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逆轉之王 > 第9章 寶船大劫案

第9章 寶船大劫案

    是啊……

    方奇在心里琢磨,這個人說的還挺有道理。

    既然歹徒6年前搶走了寶船上價值連城的珍寶,那么不管去哪里銷贓,也不應該回到鯨城才對?

    歹徒們這么做,會是為了什么呢?

    想到此,方奇忽然想起《狄仁杰》里面的臺詞,當即輕咳一聲,語重心長地沖此人問道:“那這位探員,你怎么看?”

    “瞧您說的,不用這么見外吧?您不是一直叫我小龍嗎?呵呵呵……”小探員憨憨一笑,這才說道,“探長啊,既然您讓我說,那我可就說了!”

    “說吧!”方奇在心里催促,磨嘰個鬼啊你!

    “我覺得,歹徒之所以回到鯨城銷贓,無非只有三個原因!”小龍豎起一根手指,“第一,歹徒們當年并沒有帶走全部贓物,有一部分藏到了鯨城!

    “現在,他們重新回來取走贓物,或許是想要做個順手買賣,把這些寶物出手,結果被我們發現了!

    “第二,”他又伸出第二根手指,“歹徒們比較傲嬌,這是回來炫耀,想要借此來嘲笑我們偵探局的無能!”

    “那……”方奇揚起眉毛,“第三呢?”

    “第三,”小龍豎起第三根手指,然后壓低聲音說道,“這伙兒歹徒可能又要有新的動作!

    “探長大人,我們得好好查查這個案子,您已經吃過一次大虧,這一次,可不能再讓他們得逞了!”

    哦……

    通過此人這番一分析,方奇又明白了不少東西。

    沒想到,寶船贓物的重現江湖,還牽連著如此多的隱情。

    如果這一次,自己再處理不好,恐怕,連現在這個轄區探長也很難保住了吧?

    “嗯……”小龍看了看不動聲色的方奇,說道,“探長,魚肉火燒要趁熱吃,我就不打擾您了,您快點兒吃吧!”

    “嗯……”方奇嗯了一聲,小龍這才再次打了一個敬禮,退出了辦公室。

    此時,方奇再也無心吃飯了,前世的他最擅長的就是編寫偵探故事。沒想到,自己剛來到這個嶄新的都市里,便碰上了這么一起大案。

    案子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于是,他翻開了那份資料,認真查看了起來。

    結果,案子沒有看完,他卻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圍捕非法交易發生在清晨,可是,當他穿越過來的時候,卻已經到了中午,中間差了將近6個小時!

    那么……這6個小時的時間,那位方探長干什么去了?

    或者說,是自己干什么去了?

    清楚套路的方奇知道,一般穿越附身,宿主多半是發生了死亡。

    難道……原來的方探長……已經死了?

    怎么死的?

    是因為那個火族人嗎?

    可是……如果是被火族人殺死了,為什么錢還在呢?

    還有,方奇查看了一下鯨城地圖,發現魚花海鮮市場位于北城,而自己穿越過來的那個公園卻在南城,彼此之間相距足足100公里!

    這么遠的距離,那位方探長又都經歷了什么?

    嘖嘖……

    方奇眉頭皺起,越發感覺,自己的穿越好像有點兒不太對勁兒,好像透出了某種陰謀的味道。

    不行……

    方奇暗暗下定決心,自己必須得好好查查這件事,搞清楚穿越之前,那位方探長到底都遭遇了什么?

    他是因為追擊火族人而失蹤的,那么在這6個小時和100公里之內,必然發生了什么至關重要的事情,才造成了自己的穿越。

    而且,因為事關自己的穿越,這件事恐怕只能自己一個人去調查,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方奇隱隱覺得,如果能夠找到自己穿越的原因,或許就能揭開寶船大劫案的真相。

    如果抓住那些劫匪,那自己豈不是立下了大功一件?是不是,就能恢復總探長的職位了?

