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全民神兵 > 第9章 丸國犯邊

第9章 丸國犯邊

    這三百神兵比想像中的戰斗力更加強大,本來的任務時限是三天,但沒想到他們打敗叛軍只花了小半天時間!

    剩下的時間該怎么辦?

    將這些人留在這里恐怕有點問題,他們遲早得回歸新世界去,到時候別搞出事情來,拍拍屁股走人就麻煩了!

    但是人家千辛萬苦幫自己解了圍,就這樣將別人轟走也不仗義!

    陸子明想來想去,決定暫時將這三百神兵收編到親衛軍中,等三天時間一到就打發他們回去。

    他本來還擔心李大隊長不會同意,不料對方聽了他的話,不但同意了,還提出更加中肯的建議:

    “皇上英明!我覺得這個辦法非常好!老實說,我也擔心他們出去花天酒地鬧出什么事來。就按老規矩辦,封閉式管理,等三天時間一到,我就帶他們回去!”

    封閉式管理!

    陸子明極其無語,他前世可是吃了這個殺招不少苦頭,心下不忍,道:“關三天恐怕太不人道,要不,給他們放一天的假?”

    李莫仇想想同意了,道:“皇上真是仁心為懷!第五大隊全體隊員感激不盡!要不,就半天?”

    “半天?臥靠!”

    好套路的感覺!

    “那好吧,這可是你說的!”陸子明道。

    “嘿嘿!這可不是我說的,是皇上金口!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不過,還望皇上看在兄弟們戮力同心的份上,在最后打分的時候,能夠不食言……”

    “呵呵……那必須的!”陸子明笑笑道,事情得到圓滿解決,這讓他舒了口氣。

    三百神兵被編入親衛軍,但是并沒有馬上找地方安歇。因為陸子明還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給他們去做!

    抄家!

    那個什么楊令死了,誅不誅九族的事可以等以后再說,但目前要緊的是將他的家抄了才是正經。

    想來楊令在朝中多年,搜刮的民脂民膏不會少,這對正窮得叮當響的陸子明來說,正是求之不得的機會。

    還有那個楊建越!

    抄家這種事,作為皇帝自然是不便親自去的(盡管他很想去),好在陸子明還有親衛軍和三百神兵。

    樊登忠心耿耿,讓他帶人去抄丞相家,李莫仇就分一半人去抄楊建越的家吧!

    兩人各自領命而去,陸子明還沒緩過氣來,朝中大臣已經絡繹不絕地來朝拜來了!

    這些大臣們,在楊令攻打皇宮的時候銷聲匿跡,一旦等陸子明掌控了局勢就跑出來,加上聽說皇上手中還握有忍術宗的精兵,那真是一個個馬屁拍得山響。

    陸子明倒也來者不拒,權當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他自忖自己要坐穩這江山,少不得還要依靠面前這些文臣武將,自然多加籠絡。

    倒是那陸子明格外關注的左將軍,居然沒來,只派了同知和那都指揮使前來報訊,一邊說自己勤王不力,自請死罪,一邊說北方接壤的大丸國聞聽大焱內亂,已然發兵寇邊,左將軍因坐鎮指揮,調兵抗夷無暇救駕,云云。

    陸子明倒真是火大,這種事情只怕左將軍也做不得假。雖然徐懷平沒有及時救駕,但更令人氣憤的是大丸國的趁火打劫!

    這邊國內叛亂剛剛平息,大焱國馬上就面臨著大丸的野蠻入侵。

    大焱國本就國土狹小,兵力也是極少。這大丸國與其北方邊境接壤,再往北是昆國,昆國過去才是大宇國,想不到大丸國居然敢公然起兵!

    雙方都是大宇國的藩屬國殖民地,怎么就不看看宗主國的臉面呢?

    陸子明略略安撫朝臣之后,隨即派人召見大宇節度使宇文古。

    宇文古是大宇國派駐大焱的節度使,主要負責處理雙方外交事宜,其實主要就是監督大焱定期上供黃金。

    大丸陳兵邊境,陸子明心急如焚,偏偏宇文古一等也不來,二等也不來,他已經忍不住要親自前往了,宇文古才施施然進了宮。

    宇文古的態度也極其傲慢,見面不跪不說,更是出口無忌:

    “嗬嗬,皇上居然還沒死嗎?不知道請我來有什么事?”

    陸子明強忍火氣,將事情說了,并且就大丸國擅自出兵一事提出嚴正抗議,并表示將保留進一步交涉的權利。

    那宇文古聽了卻是冷笑一聲道:“皇上的意思我們已經清楚,對于大丸國擅自出兵一事,我大宇國也是表示強烈譴責。不過,皇上你也知道,對于各藩屬國我們向來是不干涉你們內政的,這個事情恐怕我們也是有心無力!”

    陸子明怒道:“宇文大人,話不能這么說!如果真是因為大丸挑起戰事,耽擱了我們每月上供的房貸,哦呸,黃金,那這事兒可就怪不得我們了!”

    宇文古聽了面色一沉,道:“皇上,我可不管你們怎么應對,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如果因此而耽誤了上供事宜,那你這皇帝的寶座,就等著換人吧!”

    他說完扭身就走,氣得陸子明面色發青。那宇文古走到宮門口時停住腳步,轉身過來道:

    “對了,皇上,我可提醒你一句,上一批黃金你們就沒供到,這眼看要到月底了,如果這一批再出現意外,那就……哼哼!告辭!”

