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全民神兵 > 第11章 設宴犒賞

第11章 設宴犒賞

    小太監一點選馬上就有了動靜!

    “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一群藍精靈。他們活潑又聰明,他們可愛又機靈……”

    歌聲中,一個人影開始浮現,跨步跳著,穿越虛空而來,嘴里還一邊哼哼著藍精靈的小調。

    這次陸子明早有準備,御書房里事先準備了幾套衣服,不過沒想到來的是個女人,一個年輕漂亮的美女!

    那人頭面目露出來,身體躲在馬賽克后面,道:“皇上,請轉身!”

    陸子明依言轉身,聽得后面好一陣悉悉索索地聲音,還不時有“這個衣服好難穿哦”之類的嘀咕聲。

    隨后那美女道:“好了!

    她聲音干凈利落,絲毫沒有扭扭捏捏的樣子,陸子明不由對她大起好感。

    “美女,請問貴姓?”

    他見這女人面目精致,臉上帶著職業性的微笑,心下有點發毛,生怕小太監給他找來個那種人。

    那女人卻笑笑道:“免貴姓陳!皇上可以叫我小陳,或者陳經理都行!

    經理?

    陸子明一頭黑線,道:“敢問你是……”

    “哦,我是海殼網的房產經理,這次很榮幸能過來幫皇上完成任務!

    房產經理?!

    陸子明不由想起了她哼的小調來,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一群房產經濟人,他們活潑又聰明,他們可愛又機靈……

    還有那個段子:

    誰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答:博爾特!

    誰比博爾特跑得快?答:曹操!

    比曹操跑得還快的是誰?答:房產經濟人!

    “皇上,你可不要小看房產經理哦,她們舌燦蓮花,能把白的說成黑的,黑的說成黃的,你想買茅房,她們能把你忽悠去買別墅!讓她去當說客,那真是再合適也不過了!”小太監在陸子明腦海中道。

    “她行不行哦?”陸子明猶不敢信,畢竟那宇文古不是個好東西,這事兒事關大焱存亡,就一個房產經濟人就搞定了?

    “嘖!皇上你怎么就不信呢?奴才可是千挑萬選才選出她來。她可是海殼網年度銷售冠軍!一年能賣出365套房的,號稱金牌炒王!

    皇上,可別小看她們這群人呢!你永遠想象不到房產經紀人從貼條、帶看、簽單等等一系列的行動下來,一天的里程可繞地球赤道兩圈!他們集刺客、戰士、法師、adc于一身,遠程可操控、短程可輔助、近身可出擊!他們可以爬冰山、也可以過草地,只要是出現在他們的地圖范圍內的房源,定被殺的片甲不留!

    皇上,依奴才之見,這個任務讓她出手,只怕才真的是大材小用呢!而且,你想,她一介女流,長得又漂亮,實在不行,皇上不還可以來個老規矩,使使美人計么!”小太監在他耳邊蠱惑道。

    這時那陳經理見陸子明打量著自己,遲遲沒有說話,笑笑道:“皇上,請問我有什么可以為您效勞的嗎?”

    “哦哦……”陸子明將情況簡要說了,問她道:“陳經理,這事你可有把握?”

    陳經理肯定地道:“放心好了!皇上,那宇文古也就仗著大宇國勢力撐腰,有些倨傲罷了。跟那些有兩個臭錢就來買房的人沒什么兩樣,這個我有經驗,保證拿下!”

    “那就好!那就好!”陸子明聽她說得很肯定,倒是微微舒了口氣。

    陳經理話風一轉道:“不過……皇上,要去見宇文古的話,我還需要一樣東西!

    “什么?”

    “我需要一個身份。要不然我到時見了宇文古怎么說?”

    “嗯嗯,這倒是……”陸子明一想也對,不過封她個什么官卻為了難,這一世同樣男尊女卑,極少有女官的,該封個什么職位好呢?

    他想了半天不得要領,只好與腦海中的小太監商議,小太監的意思封個御前尚義就好。所謂御前尚義,就是皇帝近侍的宮女,作為皇帝的特約代表正好,而且連衣裳都不用換。

    這主意倒是不錯,陸子明想想同意了。隨后派了人送她過去宇文古府上,陸子明正準備通過視頻直播看她怎樣與宇文古斡旋,不料這時李莫仇回來了。

    李莫仇帶人去抄楊建越的家,不知道成果如何,陸子明只好將陳經理放在一邊,先顧著他。

    “皇上,楊建越那小子家住得有點遠,我們去晚了點,他們家里的人早就帶著東西跑了,不過,我們也抓回來一些!崩钅痖_始報告抄家成果。

    共計黃金兩千九百九十八兩,同樣還有一些珠寶玉器,并武器之類。

    東西照例一一搬進御書房,看看已經午時,小桂子來報,宴席已經準備妥當,朝中各主要文臣武將都在宮門外候著,單等皇上召喚。

    陸子明在皇宮設宴,犒賞三軍。其實也是想借這個機會籠絡一下人心,也重新再認識一下這些大臣們。

    沒有丞相招呼,這些人在魯尚書的帶領下依次落座,樊登、李莫仇等也在他旁邊找位置坐下。

    陸子明舉了杯酒起身,看看分列兩邊的朝臣,眾人都端了酒,安靜地看著他。

    陸子明畢竟沒當過皇帝,甚至沒見識過別人的如何犒賞的,他只能暫時一切按自己想的來!

    “眾位愛卿!此次叛軍作亂,幸得諸位愛卿團結一心,共同平叛,特別是樊將軍、李大……李大長老,有了你們的拼死救援,終于力保大焱不失!朕這第一杯酒,敬諸位!干!”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眾人山呼海嘯一番,各各飲干!