    方奇臆想了幾分鐘,這才拿起那個魚肉火燒開吃。

    別說,魚肉火燒還真的挺好吃,那魚肉又香又脆,里面還添加了很多有著果味清香的佐料,以及一些新鮮蔬菜,嚼起來特別脆爽。

    他一邊吃,一邊查看電腦,搜集跟方探長相關的信息。

    很快,他便找到了一份探員檔案,打開之后,所有探員的資料全都一目了然。

    原來,剛才那位油頭滑腦的小探員名字叫做龍小陽,怪不得讓自己管他叫小龍呢!

    方奇知道,如果自己想要掌控命運,實現理想,那就必須得盡快融入這個新的環境和新的集體。

    于是,他開始努力記憶,把那些探員的名字逐個默記于心……

    等到記完了信息,他見距離開會還有一些時間,便又把逆鏡蓮花從網上搜索了一下。

    結果,網上沒有出現任何相關資料。

    由此看來,自己腦中的這朵逆鏡蓮花,應該是獨一無二的,抽時間,自己也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沒多久,開會的時間到了,崔耀趕過來提醒方奇,二人一起來到了會議室。

    方奇本以為自己是偵探局的探長,應該坐在會議室最中間的位置上,可沒想到,他進去的時候,那個位置上,竟然已經坐著一個人!

    此人身穿偵探局的制服,梳著一個大背頭,頭發上打滿了發蠟,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模仿賭神!

    他的年紀看著在四五十歲的樣子,但是因為修煉靈力的緣故,僅憑外表無法確定。

    “嗯……”看到這個人占了c位,方奇趕緊一拉崔耀,小聲問了一句,“這人是誰?”

    “您別開玩笑了,”崔耀嚇了一跳,“這是總局的雷探長!您的頂頭上司!”

    “哦?總局的?”方奇納悶,“總局的人,為什么會來?”

    “嗯……”崔耀趕緊小聲回答,“探長,出了這么大的事,上面能不來人嗎?寶船案不僅僅是咱們轄區的案子!”

    哦……

    方奇這才領悟,寶船大劫案事關重大,作為鯨城偵探總局,自然要出面干預。

    “哈哈哈……方探長,好久不見了!”這時,那位雷探長看到了方奇,雖然臉上嘻嘻哈哈地打著招呼,卻傲慢地坐在椅子上,并未挪動地方。

    “哦……”方奇不明情況,還是迎上前去,有禮貌地打了個招呼,“雷探長,你好!”

    “呦?”看到方奇如此客氣,雷探長明顯有些意外,當即翹起二郎腿,仰頭笑道,“方探長,你的氣色不錯嘛!看來,你已經在這小小的轄區待習慣了吧?”

    “嗯……”方奇聽出了對方的話里有刺,當即問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哈哈……”雷探長訕笑出聲,“一次再普通不過的抓捕行動,竟然被你辦成這樣,你這個轄區探長,是不是也不想當了?”

    “你……”方奇這才聽明白,感情此人是來興師問罪的!

    “你可是4環靈師,竟然還能讓嫌犯跑掉!”雷探長唾沫橫飛,趾高氣昂,“說出去就不怕丟人嗎?”

    ?

    方奇驚訝,看來,自己的確是個4環靈師……

    “這下可好,你把人放跑了,”雷探長還在大發牢騷,“讓我們失去了最好的反擊機會。更重要的是,人一跑,那幫匪徒便有了防備,以后可就更不好抓了!

    “說不定,現在早就跑路了,這樣的后果,你承擔得起嗎……”

    雷探長的話一句比一句難聽,分明就是針對方奇。

    可是,這些話聽到方奇耳中之后,卻讓方奇眼睛放光,興奮異常。

    因為,他突然發現,就在雷探長對他橫加指責的時候,他腦中的那朵逆鏡蓮花,竟然有了動靜。

    但見其中一片黯淡的逆轉花瓣,竟然好像充電一般,正在緩緩點亮,眨眼已經亮起了三分之一的樣子!

    我靠!

    看到這個神奇的狀況,方奇突然領悟,難道……只要自己挨罵,就能將逆轉花瓣點亮?

    這也……太奇葩了吧?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