哇呀呀!”楊建越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罵道:“狗皇帝,我要殺了你!”

    陸子明跟上話頭道:“有種就進來!”

    “有種就開門!”

    “嘿嘿,我就不開門!有種你就進來?”

    “有種你開門!”

    “有種你進來!”

    ……

    喊得兩聲,那楊建越受不住激,又開始組織人手攻門,那宮門被撞得嘎吱作響,似乎搖搖欲墜。

    陸子明嚇了一跳,趕緊退后幾步,見樊登已經在組織人手頂門,稍稍放下心來。

    他轉頭打量宮墻,的確很高,輕易上不去,里面又有弓箭手拉弦以待,倒是可保一時無虞。

    他用力朝外罵道:“言而無信的狗奸賊!你不是說好三柱香的時間嗎?”

    “哈哈……”外面干笑兩聲,攻門的動作倒是停了。

    “狗皇帝!知道害怕了吧?現在出來還不算晚!”

    陸子明也不理他,轉身往回走,他覺得君子不離危墻之下,還是隔危險遠一點好。

    才走得幾步,突然聽得外面又鼓噪起來,然后有人奔跑,有人呼喝怒罵,似乎是什么“居然帶把破刀就敢來行刺”之類,然后……

    就沒有然后了!

    半響,一聲暴喝響起!

    “狗皇帝!你派來的刺客已經掛了!這是他的首級!還給你!接著!”

    吱嘎一聲機括響,隨后咻的一聲,半空中投進來一個圓球狀的東西,黑乎乎的,重重砸到地上彈了幾下,沿途滿是血跡,那玩意咕嘟咕嘟滾到庭院中間停下來。

    陸子明湊前一看,這可不就是馬進良的腦袋么?

    連他被雷劈過的頭發都還立著!足夠拉風!

    任務失敗了!

    陸子明第一時間呼叫小太監。

    “小桶子!”

    “奴才在!”小太監現出身影。

    “你的神兵掛了!計劃失!”

    “皇上,是你的神兵!……奴才只是幫忙!”

    “哼!我的錢呢?我白白花了那么多錢,你卻沒有幫我完成任務!哼!退錢!”

    “皇上,這花掉的錢怎么能退呢?你這不是難為奴才嗎?”

    “可是任務也沒完成?那你說怎么辦?”

    “簡單!“小太監聳聳肩道:“皇上,要不這樣,您繼續氪著?再召喚一個過來?”

    “我靠!我哪來的錢?”

    “皇上可以去借嘛!你沒有,不是還有親衛軍么?他們可能有!”小太監不懷好意地看了看樊登等人,眼里放出貪婪的光芒。

    “借的也算嗎?”

    “算!只要當前屬于你的,都算!”小太監信誓旦旦地道。

    “不過,皇上,你得先給剛才那位朋友打個分呢!你忘了吧?”

    “哦!标懽用餍南脒有這一出呢!他微一沉吟,心下盤算應該給馬進良打多少分。

    按理說對方義無顧地去刺殺楊令,光這份勇氣都值得表彰,但是,歸根到底,他沒有完成任務!

    硬傷!

    “皇上,奴才這兒還等著報呢!”小太監摸出一個手機開始輸入。

    “咳咳……那個,就打個59分吧!差一分沒完成了!”他道。

    “那行,奴才這就報上去!”小太監在手機里一通操作,陸子明湊上去看。

    似乎是微信界面?

    “小桶子,天庭……也有微信群嗎?”

    “皇上慎言!”小太監抬眼望望天,仍然一付小心翼翼的樣子。

    陸子明:“……”

    “那好吧!”他道。

    小太監操作完,收了手機,對他道:“皇上,您還氪嗎?”

    “氪!氪他乃奶的!不氪行嗎?”

    陸子明也沒別的辦法,目前只有系統可以依靠,他去找樊登借錢。

    一百多個將士,渾身上下摸遍,抖抖索索湊了一些碎金碎銀,加起來折現才二兩多金子。

    “這不夠?”小太監一臉為難的樣子。

    “你不是說打個八折嘛!”陸子明道,“優惠!優惠一點,?”

