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迷途的敘事詩 > 第八十五章 人類是無法互相理解的!

第八十五章 人類是無法互相理解的!

    “我是說啊,那些喪尸都是靠聲音來行動的,平時就是瞎子……說起來,你們就沒一個人發現這個顯而易見的問題嗎?”夏冉有些奇怪地反問道。

    “誰誰誰……誰會在這個時候有條件去測試啊,它們就這樣拼命的沖過來,光是怎么應付它們就已經費盡力氣了好不好?我只要認真起來的話,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在話下!”

    粉發雙馬尾下意識的又想要炸毛,但是緊接著反應過來,強行壓低了聲音。

    因此完全沒有了那副怒氣沖沖該有的氣勢,反而像是嚴重心虛,底氣不足的樣子,就如同貓咪張牙舞爪一樣,任誰都不會覺得有什么威懾力。

    只不過,從災難發生直到現在,他們還真是沒有確定這件事。

    畢竟作為一群學生,能夠在毫無征兆就爆發了的災難之中活下來,就已經是竭盡全力了,即使是大腦還有心情思考,也多數都被聯系不上的家人占據了絕大部分的想法。

    剩下的就是恐懼、慌亂、害怕,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下意識的胡思亂想……再加上之前對上死體喪尸的時候,他們也總覺得那些怪物似乎行動自如,一旦發現了目標立刻就無比精確的撲上來……

    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那群怪物居然是沒有視力,純粹靠聽覺來捕捉外界動靜的。

    “其實問題也不大,很多時候,危險完全就是自己造成的……只要不被直接包圍住了,其實都還有機會脫身,很多人根本就是沒搞清楚形勢,或者在關鍵時刻被嚇住了……”

    夏冉嘆了口氣,實際上也的確是這樣,這些死體喪尸終究不是《僵尸世界大戰》里面的那種,轉變速度特別快,身手敏捷到好像是狼人一樣。

    只要不是在地形狹小的地方被包圍,在空間狹窄的室內被堵住,那么其實就沒有太大的問題,手腳靈活的靠走位,體力不夠慢慢走,不要作死到就在喪尸身邊擦過去,保持一定的距離……

    ——那么就什么問題都沒有。

    很多人死得冤枉,不知道聲音是關鍵是其一,越是驚恐就越是慌亂大喊,結果就是引來了更多的死體喪尸,徹底葬送自己生的希望。

    其二就是在關鍵時刻掉鏈子,有人在危機到來的瞬間腎上腺素爆發,也有人在受到極度驚嚇的時候,那一瞬間身體是不受自己控制的,大腦有一瞬間會一片空白,腿都是軟的。

    哪怕是看到一條惡犬狂吠著沖上來,都會站在原地,身體僵硬動彈不得,更加別說是那些渾身血肉模糊,張開血盆大口,往常只會出現在電影熒幕上的經典食人怪物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在現在的這個時代,大部分人如果不是生活在戰火紛飛的國家地區,那么很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戰士”的經驗與覺悟。

    所以在危機突如其來的爆發的第一時間,少數人活下來了,大部分人卻都死了。

    “問、問題不大?”

    “當然是問題不大了,它們又不是蝙蝠,雖然聽到了聲音,但是其他方面都是垃圾,根本就無法做出有意識的思考……看又看不見,本能的就會走直線!

    夏冉理所當然的點點頭,也不介意給這群人多透露一些關鍵的情報,這是他之前經過觀察確認的信息。

    “除非就在樓梯,不然的話,能夠從上面一層下來,或者從下面一層上來的喪尸始終是少數,大部分可能連教室都走不出來……”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它們已經無法思考了,沒有過濾聲音的大腦機制,可以迅速的進行智能分辨,確認什么才是真正的獵物發出的動靜,所以很容易被誤導。

    就連其他喪尸發出的低吼,走動的聲響,都會吸引它們過去……說實話,這個特點灰常合理,也算是這個世界的人類的幸運了。

    原劇情之中,這群人就這樣子一個勁兒的在教學樓內折騰,卻沒有被大量喪尸圍堵住,最終導致飲恨團滅的原因,估計就是因為這樣。

    樓層與一個個教室、辦公室的房間,很好的分割了死體喪尸的群體數量,每一層他們需要對付的死體喪尸都是很有限的,只要控制好距離,陣容之中有幾個近戰,還有遠程就非常穩了。

    “它們不會有意識的主動找路下來嗎?那、那樣還好……”

    平野戶田長長的松了一口氣,而那個被他攙扶著的臉色蒼白的男生,也是下意識的舉起手來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用的是骨折了的那只手。

    于是一瞬間,他額頭上的冷汗肉眼可見的變得更加多了……也就是旁邊的胖子眼疾手快,連忙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才沒有讓他叫出聲來。

    雖然明白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什么區別了,但是知道了那些東西靠聲音來行動,與不知道這件事完全就是兩碼事,他們現在真是恨不得就連呼吸心跳的聲音都可以直接停止。

    “也不一定,可能也會出一些小意外,譬如說在樓梯的喪尸順著路就下來了,而它發出的動靜又將上面附近的喪尸拉了出來,跟著一起走到了樓梯,找到了道路,然后發出的聲響又將更遠一些的喪尸拉了過來……”

    夏冉搖了搖頭,提出了另外一種可能性,尸潮往往就是這樣出現的,并不是所有的喪尸都發現了什么,它們之中的大部分很有可能只是被同類的聲響吸引了,所有向著同一個方向進發。

    就像是滾雪球一樣,結果就是越積越多,龐大洶涌的喪尸群就成型了。

    “那還等什么?我們快點離開這里吧?”那個滿頭冷汗的男生臉色煞白,眼神驚恐的低聲催促道。

    “明智之舉!毕娜叫Σ[瞇的說道,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舉起手中的手機來,“對了,你們能不能站在一起,讓我拍張照片?”