    陸子明:“……”

    待宇文古走后,陸子明回身看看身邊的一干大臣,目光落在都指揮使葉謙臉上。

    兵部的左將軍不在,只好找下邊的都指揮司葉謙問問情況。

    大焱國現有的朝堂設置,可以說是根據大宇國朝堂機構的簡化版。大宇是按三省六部制立國,分左右丞相掌管中書省,總理一切事務,又有門下省、尚書省打理吏部、戶部、禮部、兵部、刑部、工部,其下設三司,即都指揮司、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

    三司與其上的六部、五軍都督府、殿閣大學士、都察院、大理寺等機構多有對應關系。

    大焱國小民弱,很多機構空有虛名,要么與其他機構掛靠在一起,比如應該有的五軍都督府,不知什么原因已經名存實亡,又如殿閣大學士,大宇國是因為內閣忙不過來,專門設立來輔助辦政的,但大焱國楊令當政期間,根本不用殿閣大學士,因此那位碩果僅存的老先生,就只能中書省跑跑堂打打雜。

    這里陸子明更關心與大丸國的戰事,但之前的小皇帝似乎對軍事方面不太關心,陸子明竟然找不到具體兵力部署情況。是以只好先找都指揮司的葉謙問問看。

    據葉謙回稟,大焱現有將士約4萬多人馬,按照1:1:1:1的布局,分別在北、東、西三個方向屯兵1萬守邊,另有1萬在定都拱衛中樞。向南因臨海,則只有少數一千五百人駐防。

    這一世界尚無海權概念,戰船方面可以說是一窮二白,除了臨海居民的打漁船,大焱只建有一艘稍大的“金烏號”,還是前皇帝剛登基時,用來巡視和祭祠海神用的。

    了解了這些情況,陸子明心就沉了下去,大焱的東方和西方分別與樂國與孟國接壤,那2萬兵力是萬不能動的,定都只有1萬兵力,又在內亂中大有消耗,群龍無首,暫時難以調動。

    陸子明也不敢就這么將他們派出去,誰知道其中還有沒有楊建越的余黨!

    但是光依靠北方的1萬兵力,要阻擋大丸的5萬大軍南下,卻是力有不逮,這該怎么辦?

    陸子明自忖,如果給他多一些時間,別說區區5萬,就算50萬大軍他也不放在眼里,但眼下卻不行!

    此時此刻,陸子明首先想到了小太監!

    有困難找小太監述述,總比沒有的強。

    “小桶子!”

    “奴才在!”小太監又出現了。

    “大丸挾5萬大軍南侵,我國力微弱,可如何抵擋!你得給朕想想辦法!”

    “喳!”小太監行了一禮,起身道:“皇上,奴才有上下兩策,不知皇上想聽哪一策?”

    “好!你說!

    “上策,自然是不戰而屈大丸之兵;噬夏壳白钚枰氖菚r間,如果皇上有時間屯兵種田,加上召喚的神兵相助,奴才相信要不了一年,就能崛起,到那時別說大丸,只怕連大宇都不在話下!”

    “這我自然知道,可是怎么做呢?”

    “皇上,要想大丸退兵,關鍵還在那宇文古身上!”

    “宇文古?”陸子明一想起宇文古那囂張的樣子,就恨不得扁他一頓,想要自己去求他,那是萬萬做不到的!

    “對!宇文古!皇上可別忘了,大宇國畢竟是大丸的宗主國,而宇文古正是大宇國的節度使,他只需要傳個話回去,大宇一聲令下,大丸國必然會退兵無疑!”

    “我也知道!可是那宇文古之前明確表示不管?”

    “呵……皇上,宇文古是這樣說的沒錯,不過,凡事皆有例外。就看皇上怎么做了!”

    “嗯……”陸子明沉吟未決。

    小太監勸道:“皇上,聽奴才一言,人生在世,有時候該求人還得求人!您雖然貴為皇上也逃不掉這個鐵律!再說了,人家也有這個資本值得您低頭!皇上應該懂奴才的意思!”

    陸子明一聽他說這個“您”,就知道這小子又有氪金的算計了。不高興道:“哼!我是皇上,自然不好出面,沒說的,只有找你氪金唄,你的意思就是找個人去說?”

    “皇上明鑒!”

    “那下策呢?”

    “下策,自然是奮起抵抗!皇上有悍不畏死的三百精兵,假若讓他們打頭陣,再收攏其他兵馬隨后跟進,可以一鼓作氣殺進大丸國都,實施斬首行動!

    “可是他們只有兩天時間了?來得及嗎?”

    “兩天時間是不夠!不過,只要撕破對方防線,皇上的兵馬就可以長驅直入,只要殺到大丸國都,然后拼死搶得玉璽,那皇上就可以繼續氪金召喚……”

    “玉璽?”陸子明聽得一愣。

    “對!玉璽!有了玉璽皇上就可以繼續爆兵!皇上,如果您有一支精兵在大丸國都出現,這大丸,可不就是您掌中之物了么?”小太監說到這里眼中異彩連連。

    “而且,退一萬步講,就算此計失敗,也可以割地賠款,簽定那個城下之……之……”小太監見陸子明臉色難看,順勢轉了話頭道,“咳咳,也可以讓大丸國知道皇上的決心!在國內皇上也可以積攢很高的民望!這對皇上將來不無助益!”

    “沃日……”陸子明差點就讓小太監說動心了。

    不過仔細一想,從之前幾次召喚看,這小太監其實并不靠譜!哪有那么容易就能突破對方五萬大軍的防線,更別說搶到大丸國的玉璽了!

    只怕到時兩敗俱傷,倒讓樂國和孟國白白撿了便宜!

    “這事兒再說罷,讓我再想想!标懽用髯詈蟮。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