    “這第二杯酒,敬在此次叛亂中死去的將士們,他們才是真正的勇士!是我大焱的脊梁!正是有了他們,我大焱才能屹立不倒!失去他們,朕……朕……朕這心里……”陸子明假裝擦了擦眼角,說不下去。

    眾人一時面面相覷,都沒想到自己這年輕的皇帝居然還是個重情重義的人。那魯尚書反應挺快,當即帶頭跪下,高呼道:“請皇上保重龍體!”

    眾人齊聲跟上:“請皇上保重龍體!”

    “平身!”陸子明表演過了,叫眾人起身道:“這杯酒,敬他們!”

    他將杯中酒撒了,眾人都依他樣子,將酒撒在各自面前。

    隨侍的小太監又斟上第三杯酒,陸子明端起來道:

    “這第三杯酒,再敬諸位愛卿,希望諸位愛卿從此以后,能真正以大焱為重,隨朕一道,建設強大的大焱,為萬民謀福祉,為盛世開太平!干!”

    他這話沒有明說,但擺明了不計前嫌,眾朝臣自然聽出來了,心中都是大喜!

    按理說,楊令作為丞相帶頭叛亂,如果皇上真要追他們的責,誰也不能說個什么,但皇上寬大為懷,表明不追究,那自然是太好了。

    至于每個人心中在盤算什么小九九,陸子明是不清楚的。

    他從朝中眾人的臉上,看出喜悅之情,表面自是不動聲色。

    三杯酒敬罷,宮女的歌舞上來助興,眾人紛紛上前敬酒,陸子明來者不拒,不過都是以口沾唇略略表示。

    酒過三巡,魯尚書進言:“皇上自登位以來,功布四海,仁加海外,德及萬民。群臣會議,皆言皇上英明神武,超過越今,實乃我大焱之福!今日奸相楊令已死,人皆言民不可一日無相,不知皇上對此可有考慮?”

    “嗯……”陸子明沉吟,他也想過這個問題,但苦于一時沒有合適人選,遂問道:

    “魯尚書意下如何?”

    “臣有一人,皇上可召之!

    “誰?”

    “周仲達!

    陸子明一愣,這周仲達他倒是知道的,是楊令的前任,致仕后一直賦閑在家,不過此時應該七老八十了吧,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魯尚書似是看出他的猶疑,道:“日前微臣曾前往周相國府上探望,其人精神健旺,身體倒是硬朗,皇上如果召他入相,應該沒有問題的!

    “嗯,此事……明日再議吧,今天且喝酒!标懽用魍泼摰。這事兒他還得思量思量,周仲達從丞相之位致仕那一年,他還年幼,并不知道其中詳情,此時倉促之間,他自然是不會貿然應允。

    一國之相,如果沒有一個得力人選,自己可得勞心費力不少!

    必須得鄭重!

    魯尚書見他不肯點頭,倒沒再說,敬了酒回座。這時李莫仇端了酒杯過來,攀著陸子明肩頭敬他的酒。

    他這動作冒失,在朝臣眼中也是殊為不敬,偏偏他們的皇帝陸子明不以為忤,笑著接下。

    這一幕將一干文臣武將都驚呆了,他們沒想到這忍術宗長老居然這般趲越,反而是皇上毫無架子,與他稱兄道弟,這讓不少人在下邊議論紛紛。

    李莫仇滿面通紅,拍拍陸子明肩膀道:“陸老弟!恭喜恭喜!現在你是當著皇上了,倒是享著福!哥哥們以后卻只能回去喝西北風啰,唉……”

    陸子明臉一沉,當場就甩了個臉子過去,道:“要不咱倆換換?”

    李莫仇:“呵……哈!哈哈!老弟真會開玩笑!哈哈!開個玩笑!開個玩笑!老弟千萬不要當真!”

    陸子明少不得腹誹一番,這李莫仇盡撿便宜話說,真讓他換,只會和你打哈哈。

    “我是說真的!要不咱倆換換試試?”陸子明道。

    “呵呵,那個……我倒是想!不過我家里還有點急事,嗯,好像我岳父的大姨媽來了,我得回去一趟。對了,不說這個,皇上,有個事兒想求你!

    這人一會兒陸老弟,一會兒皇上的,陸子明覺得別扭。

    “你說!

    “我那幫兄弟們個頂個的棒,都是信得過的,這兩天幫你守衛好皇宮,老弟你完全不用擔心!不過,我想咱們也是好不容易才過來一趟,要是不派個人出去見識見識這一世界,只怕回去以后不好給其他兄弟交待!

    “哦?你的意思呢?”

    “簡單。他們呢,就安安心心幫你守著宮里,我呢,就代表他們出去溜達溜達……”他見陸子明眉頭皺起,馬上道:

    “你放心皇上!我可以以一名光榮的某管隊員的名義發誓,絕不會給皇上惹出麻煩留下手尾!何況,皇上不是最后還得給咱們打分嘛!”

    “嗯嗯,那倒是……”陸子明順口道,心中不免將眼前這人看白了一些。

    這種人就叫可以共患難,不能共富貴!

    最后他還是同意了。

    “那也行。但你們回去的事你可安排好了?”

    “放心!皇上,這事兒我都已經想好了!最后半天給他們放個假,讓他們也出去溜達溜達,看看咱們大焱的物華天寶,免得將來他們說我不地道。等最后時限來臨之前,我們再集中個把小時,你送我們上路就行了!

    “什么?我上你們上路?”陸子明愣道,“不是你們自己走嗎?”

    他一直以為他們回去,就像來時一樣,直接就穿越虛空就回去了,誰知道還要送他們上路!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