    窮!沒錢!陸子明自覺皇帝當到這份上,有夠丟人的。

    “別呀!皇上,那八折優惠開張生意都已經用了不是?!皇上,您可別為難奴才,奴才也沒辦法!要不,您再想想別的招?”

    “我靠……”陸子明罵了一句,轉念卻想起那把金刀來。

    “你說什么東西都能折現對吧?這金刀行嗎?”

    “行!完全沒問題!”小太監也高興起來,他在找陸子明氪金的時候分外客氣!

    陸子明不想當著樊登等人的面氪金,當下依然回到宮中,將那金刀折給小太監。

    “皇上,金刀可折價一百兩!”

    “沃日!這么便宜?”陸子明暗罵奸商,那金刀刀身雖然普通,但握把上也有不少珍珠寶石,怎么算也不止一百兩吧?

    “咳咳……皇上息怒,奴才可不敢亂說!要不然會被神雷劈的!”

    似乎為了響應小太監的話,他話音剛落,陸子明腦海中便憑空堆積層層烏云,只見上面電光閃爍,似乎積蓄了無窮威力的神雷閃電于其間,但是終于沒有閃電劈下來。

    兩人都嚇得不敢稍動,半響那烏云終于散去。

    小太監松了口氣,道:“皇上,您看,我可沒亂說罷!這一百兩黃金,并上先前您借來的銀子,共計一百零二兩八錢,還差一些。奴才斗膽,給您計一百一十兩取個整數。剛好能夠可以召喚一個不錯的神兵!您要嗎?”

    “要!怎么不要?”陸子明道,心中松了口氣。

    管他呢!有神兵就好,總有點指望么!他突然問道:

    “小桶子,這神兵……我能選擇嗎?我可以指定召喚誰嗎?”

    “實在對不起了皇上,您氪的金太少,奴才也沒別的辦法!別無選擇!這人您將就著用吧!”

    “誰?”

    “來了你就知道了!”

    “那趕緊的罷!”

    “來咧!”小太監像個跑堂的小二一般拉長聲音喊道,隨即開始扒拉他的平板。

    很快,小太監點選了其中一張照片!

    空氣中隱隱有一陣香風傳來,無數玫瑰花瓣隨風飄落,落到地上化為無形,卻始終不見人影!

    “嘶……”光這出場的陣仗就讓陸子明充滿遐想,這天女散花的待遇,似乎只有圣人往上的級別的大佬巨出場才能享受的吧?

    連大羅金仙都不夠格!

    好期待!

    陸子明懷著小小的激動等待著,可是半天不見人出來,遂問道:

    “人呢?”

    “人家不是來了嘛!只是沒有衣服穿,不好意思呢!”一個媚酥的聲音突然響起,隨后陸子明身前慢慢凝結一道婉約的身影。

    那人渾身上下打滿了馬賽克!

    連面目也看不清楚,只隱約看到身材曲線,頭發略有些長。

    “該死的資本主義馬賽克!”

    陸子明盯著某個地方,下意識吐了個大槽!這玩意走到哪里都有,還讓不讓人活!

    真煩!

    哦哦,對了,好像又忘了準備衣服!

    陸子明撓撓頭,他尋思這次召喚的既然是個女人,又沒衣服穿,是不太好意思出來。當下快步出門,讓樊登派人去找衣服來。

    那樊登手下倒也給力,很快將衣物送了過來,一共三套,除了宮女的服裝,還有一套太監服、一套兵卒衣甲,另外還送了幾把刀劍匕首一起。

    看來是樊登知道忍術宗的高手要來,特意為他們準備的!

    待陸子明揮退親軍,那馬賽克又道:

    “請陸哥哥轉過身去哦,人家要開始穿衣服了!

    陸子明依言轉身,幾乎忍不住轉頭想要偷窺的沖動。

    他抽抽鼻子,一股幽幽的軟香味!鼻孔里熱乎乎的,簡直忍不住要流鼻血!

    陸子明趕緊轉移注意力,心道這次可以使使美人計,將這紅顏殺手派到楊令身邊,只消乘對方稍一松神,那就……嘿嘿!

    只要殺了楊令,此圍自解,那不就可以收工了?

    他正胡思亂想,聽得后面那人道:“好了哦!哥哥可以轉過來了呢!

    陸子明轉頭一看,頓時就愣住了!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