    “……”

    “……”

    理所當然的,在這個時候大家都沒有心情拍照留念,讓夏冉感到很是遺憾。

    難道是嫌棄自己太不專業了嗎?可是這也沒有辦法啊,這年代的智能手機還真是一言難盡,大不了自己之后專門找個專業的照相機來就是了。

    他很是惋惜的這么想著。

    “夏冉同學,你真的不打算跟我們一起走嗎?”毒島伢子深深的凝視著他,似乎試圖最后做一次努力。

    “不了,用不著擔心我……倒是你們現在有機會離開就盡快離開吧,人類可是很脆弱的!毕娜轿⑿χ鴵u搖頭,若有所指的這么說道,提前給這群人透露一些微妙的信息。

    “哼,你在說什么傻話,好像你不是人類似的……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因為什么理由想要留下來,但是既然觀察到了這么多的東西——”

    高城沙耶滿臉不爽的說道,看上去她對于這個無法溝通的家伙非常不滿。

    “那么你應該也知道,那些家伙已經不是人了,而是怪物……你最好還是不要抱有什么不切實際的指望了,帶著……帶著別人的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才是正確的,不要去做什么傻事……”

    說到后面,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的聲音突然變得更加低沉了,表情陰郁的別過臉去不再看著夏冉。

    “……”

    “……”

    有那么一瞬間,夏冉敏銳的察覺到周圍所有人看著自己的目光,都在霎時間變化了。

    原來如此!

    恍然大悟!

    同情悲憫!

    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他們紛紛明白了什么似的,用同情與悲傷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這個失心瘋的家伙……難怪這家伙似乎與這個糟糕的末日場景顯得格格不入,原來是已經瘋了。

    那么之前的一切沒心沒肺的行為,似乎也完全可以解釋得清楚了——即使這個人的表面看似非常的平靜,但是在那種笑容之后一定是壓抑著難以想象的巨大痛苦與波瀾。

    明明沒有那種常人的憤怒、絕望、悲哀、苦痛,就是表現得非常的寧靜,卻讓他們在腦補之后,感到了更加難以言喻的悲傷與同情……大概是失去了什么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吧。

    大概也就只有這樣的理由,才能夠解釋為什么這個人不愿意跟著他們離開,為什么沒有一點兒的緊張感,還有心情和別人開玩笑——因為一切異常行為的背后,其實都只是他在麻痹著自己,那平靜笑容的背后其實隱藏著某種瘋狂……

    夏冉終歸沒有點出讀心術,也沒有辦法瞬間分辨那么多復雜的情緒,所以他只是歪了歪頭,緩緩的打出了一個問號,這群人到底是明白了什么?

    算了,反正應該也不關自己的事情。

    雖然不是劇情角色,但是剛剛的那個男生已經證明了,救一個人就有100積分……在當前擊殺死體喪尸沒有任何積分進賬的情況下,他貌似暫時只發現了這么一個刷分途徑。

    而本來想要救的那個劇情角色,現在不在隊伍之中,看上去是早就已經領便當了,因此他打算先改變一下自己的計劃。

    “它們是怪物?或許吧……不過不要太相信表象,你們又怎么確定,我就不是怪物呢?”

    夏冉語氣輕松的這么說道——

    “好了,如果想要離開的話,就抓緊時間吧,天黑之后對你們這些人類可是非常不利……”

    “喂!我說你啊……”高城沙耶又氣又急的瞪大眼睛,正想要說些什么。

    而這個時候,毒島伢子卻是直接上前一步,非常認真的說道:“既然如此,那便祝君武運昌隆……夏冉同學,如果你已經下定了決心,那就放手去做吧!”

    “誒?哦,謝謝你啊……”夏冉愣了一下,難道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嗎?

    他有些疑惑,而在這個時候,眾人卻都用一種悲傷同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陸陸續續的走出教室了。小室孝和宮本麗兩人更是好似想起了什么糟心的事情,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而那個粉發雙馬尾似乎還想要說些什么,卻被毒島伢子制止住了。

    “高城同學,就這樣吧……替男人守住尊嚴,是女人的矜持……”

    “什么尊嚴!這根本就是去送死!”

    “高城同學,你不懂的……明明是在笑著,但其實已經哭得比任何人都要慘烈……他已經做出了決定,我們要尊重他!

    聲音逐漸遠去,只剩下夏冉自己一個人站在空蕩蕩的教室之中。

    “?”

    他歪了歪腦袋,臉上是顯而易見的一臉的困擾,自己剛剛說的應該是日語吧?為什么總覺得好像互相之間的交流出了問題呢?

    (ps:又一年過去了呢……元旦快樂)
分分彩挂机必赢方案